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Д゚ノ)ノ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064 2019-04-22 09:12:47

  段沂握着方向盘坐在驾驶座上的时候,还是觉得虚汗阵阵。

  颜绒乖巧地跟着奶奶和夏夏道了别,嘱咐夏夏要听话,交代了几句别贪玩之后,终于还是恋恋不舍的开了车门上车。

  段沂赶紧狗腿的探过身,帮她把安全带扣好,还不忘体贴的递上准备好的酸梅果干和拧开了瓶盖的矿泉水,防止她晕车不舒服想吐。

  车子慢悠悠的起步。

  颜绒轻声道了谢,转而安安静静的看着前方。

  段沂又觉得虚汗开始四处泛滥。

  她怎么这么客气?完了完了。

  她怎么不说话?完了完了。

  想了好几分钟了,也没想好自己该怎么解释那张物理卷子。

  段沂有点头疼。

  这一头疼,就头疼了一路,倒是颜绒窝在副驾上睡的昏天黑地,哈喇子挂在嘴角泛着白光。

  等到了公寓楼下,她才悠悠转醒。

  “到啦。”她迷迷糊糊的出声,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还是酸涩的厉害,“啊,段沂,我眼睛睁不开了。”

  段沂:……

  他头疼了一路,她睡了一路。

  果然,做人不能做太多心虚的事,不然呐,心里总是记挂着。

  叹了口气,他俯身抽出手轻轻抚摸她的眼睛,一下一下,慢慢的揉,一点一点的驱散她的酸涩感。

  “再试试睁眼睛?”

  她尝试着睁眼睛。

  Ok。

  段沂顺手解了她的安全带,回到自己位置上:“我们下车吧?”

  颜绒点点头:“把吃的放你这儿吧。”

  他嗯了一声,下车,开后备箱,将奶奶打包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拿出,还有不少衣服是奶奶打包好送给颜绒的,全都拿着购物袋装好,一件一件叠的整整齐齐。

  “哦,对了,衣服我自己拿吧。”她匆匆忙忙跑过来,提起四五个购物袋拎在手里,“奶奶说了,不能让你碰衣服,说是怕你把它们都丢了。”

  以前奶奶准备这些衣服的时候,段沂总是心里不舒服,他好好一个孙子就站在她面前,却天天想着孙女儿,好不容易不想了,又想着他媳妇儿,还不如追求些实际的,直接给他买衣服多好。

  时间一久,积压的怨气就重了,于是段大醋坛子就扬言要丢了她的宝贝衣服。

  没想到奶奶一直记到现在。

  段沂想着奶奶都把这种事儿都交代出来了,那奶奶该不会是把她知道的都说了——

  吧?

  欸,那暗恋??

  说起来也尴尬,段奶奶知道段沂暗恋颜绒,也是一个意外。

  高一的时候他开始疯狂要求奶奶买衣服,说是自己窜个子衣服大都不合身了,奶奶一听,二话不说就带着买,结果这臭小子买衣服的时候,大有她年轻的势头,这么一下来,奶奶就察觉出了不对劲。

  谁家窜个子的臭小子每次买衣服的时候都要试试,然后问完身边所有人到底好不好看才决定买不买,而且一买就要买好几套,有时候更缺德的是,各个色都要来一套。

  纵然再窜个子,也不带挑颜色窜个子的吧?

  这又不是彩虹窜个子。

  后来臭小子怎么都不愿意转学,奶奶就跟爷爷商量着,是不是有什么原因在里面啊,是不是女孩子啊,爷爷也是个喜欢来事儿的小老头儿,当下拍定,尾随一下不就知道啦。

  于是,两个老人,坐着出租车,慢悠悠的跟在他们狗屁孙子身后,看着他打了个的,跑到一个小区外,下车,躲到树后,等啊等,直到见到一个扎着马尾的小姑娘背着书包进了小区,没了身影,这才恋恋不舍的往公交站走,等公交回家。

  段奶奶推推身边看的不亦乐乎的老伴儿,问:“这是恋爱了?”

  段爷爷摇头:“这是春天,将至未至。”

  段奶奶撇撇嘴,她这老伴,老说些文绉绉的话,没点烟火气。

  两个人嘚啵嘚啵的斗嘴回了家。

  第二天,段沂就消失了。

  他爸爸急的跟什么似的。

  段奶奶安慰他,别急啊,说不准是做了决定了呢。

  说归说,段奶奶还是趁着大家不注意,连夜叫车去了昨天去的那个小区,就看见他家臭小子啊,坐在那棵树下,望着一幢楼,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后来,那个小姑娘回来了。

