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ᴗ◜。)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103 2019-04-21 18:52:27

  段奶奶嘴角噙着笑,想起来还是忍不住乐呵:“你说他,怎么那么神呢。”

  颜绒点头。

  是挺厉害的。

  “小学混的乐呵,初中带跑了一批人去好好学习,高中啊,我的臭小子终于开始务正业了。”

  颜绒撑着脑袋看奶奶,嘴角微微咧着:“务什么正业了?”

  段奶奶看她一眼,但笑不语。

  她只得急不可耐的晃着奶奶的手,求她透露消息。

  “也不是什么大事。”奶奶整了整自己一不小心掉到耳边的白发,“那段时间啊,他每个月都要拉着我出去,让我给他挑衣服。”

  “挑衣服干嘛?”

  段奶奶扯了扯嘴角,一脸戏谑:“大概是身子长得太快了吧。”

  是这样吗?

  颜绒看着奶奶笑眯眯的样子,越发觉得不对劲,只是左等右等,也不见奶奶再说什么,只能眼巴巴地纯靠想象。

  “后来高二下,他爸爸公司中心转移,要去H市发展,臭小子死活磨着不愿意去,我跟他爷爷就跟他爸商量说,在这儿高考也一样啊,去别的市高考,麻烦,结果他爸说是什么都安排好了,他是非走不可。”

  段奶奶想到这儿的时候,脸上的笑减了不少。

  “后来,臭小子消失了一天,回来的时候就点头答应了。”段奶奶叹了口气,双手放在自己大腿上不自觉的轻拍,“后来去了新学校,说是性格稍微收敛了点。”

  颜绒想了想初次见面的样子,嗯,的确是内敛高冷不近人情的样子。

  “他爷爷在他大一的时候走的,现在也就两年。”段奶奶抓着自己的膝盖浅浅的笑,“这两年里啊,他不停的劝我想开点,其实,我总觉得他才是想不开的一个。”

  段奶奶又俯下身去探床头柜,拉开抽屉挑了个笔记本出来。

  笔记本打开,段奶奶翻了翻,从里面抽出一张纸,递给颜绒:“这纸头上,写满了的是你们年轻人喜欢的极限运动种类吧?我当时百度了的,他一项一项都打上了勾,大概是都玩过了。”

  纸张上,写满的都是跳伞,蹦极,跳楼机,攀岩,漂流。。。

  只有一个打了×,跑酷。

  颜绒皱眉,撇了撇嘴,幸好他还有点自知之明。

  段奶奶抬手缓缓地按压她的眉心,抚平:“女孩子皱眉不好看的。”

  “后来我就想,我得活的跟以前一样,他才能走出来。”段奶奶一点一点按着她的眉头,“我跟以前一样,开始研究新玩意儿,聊聊微信,逛逛微博,偶尔看上哪个帅哥,也会毫不犹豫的夸好帅,慢慢的,他也笑容多起来了,自信了。”

  “不过臭小子,很瞧不起我跳广场舞,说我不够酷。”段奶奶哼哼,“我可是跳广场舞的奶奶里最时尚的一个,谁家奶奶有我这么年轻有活力?”

  颜绒点点头,再点点头,简直不能更认同。

  “他第一次带女孩子回来,其实很紧张,你大概不知道,他前两天,提了多少次要带女朋友回来看我,还假装酷酷的交代,奶奶你别说我不好的啊,那个小样子哟——”

  多可爱啊。

  颜绒俯下身,搂住奶奶:

  “奶奶啊,我好喜欢你呀——”

  颜绒很喜欢跟着老一辈的人一块儿玩,他们总是懂得特别多,她之前学的芦苇画就是跟着太奶奶学的,后来爷爷奶奶又教了她编织,外公外婆会教她种花种草,很多东西,都是从老人身上学来的。

  而段沂的奶奶,又是一个不一样的老人,好到她喜欢得不得了。

  她不迂腐,喜欢开玩笑,也有自己的心酸,对待生活依旧热情满满,她的日子,让她很羡慕。

  段奶奶僵了身子,缓了缓,伸手将她搂进怀里:

  “到时候臭小子知道了,又要吃醋了呀——”

  颜绒咯咯咯笑起来,环着奶奶的脖子吸了吸鼻子:“奶奶,我们理他干嘛呀。”

  段奶奶欸一声,简直不能更认同:“对啊,我们理那臭小子干嘛呢?”

  “咳咳。”段沂轻轻扣了扣门,倚靠在门框上,僵着脸:“先声明啊,不是我想听啊,只是你们没关门啊。”

  奶奶和颜绒相互看了眼,点头:“哦。”

  “还有啊,什么叫理我干嘛?还不带我玩儿的?”他圈着手走进屋来,大剌剌的坐在奶奶的床上,“奶奶你这不厚道。”

  段奶奶睨他一眼,难得没开口怼,只是松开了颜绒让她坐好。

  “跟夏夏说过了?”

  他点点头:“有些不高兴。”

  “换谁谁都不高兴。”段奶奶叹了口气,“她现在就相信你,结果你把她丢我这儿,要是隔三岔五能看一眼那也还行,你们这一走,又要多久才会来一次——”

  段沂垂着眼,看自己的脚尖,有点不忍心:“答应她了,会经常来看她的。”

  奶奶弯着腰,抬头看他:“想到你小时候了?”

