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ω<)☆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084 2019-04-15 22:07:16

  段沂渐渐地开始变得清闲,每天逮着她跑步跳高,六点准时出发,还不光他一个人,夏夏也紧随其后,美其名曰,监督。

  操场上,两大一小跑的那叫一个惊涛骇浪惊世骇俗,颜绒跑的那叫一个哭天抢地。

  每当她快坚持不住,总有人跑过来拍个照,窃窃私语。

  渐渐地,扯七扯八的小道消息开始一个接一个诞生,校园里就又传满了他们之间的谣言。

  颜绒身心俱疲一脸不爽牵着夏夏进宿舍的时候,就看见吴梦瑶整个人像个蛤蟆一样靠在椅子上,笑的那叫一个春心荡漾,堪比如花。

  “笑什么呢?”她催着夏夏去洗把脸,三两步走到她身后,探过去看她手机上的内容。

  “我靠,我今天看见百合小公主跟段沂,就是那个计算机高材生段沂,一起在操场带着他们的宝贝女儿跑步!我还听见了颜绒亲切的叫小孩子宝贝慢点跑!”颜绒嘴巴不停,一字不落的将手机上的内容读完,嘴角抽抽:

  “这么能想怎么不去写小说?”

  她顺手捞了把瓜子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吴梦瑶晃着脚丫子,伸手抓了一把瓜子塞给路过的夏夏,摇头晃脑:“因为不会联想的去当了写小说的,会联想的就只能当当说话不要钱的十八线娱记啦。”

  “说实话,我是不是这个人长得就特别好八卦的样子?我要是做明星,这妥妥的热搜体质吧?”颜绒越想越觉得自己说得对,接过夏夏递过来的瓜子,说了声乖,又接着咔嚓咔嚓磕起来,“我这就是妥妥的风云人物,你说我现在出道还来得及么?”

  夏夏剥了个砂糖橘,一边细细的撕掉白丝,一边歪着脑袋好奇:“什么是风云人物呀?”

  “就是你姐姐我呀。”颜绒歪着脑袋看她,“长得漂亮又可爱的。”

  “那我也是风云人物嘛?”夏夏指指自己,“漂亮,可爱。”

  夏夏白天的时候多数是跟她们宿舍待在一块儿,没两天就把她们宿舍的没皮没脸学了个透彻,且大有青出于蓝胜于蓝的架势——

  小孩子嘛,没皮没脸看着都是卡哇伊的。

  尤其她还长了这么一张好看的脸。

  颜绒闭着眼点了点头,又交代:“不准跟别人说啊。”

  夏夏撅噘嘴,表示鄙视。

  这小姑娘跟颜绒待的久了,越发不像是一个小孩子,时不时还会呛她两句,呆的越久越像朋友,有一两次段沂发现了,还颇觉得惊讶,向她请教如何在短期内让一个乖巧懂事的孩子释放天性并且大有一副一去不回头的架势的?

  吴梦瑶瓜子壳的咔嚓咔嚓响,看着这两人的表演那叫一个开心,就差来杯可乐升华一下看戏的主题了。

  “对了,明天就是运动会了,准备的怎么样?”

  “差不多吧。”颜绒抓了抓脸,“有点紧张。”

  “紧张什么啊。”她将手指上的碎屑拍掉,“运动场上都是大一新生你不要怕,没几个人认识你的咯。”

  他们学校运动会,大一新生是观众,大二大三大四全体放假,当然入.党积极分子除外。

  想做党.员嘛,还是要积极主动一点的。

  颜绒懒得搭理她,上大学这么多年了,自己也没出挑的做过什么,想入学习部被李子拦了,想当党员结果推积极分子的时候硬说她行为欠妥不给推,她不就是跟他们辅导员好好理论了一番作为大学生自费付网费晚上十一点却仍旧断网是不是在压榨他们的钱么。

  成绩虽然也算得上是拔尖,偶尔拿拿奖学金,但是这些都不足以让她成为一个风云人物。

  也多亏了李子,成就了她百合小公主的名号,才能在学校顺风顺水的名扬千里。

  “话说,我跳远你来不来?”颜绒拨弄着手里的“颜”字钥匙圈,问的漫不经心的,“这可是人家第一次参加运动会呢。”

  “哟哟哟,这可是人家第一次参加运动会呢~”吴梦瑶模仿着她的语气娇滴滴的说了一遍,转而又换成凶巴巴的语气,“你不是有你家段沂了么,明天那么好的机会,不秀个恩爱干嘛?”

  颜绒点头表示赞同:“所以叫你去看啊。”

  吴梦瑶:……

  她怎么忘了,颜绒不管谈不谈恋爱,本质都是一个小婊砸。

  ---※---

  颜绒带着夏夏回了段沂那儿。

  这些天都住在段沂这儿,每天吃段沂做的饭,跟夏夏睡在床上,段沂天天被安排在沙发上。

  没两三天,她终于于心不忍,替他买了一张折叠床,跟布偶的窝并排放着。

  家庭地位可想而知。

  三人吃了饭,夏夏乖乖的去洗澡。

  客厅里又只剩下他俩。

  段沂开了电视,挑了音乐频道放歌,靠在沙发上,张开手示意她过来。

  颜绒也不扭捏,手里攥着个他买来的黑布林,笑眯眯的钻进他怀里。

  “明天你结束之后,我们去个地方?”他撑着手,手松松垮垮的摸着她搭在沙发上的头发,懒洋洋的调调还有点漫不经心,“好不好啊?”