  一个短发女孩子,一个高个子男孩,一齐把她送回来。

  小姑娘在小区门口,肩上背着画具,笑嘻嘻的跟她的小伙伴道别。

  她的臭小子啊,终于鼓起了勇气,慢慢的,慢慢的,慢慢的从女生面前走过去,带着笑,走过去了。

  他听见,女孩子歪着脑袋,笑嘻嘻的说,那我就去H大读书好啦,晚安啦,明天见啊。

  明天见啊,真是一句最美好的话啦。

  那就H市见吧。

  后来,段沂回了家,答应了去H市,总想着会见到的吧。

  某次过年的时候,奶奶跟他提到了这件事,跟他道了歉,又问他,后面有没有后续啊。

  段沂当时整个人宛如被雷劈。

  自己的小心思,全被家里俩老头老太看了个精光啊。

  所以他奶奶,现在跟他未来老婆统一了战线,是不是已经背信弃义出卖了自己……

  越想越不对劲。

  等两个人将东西拎到家里,段沂把奶奶带的吃的放置到一边,正打算好好探探口风,就看见颜绒悄咪咪的拿着手机聊得欢乐。

  “你干嘛呢?”他轻手轻脚的走到她身后,忽然出声。

  颜绒吓了好大一跳,下意识的捂住手机藏在身后,气呼呼的:“你干嘛?!”

  不得了,回了趟老家,她都懂得凶自己了。

  段沂默默地记下一笔,颜绒被奶奶改造,成功一次。

  “你给谁发消息呢?”他皱眉,“你现在都要瞒着我了?”

  颜绒点头:“奶奶说了,女孩子需要私人空间。”

  他微笑,默默地记下一笔,颜绒被奶奶改造,成功两次。

  “你怎么那么听我奶奶的话呢?”他搂过她的腰,对上她的眼睛,稍稍凑近,“嗯?”

  声音低沉而又性感,听得颜绒整个人都飘飘然起来。

  “奶奶说啊,美色误人,果然是对的。”她推推他,抿嘴低笑,“请问你现在是在诱惑我吗?”

  三连杀。

  段沂唔一声,松开了搂着她腰的手,按住太阳穴,皱眉,嘴角直抽抽:“不行了不行了,需要人工呼吸啊。”

  她没搭理他,将手机放进口袋里,踩着小步子往厨房走,边走边吩咐:“虽然奶奶说东西都给我吧,但碍于我们的革命情谊,所以我打算——”

  段沂轻叹,可算还有点良心。

  还知道分享。

  “我打算啊,借用你的冰箱,毕竟我宿舍没有冰箱,容易坏。”她嘴角一点一点扬起,笑的像只小狐狸,“奶奶说啦,当着你的面吃,才是真的刺激呀~”

  奶奶说奶奶说,全都是奶奶说。

  段沂烦躁的抓了把自己的头发,愤愤不平,掏出手机噼里啪啦发了几个字给他奶奶。

  一:奶奶你什么时候变成狗皮膏药了!!!!

  天知道他是以多快的颤抖频率,连发了四个叹号。

  段奶奶快乐的回他:你快看我昵称啊。

  于是,段沂特意点了她头像查看。

  好一个笔直而又饱满的叹号啊!

  一:叹号,什么意思?

  !:没有意思。

  一:奶奶。

  !:好吧,你看看绒绒的昵称。

  段沂颤着手点开了置顶微信“小姑娘”。

  小姑娘是他对她的备注。

  点开头像,查看。

  一个凹凸有致,前凸后翘的问号出现在眼前。

  段沂:……

  他奶奶跟他女朋友,背着他,换成了情侣,呸,祖孙网名?

  一:你什么时候加的她微信啊?

  !:你不知道的时候呗。

  !:夏夏叫我了,回见啊,臭小子。

  段沂:……

  回了一趟家,好像损失的有点多。

  手机随意的丢到沙发上,他认命的卷起袖子往厨房走,把窝在厨房拆袋子的颜绒推出来:“奶奶没教你女子只需动口不用动手吗?”

  她勾了个笑,点点头:“的确这么教了。”

  说罢,一手扯住他的领子往下拉,亲上了他的唇。

  软软的,香香的。

  原来这就是动口不动手啊。

  她松开手,舔舔自己的唇瓣,手藏到背后,好一会儿,才迅速的掏出来,食指拇指交叉在眼角比了个心。

  怎么回事,好像,有失必有得啊。

  他舌尖顶顶唇瓣,笑:“奶奶还教你什么了?”

  颜绒摇头晃脑的,竖起食指轻轻晃了晃:“独家技艺,不可外传,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说罢,灵活的逃出他的控制圈,抓了把地瓜干往外跑,边跑边交代:“记得都放进冰箱里啊~奶奶的爱不可以坏的。”

  好吧,看在奶奶也教了点好东西的份上,他就勉强带着愉快的心情,帮着收拾收拾吧。

  他抓了根地瓜干,正打算往嘴里塞,就看见颜绒抓着门框看他:“不准偷吃的呀。”

  段沂委屈:“还真不给我吃?”

  她摇头:“怕你吃了放屁,我是为了你好。”

  段沂:……

  他的女神,终于如此淡定的说出放屁这类词汇了吗。

  “可是,你也——”他指指她手里的地瓜干,“嗯?”

  颜绒点点头:“你不知道吗,仙女不会放屁的,那是释放仙气。”

  段沂:……

  歪理一打一打的,学他奶奶真是学到精髓了。

微观经济学

~~~~~~   你们居然油盐不进……   我居然还是把新的一章早早地放上来了……   晚上十点半那章我居然还打算发……   我枯了   忽然发现我所有作品累计字数超过一百万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