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๑╹っ╹๑)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118 2019-04-20 18:42:39

  四个人开车到了山脚,接着换成徒步上山。

  段沂抱着夏夏,颜绒扶着奶奶。

  “不用扶。”奶奶拍掉她的手,“待会儿让他爷爷看到了,指不定怎么嘲笑我呢。”

  她看了眼段沂。

  他没接话,倒是示意她松手。

  奶奶一路领先走在前面,颜绒喘了一路,累的跟头驴似的,奶奶倒是哼哧哼哧健步如飞。

  大概走了近半小时,一座孤零零的坟墓闪现在眼前。

  旁边还有一个修葺到一半的空地。

  段奶奶将准备好的镰刀掏出来,弯下腰,一手抓过杂草,一手握着镰刀割去。

  颜绒不忍心,推推段沂:“不上去帮个忙?”

  段沂摇头:“爷爷的事儿,奶奶不让我们插手的。”

  “说是老头子喜欢她亲自动手。”

  她轻轻哦了一声,看向她。

  奶奶在暖阳下晃动的身影,好像又跟在家里的身影不一样了。

  一层淡淡的光晕笼罩着她,暖暖的将她裹起来。

  段沂侧着头,弯下腰眯着眼瞧她:“欸,奶奶上山前都跟你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啊。”颜绒眨眨眼。

  她的眼睛惯是最干净的,长长的睫毛上下扑闪,单纯又清澈。

  他耸耸肩,没继续问。

  只是心里越发的好奇。

  颜绒也并不是不想问,他都有什么事情瞒着她啊,但是想想,要是他真愿意摊开来说,也绝对不会瞒着。

  瞒着总是有道理的。

  段奶奶割完了杂草,又将自己准备好的小菜一一摊开,从自己准备的篮子里掏出一瓶小酒来,取出两个杯子,一一斟满。

  “老头子,我现在老是当着你的面喝酒,你也不怪我,是不是早就忍不住想骂我了?”段奶奶扯了个笑,“你想的美,你怎么能骂我呢。”

  “你看我这些天没上来,头发是不是又白了一点?我以前就说想染个白头,你偏不让我染,说是‘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你倒好了——”

  “不过这诗的寓意真的不太好。”段奶奶笑起来,“是男子有二心女子来求离,我想了想,我们还是俗气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就好。”

  “欸,不说了。”她头一仰,将酒干了个彻底,喝完还不忘感慨一声,“啧——这酒味道真的不错。”

  段奶奶端起给爷爷准备的酒杯,抬手洒了:“也算是交杯酒了,老头子。”

  说罢,她站起身来,示意颜绒把怀里抱着的鲜花放在坟前。

  “这是臭小子的女朋友,很可爱很懂事的一个姑娘。”段奶奶掏了块布,擦擦墓碑上的灰,细细碎碎的念叨着,“你要是还在啊,肯定要跟我抢她,小姑娘可招人喜欢啦。”

  “算了,我梦里慢慢跟你单独说啊。”段奶奶弓着身子,“你啊,在那边早点买房子,我到时候找你去,也有个住所了不是?我们的生活,就先拜托你自己一个人打拼了。”

  颜绒垂着身,鞠了一躬。

  “爷爷,我叫颜绒。”

  夏夏也学着颜绒的样子,笑眯眯的鞠躬:“爷爷,我是夏夏呀。”

  段奶奶擦了把脸上沁出的汗,抬头看了眼天:“这天也太热了。”

  “下次我们来这儿种两棵树。”段奶奶看向段沂,“你爷爷以前晒怕了。”

  “好。”

  “磕个头,我们就走吧。”段奶奶又摸了摸墓碑上的字,露出牙来,笑了笑,“下次再来看你啊。”

  一行人下了山。

  夏夏被奶奶牵着,一蹦一跳的走在前面。

  他们落下好大一截。

  颜绒靠近段沂,轻声问:“爷爷边上那个,是什么?”

  她指的是,那个空出来的一个位置。

  “那是奶奶以后下葬的地方。”段沂搂着她的肩,慢悠悠的往前走,“爷爷当时下葬的时候,奶奶要求做的,为了以后让她入土为安。”

  颜绒盯着前面跟着夏夏晃晃悠悠的矮小背影,有些难以想象,做出那个决定,该需要多大的勇气。

  她扯着段沂的衣角,吸了吸鼻子:“爷爷怎么去世的啊。”

  “脑溢血,去得很快。”他抓住她的手握在手里,“前后也不过一天时间。”

  “那段时间,我跟我爸都傻了,倒是奶奶,一脸平静处理后事。”他长长地吁出一口气,声音也不再高亢,没什么调子,“可是我知道,那段时间,奶奶也很难熬,短短几天,她瘦的都快皮包骨。”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她知道,再也没有人可以让她真正放心的依靠了啊。

  再也没有人,可以跟她斗斗嘴皮子,牵牵手,种种菜了啊。

  “奶奶一直骂我臭小子,骂我爸烦人儿子,可她心里最想骂的,就是那个老头子。”他抬头看了看天,“我们老段家啊,都是钟情的主。”

  颜绒撇撇嘴:“你这是拐着弯儿夸自己呢吧?”

