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186 2019-04-17 19:42:04

  “啊,不累不累。”

  她赶紧闭上了嘴巴,心里暗暗发毛,该不会是自己长得太好看了,连老太太都要跟自己搭讪吧?

  环顾四周。

  车子停在一四合院门口。

  老旧的宅门,一道一道的纹路透着岁月的痕迹,整扇门最中心处,挂着俩门钹,是专门用来扣门的,门打开的时候,一晃一晃敲打在门上,发出短而沉重的声音。门边上是由几块青石板做成的门框,凹凸不平,坑坑洼洼的。

  门下还有一截低低的门槛,门槛前是一块磨得光滑的青石板,大概是雨水的缘故,上面一排齐齐的小坑。

  墙体明显是经过粉刷的,白色的墙上绘上了几幅水墨画,与这老宅完美的重合在一起。

  段沂关上车门,将后座的夏夏拎出来,慢悠悠的走过来。

  颜绒回头看他,轻声问:“这哪儿啊?”

  “我家呀。”花白老太笑眯眯的从脚踏车上下来,也不停车,径直松开了手。

  段沂一闪身赶忙接住。

  “奶奶,你怎么还跟以前一样,老这么小孩子气?”他手里握着车把手,若是他再慢一步,这自行车就直接倒地了。

  奶奶?

  奶奶?

  奶奶!

  “奶奶好!”颜绒扯了个笑,又觉得自己现在的笑容一定很难看,麻溜的垂下头不敢看她。

  刚刚产生的那么一点害羞现在早已全数变成了悔不当初,她到底为什么要张大嘴打哈欠抓耳挠腮啊!

  “哎哎,好好。”段奶奶倒觉得她刚刚张着嘴巴打哈欠的样子特好看,越看越是欢喜,软软的牵过颜绒的手,心里暗叹真软啊。

  她顺便白了一眼段沂,声音立马换了个调调,委委屈屈的,“想当初,你爷爷还在的时候,我从来都不停自行车的……”

  说着,还声泪俱下起来,保养得当的手捂着眼睛就要呜呜呜。

  段沂皱着眉,认栽般的将自行车规规矩矩的摆放好,这才长叹一口气:“行了啊,可以了。”

  “好的。”段奶奶立刻抬头微笑,偏偏脑袋一副乖巧老太的样子。

  紧接着,她又攥着颜绒的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夸起来:

  “瞧瞧这小姑娘皮肤好的哟,跟姐姐说说你都是用什么护肤品的呀?”

  姐……姐?

  “哦,奶奶奶奶。”段奶奶瞧着颜绒乖巧的样子,越看越欢喜。

  她这孙子老早就跟她提过他有一个乖得不得了的女朋友,说是人长得乖又可爱,还特别懂事,做饭也好吃,多才多艺的,身材也特别好,跟她年轻的时候有的一拼。

  这么一看,还真是。

  脸蛋白白净净的,一席白色长裙衬得她肤白貌美,长发散落在肩上,一看就是温婉可人的小姑娘。

  颜绒被她盯得头皮发麻,尴尬着脸往后退了退。

  段沂一看她那样,就知道天不怕地不怕的颜绒,这次是慌了。

  正打算好好继续欣赏颜绒怯懦的样子呢,就看见她一个眼刀扫过来。

  他浑身打了个颤,软了软语调:“奶奶,你别吓着我女朋友。”

  “臭小子,你懂什么。”段奶奶又白了他一眼,拉过颜绒的手轻轻摸着,感叹,“皮肤是真的好啊,吹弹可破吧?看你这气色不太好,一定是这臭小子一路上只顾着赶路了,哎呦,我的小乖乖,快进屋休息休息。”

  段沂:……

  他就知道。

  幸好他还留了一手。

  “奶奶,我带了个人给你。”说罢,他将手里牵着的夏夏往前一推,“快叫奶奶。”

  夏夏不懂,哥哥说什么就是什么,眼睛一弯,眯着眼笑:“奶奶好,我叫夏夏。”

  “好。”段奶奶点点头,伸出手去揉她的脑袋,“累不累?奶奶准备了溏心蛋,煮的刚刚好~”

  “好呀。”夏夏伸出手去让她牵着。

  原以为颜绒就此解放,没想到段奶奶干脆一人一手,乐呵呵的就要往屋里走。

  “段沂,开门。”她抬了抬下巴,示意段沂开门。

  “你自己开呗。”说着,他又试图绕过他奶奶去牵颜绒的手。

  段奶奶眼神一凛,扫过来,瞧着他的模样就是冷笑:“别搞小动作啊。”

  段沂:……

  他认栽,耸耸肩一脸无奈,走上前,推开老宅的大门。

  “吱嘎”一声,门慢慢的被他一点点推开。

  院子里的陈设一览无遗。

  复古而又现代。

  小鱼缸,睡莲,青石板,木柱子,还有四角的木雕,庭院一边还有个双人秋千。

  正对着大门的大厅里,木质墙上挂着一幅字画,苍遒有力的字迹布满了整张纸,洋洋洒洒的墨水喷溅开来。

  她见过好多某音上关于这种字画的写法,视频里通常都是“哈擦”一声,然后那个自称书法家的男人就会像得了失心疯一样挥着他的大毛笔划擦划擦开始喷墨,最后一个看不出是“龙”的龙字,算是完成。

  没想到,这类型的喷墨的字画,居然会被直接挂在人家开放式的大厅里。

  段奶奶见颜绒瞧着字画出了神,拉拉她的手:“有兴趣?”

