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o^)/YES!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120 2019-04-16 20:27:25

  颜绒穿着一身运动装跑到操场,急匆匆的跟顾肖霆汇合。

  她穿着一灰色长袖外套,运动短裤,一条花白的腿直直的露在外面风一吹,胸口前的两根飘带还晃晃悠悠的。

  顾肖霆这骚货,为了在李婷婷面前一展雄风,连着报了五十米一百米外加一个跳高。

  也算是她的竞争对手。

  因为学校除了跑步,另外的参赛选手少之又少,再加上又不及跑步来的刺激,很多时候跳远都是默默地悄无声息的就结束了,所以跳远跳高这类,三个年级统一比赛,不分年龄段,最后干脆连男女都不分了。

  他环着手,抖着双腿坐在观众席上,身边是李婷婷殷勤的给他扇风,手里还捏着瓶水,时不时喝上两口,一脸挑衅的看她:“怎么样?听说你练了很久?”

  颜绒懒得搭理他,一般这么嘚瑟的,不是神经病就是精神病。

  她伸手捏了一块他旁边的果切,塞进嘴里,边嚼边笑:“别太嘚瑟哦。”

  说着,嘴巴还咧的那叫一个欢快。

  顾肖霆:……

  确定是他太嘚瑟吗?她也不差吧,嘴巴再咧开一点,都可以塞个西瓜进去了。

  他拉过李婷婷的手,小孩子家家的讨说法:“你希望我姐赢还是我赢啊?”

  “这有什么好选的?”李婷婷挑眉,看了眼站在一边伸腰热身的颜绒,“需要考虑?”

  颜绒:“是不需要考虑。”

  顾肖霆:“当然不需要考虑。”

  他仰着头看她,眼睛一眯,乐呵的跟布偶似的:“你肯定选——”

  “我”字还没说出口,李婷婷就揽着颜绒的脖子笑嘻嘻的看他:“当然是姐妹啦!”

  颜绒很是嘚瑟的冲他吐吐舌头,又做了个鬼脸,伸手把他提溜起来,搁到一边,愉快的坐下来。

  顾肖霆:……

  他这么个大只的人,就跟小鸡崽一样被她提溜起来了?不应该啊。

  哦,好像是他自然的就配合了一下,站起来挪了窝。

  都怪小时候就产生的奴性。

  抿了抿唇,自认活该,就在她面前蹲下了。

  “说真的,颜绒,你到底准备的怎么样了。”顾肖霆也不闹了,“还有几分钟就检录了,你男朋友呢?”

  “你以前不是都叫姐夫的?”

  顾肖霆嗤了声:“我觉得这么快就叫姐夫实在是太没底线没尊严了。”

  也不知道他叫声姐夫怎么就没尊严了。

  颜绒:“他去给我买水了,过会儿直接场地见。”

  “他不是运动员能进场地?”

  她一脸“这你就大惊小怪没见过世面了吧”的眼神看他:“人家那张脸就是通行证。”

  顾肖霆:“官僚主义要不得。”

  没过一会儿,广播就开始通知他们检录。

  颜绒顾肖霆跟着队伍点了名,被带到了场地。

  李婷婷也跟在身后。

  颜绒:“你是怎么进来的?”

  顾肖霆笑笑:“恰巧,我这张脸也算是半张通行证,打个招呼的事儿。”

  颜绒恍然大悟:“官僚主义要不得。”

  还没说两句呢,她腰上就多出了一只手,熟悉的味道环绕了全身。

  偏了偏头,扁着小嘴委委屈屈的看着段沂:“顾肖霆刚刚说我没尊严。”

  顾肖霆:……

  道听途说要不得。

  女人的嘴,忽悠人的鬼。

  段沂一个眼神扫过去,顾肖霆不自觉的就退了一步,想想又觉得怪,忽的又挺了挺胸,给自己壮胆。

  段沂嗤了一声:“无聊。”

  顾肖霆:……

  好像他也没做什么吧?

  怎么就被骂无聊了?

  这对情侣真的是丧尽天良胡说八道颠倒黑白啊。

  ---※---

  裁判吹了声口哨,示意比赛开始。

  颜绒拉着段沂的手站在一边,看大家表演各种动作版本的摔跤。

  偶有四脚朝天的,也有癞蛤蟆式的,还有单脚着地的。

  颜绒看尽兴了,这才想起来:“对了,夏夏呢。”

  段沂:“她碰到吴梦瑶了,说是去看跑步,比较刺激。”

  连夏夏这样的小孩子都不愿意来看他们跳高啊。

  没一会儿,顾肖霆就上场了。

  侧后方起跑。

  姿势标准。

  颜绒站的时间有点久,觉得累了,蹲下了身,托着腮帮子看他。

  别说,仰视看,还真是搞笑又刺激。

  只见他瞬间发力,迈着碎步往前跑,一跃而上,三两下就一前一后利落的将腿跨过了杆。

  这小贱货还比了个耶给她看。

  呵,这瞬间真的好像一只会飞的癞蛤蟆。

  没得意一秒钟,啪嗒一声,杆落了。

  颜绒比了个耶给他看。

  这日子是没法过了。

  顾肖霆愤愤的抛开,下了垫子的时候人还是软的,越想越不对劲,怎么可能都还能碰到杆呢?明明他已经很顺利的过杆了不是?