  段沂轻轻嗯了一声。

  也不算夸吧,只算是陈述事实。

  当年看了那么一眼,笑了一下,风吹过,人就定下来了。

  一眼千年吧。

  回了家之后,段奶奶回了房。

  段沂规规矩矩的去厨房做饭。

  “奶奶这是怎么了?”颜绒跟进了厨房帮忙,猫着身子看奶奶的房门,“怎么回房了?”

  他将剥好的大蒜丢上砧板,笑:“没什么事,每次见完爷爷就这样,需要缓缓情绪,过会儿就好了。”

  等他们做完饭菜,端上桌,就见奶奶披了件针织衫笑嘻嘻的出来:“都做完饭啦,臭小子有长进啊!”

  段沂耸耸肩,将夏夏抱上桌,又拿来饮料给她倒满:“乖乖自己吃饭?”

  夏夏撅了撅嘴:“哥哥,我吃饭都很乖的。”

  段奶奶也跟着笑:“夏夏很乖的,最不乖的就是你哥哥。”

  “得得得,我不乖。”

  日子过得很快,接下来的两天,四个人逛了逛附近的特色古镇,又去了游乐园,晚上偶尔去附近的夜市转转。

  颜绒房间里,塞满了段奶奶给她买的小玩意儿。

  周六晚上。

  段奶奶从段沂手上将颜绒拽了出来,像小鸡护食一般把她护在身后:“你今晚上好好去跟夏夏说说,她小归小,但也不是不懂。”

  他点了点头:“我——”

  “什么你呀我呀的,明天我就要跟绒绒分开了,我今晚跟她好好聊聊,耽误不了什么事。”

  段沂咬着唇抬头看了眼四四方方的天空,应得不情不愿的:“哦。”

  “知道了就快去找夏夏。”段奶奶抬腿就要给他一脚,“别到时候哭的要死要活的。”

  “夏夏不会的——”

  段奶奶打断他:“我说的是你。”

  她扫了他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看着爱答不理的,心里指不定多舍不得呢,快去。”

  段沂又看了眼颜绒,抓抓脑袋,就去敲夏夏的门。

  颜绒被奶奶拽进了她的房间。

  奶奶的房间里,东西挺多,但是很整齐,放眼看过去,都是红木家具,被褥也是低调的藏青色,连窗帘都是厚重的黄色。

  “奶奶,夏夏是怎么回事?”她双手交缠,一脸的疑惑,看他们俩的意思,夏夏——

  段奶奶将她领到窗边的小沙发上坐下,拍拍她的手:“夏夏跟着你们,总归不是事儿,臭小子就想托我照顾着。”

  可是,据颜绒所知,夏夏也不是段家的孩子,怎么就——

  “孩子可爱,也可怜,谁家的也没什么重要的。”段奶奶斜靠在沙发上看她,“臭小子也是想让我有个伴,再说,在这生活啊,总归比跟着你们要来的舒服些。”

  这些都是事实。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颜绒早已发自心底的喜欢上了奶奶,她学着奶奶的样子斜靠在沙发上,懒洋洋的眯着眼。

  奶奶撑着手肘看她,嘴角带笑:“知道奶奶为什么这么喜欢你吗?”

  她摇头。

  奶奶一开始就对她表现出了巨大的喜欢,甚至一见到她,就好像是多年的老友一般,多年未见,一见面,就只剩下巨大的欢喜。

  “臭小子啊,五岁到我这儿让我带着,那时候,脸黑的跟什么似的,说什么也不听,一心要找妈妈。”段奶奶转过身,去够床头柜的抽屉,费了好大劲才将里面的相册端出来,搁到两人之间,翻开给她看:

  “这就是他五岁的样子,这照片还是他爷爷逼着他拍的,你看看他那全世界欠了他钱的欠揍样儿。”

  照片里的段沂整张脸都是黑的,虎虎的看着镜头,眉头皱的紧紧的,一点都没有五岁孩子该有的天真。

  段奶奶摸着相片,回忆着很久以前的故事:“不过他也清楚,自己是被抛弃了。臭小子小时候也算是傻得缺德。”

  “咳咳,傻得可爱。今天偷了王奶奶家的鸡,第二天就还回去了几十个鸡蛋。”

  “后来我问他,怎么回事啊?”段奶奶噗嗤一声笑起来,“这臭小子居然跟我说,王奶奶家就指望鸡下蛋,那只鸡光吃不下蛋,他就拿去换了几十个鸡蛋回来,结果把王奶奶气的。”

  颜绒也跟着笑。

  “他小时候不坏,做事都是一根筋,后来教育的好了,开始好好读书,可他读书好归好,身边的玩伴都是一群社会上的小混混。”段奶奶说到这儿,嘴巴咧的跟什么似的,“后来我跟他说,自己好还不够啊,要让身边的人都好起来。”

  颜绒凑近了些:“然后他怎么啦?”

  段奶奶眯着眼笑,嘴角勾着,得意地很:“他逼着那群小混混,天天跟他泡图书馆,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

微观经济学

~~~~~~   我在写扫墓那块儿的时候差点哭了   也不知道你们感觉怎么样   回家探亲大概明天就要结束了叭   奶奶终于不再是自己一个人啦   夏夏会成为她新的寄托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