  她点点头。

  “想认识作者么?”段奶奶一脸严肃。

  能见见作者?那也不错啊。

  颜绒又轻轻点了点头。

  “这作者,早在十岁的时候就完成了这幅大作。”段奶奶说起来直摇头,“可惜咯,后面就在也没有这样的成名作了。”

  段沂轻咳一声。

  段奶奶没搭理他,让他带着夏夏去厨房找溏心蛋吃,又开始跟颜绒津津有味的说起这幅字画的来历。

  “你知道么,这就是个小神童啊。”段奶奶拉着她的手,三两下穿过庭院走到大厅墙前,指着上面洋洋洒洒的墨迹感慨,“他当年要是一直坚持下去——”

  段奶奶故意卖了个关子,没接着说。

  颜绒偏着头看她,好奇地问接下来呢。

  段奶奶这才一脸满足的往下八卦:“那他应该变黑了。”

  段沂领着夏夏又回到了大厅。

  她示意颜绒看段沂。

  “看见了吗,这幅大作的作者,正牵着夏夏呢。”说完,老太太爽朗的笑声响起,边笑边挪到桌边,伸手端起桌上的紫砂壶。

  颜绒:“……”

  大作是段沂写的?

  “怎么,不相信啊?”段奶奶端起倒扣着的浅口紫砂杯,沏茶,递给颜绒,“十岁的时候非闹着要写,写完了一不留神还打翻了墨桶,看见没,那字画右下角是不是有一团黑?那就是证据。”

  “奶奶!”段沂气急败坏。

  “欸!”段奶奶气定心闲。

  他来之前特意交代他奶奶给他点面子。

  白交代了。

  颜绒又仔细看了看,别说,还真是一团黑,乍一看就是打翻了墨水造成的,只不过墨水没撒多。

  段奶奶见她钻研够了,蹭上来:“刚我说他是神童,我是带了有色眼镜吹牛的,你别相信啊。”

  颜绒:……

  段沂放开夏夏,让她去庭院里看小缸里养着的几条金鱼。

  “奶奶,你都把这字画挂这儿十多年了,就不能收起来?”

  段奶奶也学着他的样子叹气:“你都劝我收起来十多年了,就不能放下?”

  段沂:……

  得,惹不起惹不起。

  “哎哟,绒绒你坐你坐。”段奶奶转脸看见颜绒端着杯子站在那儿,招呼她坐下,“午饭吃了没?”

  她摇头。

  “臭小子,做饭去。”段奶奶回过头来发号施令。

  段沂:“奶奶,我开了三个多小时的车了。”

  “哦哦,那我去。”段奶奶站起身,“算算我也就只骑了一小时自行车,还能做饭还能做饭。”

  “得了得了,我去。”段沂又将她按回椅子上,嘱咐她好生招待着颜绒,这才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的进了屋。

  段奶奶最瞧不得他恋恋不舍的模样,抄起搁在架子上的鸡毛掸子就要丢过去。

  他这才闪进了屋。

  庭院里夏夏手指一戳一戳的逗弄着池子里的小鱼儿,又捞起一把水洒在小鱼身上,逗得鱼儿钻到睡莲叶下躲着不敢出来。

  颜绒抿着茶,因为刚刚段沂的半路打岔,一时有些安静。

  段奶奶却是个闲不住的人,她见颜绒一口一口抿茶,认认真真的小模样越看越欢喜,笑得那叫一个合不拢嘴。

  “绒绒啊。”段奶奶凑过来,小心翼翼的压低声音:

  “加个微信呗?”

  颜绒:……

  幸好她已经把嘴里的那口茶咽进嘴巴里了,不然,还被这偷偷摸摸的段奶奶给吓喷了不可。

  段奶奶倒是十分淡定的看她呛了一口,眨着水亮亮的大眼睛看过来,嘴巴因为刚喝过水的关系,还是润润的,看着尤其可爱。

  “欸,你这个口红色号不错。”段奶奶又往前凑,“下次我们一起去商场看看?”

  “奶奶你还涂口红?”

  这还真不是颜绒大惊小怪,虽然她的确见过不少这个年纪的人每天化妆,逛街买菜丝毫不含糊,但是一想到七八十岁的老太太跟她讨论口红色号的事儿,还是不能适应。

  段奶奶摇头:“我这个年纪,涂口红干嘛呀?不过口红涂起来好看,下次跟你去,给你买呀。”

  说着说着,段奶奶又开始叹气:“想当年啊,他爷爷就带着我去买口红,还要亲自给我涂——”

  颜绒张张口,打算说些什么。

  段奶奶没给她机会,继续往下说:“我跟你说啊,女孩子啊,最重要的就是让男人服服帖帖。”

  她左右瞧了瞧,没看见段沂,这才幽幽往下开口:“奶奶就教你啊,把我这辈子积累的经验全都教你,保管把臭小子管的爹妈不认的。”

  想了想又不太对劲,改了口:“我是说听话。”

  “现在可以加个微信了不?”段奶奶将手机二维码递过来,看她。

微观经济学

~~~~~~   段爷:我发现我最近戏份有点少。   微观:怎么说?   段爷:我没有跟绒绒亲亲过了。   微观:我记得上上章有。   段爷摔桌:你那个也算?   颜宝:我主动的哎,算吧。   段爷放软了声音:你跟我奶奶说话都比跟我说得多。   颜宝:……作者安排的我也没办法。   微观顶锅跑远。   段奶奶忽然上线:听说你对我有意见?   段怂怂上线:哪里敢的咯……   段奶奶微笑:绒绒我们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