  李婷婷原本拍视频的手一顿,看他黑着脸,默默地将自己准备好的一连串的彩虹屁吞进肚子里,信誓旦旦的安慰他:“没事儿,到时候视频剪一下,把你掉杆那儿剪掉就好了。”

  他谢谢她了?

  颜绒笑了一会儿,就被段沂一个眼神扫过来,乖乖的闭紧了嘴巴,还虚情假意的应承几句:“对啊对啊,一样的一样的,这样你就可以跟阿姨阿姨夫好好说说了,我绝对不戳穿你。”

  顾肖霆:……

  鬼知道他当时为什么一定要跟颜绒考一个学校,鬼知道他当时为什么一定要贴着颜绒找她玩儿。

  颜绒看着高度一米三,越看越像笑。

  顾肖霆居然就死在了一米三这儿?

  裁判让他进行第二次尝试。

  成功。

  可算是挣回了一点面子。

  轮到颜绒。

  她将袖子挽起,下巴一抬,得意洋洋的看着顾肖霆,意思再明显不过——

  你给姐看着。

  侧后方助跑起步跳。

  快跑,抬腿,往上仰。

  一切动作都堪称完美。

  她愉快的落了地。

  同时手里还顺便把横杆也抓下来了。

  顾肖霆、段沂、李婷婷齐齐目瞪口呆。

  紧接着,顾肖霆响彻天际的嘲笑声轰炸了整个操场。

  颜绒面无表情坐在垫子上,有些懵圈儿,环顾四周,最后把眼神锁定在了段沂身上。

  他伸手拉她。

  顺势站起来了。

  颜绒有些委屈,看着自己的手掌还是缓不过进来,怎么自己就顺手把杆子直接拿下来了呢?又不是金箍棒咯,她拿它干嘛?

  “没事。挺好的了。”段沂揉揉她的脑袋,“你看你,起跑的时候速度多快,我看你就是报错科目了,你报个五十米一百米的,第一名。”

  颜绒将信将疑的看着他,不说话。

  裁判让她尝试第二次机会。

  她直接拒绝了。

  开玩笑,她才不要继续嘞,累死了。

  顾肖霆一见她拒绝了,越发来劲:“颜绒你也就这么点胆子,让你再来一遍你还不敢了。”

  她摊摊手表示无所谓:“本来就是浑水摸鱼的。”

  “那你还苦苦锻炼?”

  “双十一体测了解一下?”颜绒翘了翘嘴角,“别只看眼前利益啊,兄弟。”

  顾肖霆:……

  反正不管怎么说,都是他目光短浅没有一点眼力见是吧?

  颜绒懒的再跟他废话,拍了拍身上的灰,四处找吴梦瑶的身影,等她锁定了目标,刺溜一下,又没了影。

  顾肖霆:“姐夫,她去哪儿啊?”

  段沂环着手睨他一眼:“换衣服呗。”

  “真不比了?”

  他轻点头:“我们出去旅游。”

  顾肖霆:……

  不活了不活了,人家就算没名次吊儿郎当不干正事,还是可以脱了衣服就去旅游,他做牛做马做运动员,还只是为了少写几篇演讲稿?

  同人不同命啊。

  颜绒从吴梦瑶那儿要了衣服,牵了夏夏去厕所。片刻功夫,她就换上了淑女的一套白裙子,套上与肤色超级靠近的丝袜,又换了双小皮鞋,这才笑眯眯的从隔间里出来,站在镜子前转了个圈儿,又将扎成马尾的长发放下来,披在肩上,发顶稍稍抓了两把蓬松,从小包里找出口红擦擦嘴,没一会儿,就一点都看不出来刚还在拼死拼活跳高的样子。

  夏夏见证了她一系列的变化,嚷嚷着也想涂口红。

  颜绒笑着告诉她,小孩子不能涂,又快快乐乐的牵着她出了厕所,将东西丢给吴梦瑶之后,径直去了段沂的车那儿。

  他早就靠在副驾驶门前候着了。

  “漂亮吗?”颜绒拉了拉裙摆,转了个圈,宽大的裙摆鼓鼓的,看着特别仙气。

  段沂点头:“刚刚那套是运动小精灵,现在这套是小仙女。”

  这真不是他闭眼吹,颜绒的脖颈修长白皙,身材也好,腿又长又直,皮肤也白,就算不看她那张漂亮的脸蛋,光看下巴以下,就知道这绝对是个美人。

  颜绒轻嗤一声,笑着骂他不走心。

  段沂也不恼,拉开副驾的门,贴心的将自己的手放在车门顶端,生怕她撞着头:“这位女士,不知我是否有幸可以载您兜个风呢?”

  “那是自然。”她笑嘻嘻的坐进了车。

  段沂合上车门,顺手将后车门开了,夏夏面无表情的爬进车里,副驾驶那个女人还在偷偷的笑,她只得撇开头——

  女人真是太麻烦了。

  等几个人到了F市的时候,颜绒打着哈欠伸懒腰开门往下走,边走边捶自己的肩膀——

  她一路上昏昏沉沉的,睡了差不多又四五觉,这才勉强到了目的地,这会儿她全身腰酸背痛外加脑子也不是很好使。

  “一路上累了吧?”

  一花白老太太踩着脚踏车停在他们面前问。

  颜绒捶腰的手还没放下,打哈欠的嘴还没合上。

微观经济学

~~~~~~   请问,花白老太是谁呢?   我发现QQ阅读把作话和正文搞在一起的啊,以后就以六条波浪线为界,波浪线下面的全是作话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