  他点头。

  “臭小子,想什么呢?以前都过去了呀。”奶奶伸手捧住他的脑袋往上抬,“你现在生活的多好啊。”

  “奶奶,爸爸,绒绒,夏夏,都在。”她轻轻地拧了拧他的鼻尖,“小花猫。”

  小时候,每当他哭的时候,奶奶总是拧着他的鼻尖,笑着骂他小花猫,然后嘴里轻轻念叨着,“这都有什么呀。”

  颜绒对着奶奶扯了个笑,抬起手两指交叉摆动,示意自己先走。

  门轻轻地合上。

  段奶奶松开他的脸,坐回到沙发上,见他情绪稍稍好转了,这才不轻不重的开始数落起他来:

  “男子汉大丈夫,最要不得的就是哭哭啼啼,绒绒是个好姑娘,还知道避开,你说说你——”

  “奶奶。”段沂抬起眼,看她,“我没哭,一滴眼泪都没掉。”

  段奶奶扁扁嘴。

  “你当然不会哭,绒绒还在这儿呢,你这点面子肯定还是要的。”

  段沂:……

  仿佛刚刚的温情只是个错觉。

  段奶奶瞧他一脸的纠结样儿,抬手就敲他脑袋:“你还敢反驳?”

  段沂:……

  他没有,他是无辜的,他是真的无辜的。

  他连嘴巴都没有张开!

  “哎哟,刚刚失手了。”段奶奶看他憋屈的样子,笑嘻嘻的,揉了揉自己的手指,“一不小心就敲到你头上去了。”

  段沂:……

  这种忽然一不小心的戏码,上演多了,他也就——

  麻木了。

  “行了行了,我跟你其实也没什么要说的。”她拍拍他的后背赶他起来,“你下次来的时候帮我带个iPad,奶奶想学学用电子产品画画。”

  段沂:……

  真想脖子一伸,你直接敲死我吧,敲死我吧。

  他的钱,要用来养女朋友的!

  “既然夏夏在这儿,你就不能老跟以前一样,一直不回来,再怎么样,一个月还是要回来一次,知道吗?”

  段沂点头。

  他早有打算。

  把夏夏一直放在这儿也不算事,偶尔回来看看她也算是安慰,不然他跟她妈妈,又有什么区别。

  “她妈妈,怎么样?”

  段沂没露什么情绪,收起了刚刚委屈的样子,正经起来:“乳腺癌,有点悬。”

  即便是割除,手术成功,最后也有复发的风险,所以他便主动承担了抚养夏夏的责任。

  “也是个可怜人。”奶奶叹气,“这世间啊,最难熬的,就是病痛。”

  “一瞬间,就没了。”

  段沂没接话。

  他对那个妈妈,没有太多的情感,但是道德以及责任,告诉他,不能让自己的妹妹,哪怕是同母异父的,也不能让她流落在外受苦。

  他虽然不喜欢妈妈,但是,总归最无辜的就是小孩子。

  “奶奶,夏夏就拜托了。”他收起所有的情绪,敛了光芒。

  段奶奶拍拍他的肩:“我的臭小子,是真的长大了。”

  第二天,段奶奶早早地起了床,煮了几个溏心蛋,又做了几个小巧的包子,将自己做的几样小菜打包装袋,来来回回走了几圈,收拾出了一大袋的食物,这才悠悠然的挑了张椅子坐下来。

  四人吃完早餐,段沂盯着墙角她收拾出来的一袋子吃的目瞪口呆:“奶奶,这是——”

  段奶奶打断他的话,急急地问颜绒:“绒绒啊,他这个样子,是不是就是你们说的目瞪狗呆?”

  颜绒僵了脸,啊了一声。

  段沂:……

  网络用词现身说法?

  “奶奶,你能不能有点奶奶的样子?”段沂叹气,“别人家的奶奶,可没有你这么调皮。”

  “别人家的孙子,也没有你这么气人呀。”段奶奶垫着脚去拍他的头。

  段沂乖乖的缩了缩身子,把头歪了歪,方便她敲到。

  “乖。”

  他撇撇嘴,无奈的看了站在角落乐不可支的颜绒,眨眼。

  “还有啊,东西我是给绒绒的,你别抢着吃啊。”段奶奶扯扯他的衣角,“知道吗?”

  “我还没有份?”

  她点头,压低声音:“这是我给孙媳妇的,你是媳妇吗?”

  段沂:……

  反正,他奶奶每次都是歪理一打一打的。

  “欸,绒绒啊,你上次说你喜欢谁来着?”奶奶转过身来,“奶奶到时候用电脑查一查,也争取做一回追星族。”

  “郑爽。”颜绒眯着眼笑,“可好一女孩子啦。”

  段沂摸了把后脖颈,总觉得背后有点凉嗖嗖的。

  哦,当时好像一时贪玩,把人家自吻照换成了物理卷子啊。

  啧啧,幸好颜绒没想起来。

  “段沂还把我女神屏保换掉了。”颜绒幽幽的补充道。

微观经济学

~~~~~~   小剧场:   没有小剧场   只有我的唠唠叨叨   正在思考明天要不要多更一章   原因嘛,有小可爱叫我爆更啊,没有爆更不太好意思,所以想稍微多更些~   不过我也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   如果!有书评十条,最起码五个人啊,那我明天就多更一章!   多么卑微的一个我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