  好啊好啊。

  “去哪里啊。”颜绒歪过脑袋看他,表情不变,“远么?”

  仔细算算,因为运动会的缘故,他们连着放假四天,是上班族可望不可即的小长假。

  不出去玩,待在学校,研究怎么炸学校吗?

  “F市。”段沂舌尖顶了顶腮帮子,“想见见老丈人。”

  “……”

  她抿着唇抬头看天花板,哼哼:“谁是你老丈人了。”

  “嚯,总是要是的。”

  颜绒伸出手推他一把,凶巴巴的:“瞎说什么呢。”

  “你瞎想什么呢?”段沂眯着眼看她,“你还不让我有老丈人了?”

  颜绒:……

  “想想我那老丈人,风姿绰约,英俊潇洒,气势磅礴。”段沂越说越来劲,还时不时拱拱颜绒的肩膀让她跟着说道说道。

  说道什么?说得好像他见过她爸似的。

  颜绒懒得搭理他。

  其实,他还真见过。

  恰巧夏夏已经洗完了澡,湿哒哒的赤着脚从浴室里跑出来,小脚丫子在地上吧嗒吧嗒的响,还知道不懂就问,好奇的抠抠自己的嘴角:“什么是老丈人呀?后面那个什么风知错月,气死胖虎又是什么呀?”

  颜绒怔住,这小孩儿,求知欲还挺旺盛。

  段沂翘着二郎腿,笑眯眯的,也难得来了兴致跟她开玩笑:“老丈人就是你姐姐的爸爸。”

  “姐姐的爸爸?”夏夏侧着脸,“那我也要跟着哥哥叫老丈人,对嘛?”

  “噗——”颜绒笑出声来,将自己准备好的浴巾盖到她头上,又把自个儿攥在手里的黑布林塞到她手里,笑嘻嘻的抱着夏夏往卧室跑,边跑还边朝段沂吐舌头做鬼脸,没等段沂站起身追上去,砰地一声,卧室门锁上了。

  紧接着,咔哒一声,卧室门从里面反锁了。

  气的段沂咬着牙抓过遥控板,将频道切到电影频道,里面正在放战争片,一片枪击声。

  呵,放松多了。

  第二天一早,段沂就开始咣咣咣敲门。

  没人应。

  他拧了拧门把,咔哒一声,开了。

  走进去一看,空无一人。

  连着被子,都是叠的整整齐齐的。

  得,那俩人在他眼皮子底下,跑了。

  段沂还真没觉得自己被耍的这么开心过。

  颜绒每天都在给他惊喜。

  做人还是要微笑。

  他扯了个假笑,叹了口气,摇着头转身往外走,不一会儿,门外传来大门合上的声音。

  颜绒笑眯眯的牵着夏夏从窗帘后面走出来,将她的小裙子理了理,又摸了摸她穿着打底裤的小腿,伸手刮刮她鼻子:“我们捉迷藏成功咯。”

  夏夏皱着眉,很是嫌弃的看了眼她:“是你,我大了,不玩捉迷藏了。”

  颜绒:……

  这鬼孩子真是处的越久越不可爱。

  她呼出一口气,将自己额前的碎发往上吹了吹,很快又耷拉下来。

  “我们走吧。”

  一道男声响起:

  “去哪儿啊?”

  颜绒怔住,抬眸看了眼撑在门框上懒洋洋的某人,心虚的抓了把自己的后脖颈。

  嗯,还好,没出冷汗。

  夏夏学着段沂的样子,撑在墙上,懒洋洋的看颜绒。

  “回学校啊。”她扯了个笑,“能去哪儿啊。”

  “我们刚刚跟你开玩笑呢,你知道吧。”她讨好的解释,“我们刚刚就想看看你反应快不快。”

  “编,继续编。”段沂呼出一口气来,觑了她一眼,终是败下阵来,无奈的笑,“快出来吃饭,你不是十点半要检录?”

  “嗷。”颜绒撇撇嘴,兴冲冲的跑过去,“夏夏闭眼。”

  夏夏乖乖巧巧的捂眼睛。

  “啵”一声,颜绒揽着段沂的脖子笑的开怀,“就知道你最好了。”

  “你就仗着我喜欢你。”

  颜绒一脸的理所当然,揽着他的手走了两步,这才轻轻地却又很霸道的回:“不仗着你喜欢我,仗着谁喜欢我?”

  他捏了捏她的耳朵,牵着她往饭桌走。

  “你就贫。”

  “就贫就贫。”想了想,又有点期待,“我们待会儿几点回F市啊。”

  “你跳完了就走。”

  “可我没收拾行李。”

  “那就到那儿买。”段沂低着头看她,“正好还没陪你逛过街。”

  两人聊得起劲。

  夏夏站在卧室里,双手捂着脸,委委屈屈:“姐姐,可以睁眼没有啊。”

微观经济学

或许,见家长安排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