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へ•́╬)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203 2019-04-24 18:18:57

  平安夜如约而至。

  颜绒窝在段沂公寓沙发上,嘴里叼着棒棒糖,手里抱着个热水袋,两条腿搁在沙发扶手上,来来回回晃着双腿。

  “我觉得,吴梦瑶她男朋友太坏了。”

  段沂噼里啪啦的敲着键盘,盯着屏幕不看她,随意的问怎么回事。

  她搂着热水袋坐起身,拿着棒棒糖开始跟他解释:

  “她男朋友是个隐形富二代,前段时间家里不同意他们在一起,这都一个多月过去了,我以为这件事过去了,两人克服了困难了呢,谁知道啊,平安夜说分手了,你说,这是人干的吗?这让她以后平安夜怎么过?”

  他停下敲键盘的手,皱眉:“得过且过,不是吗?”

  颜绒:……

  “话是这么说没错……”

  “可是!”她又弹回到沙发上,“太坏了。”

  段沂:“所以吴梦瑶现在?”

  颜绒翻过身,身子左右摆动,一点一点挪到他身边,将自己没吃完的棒棒糖塞到他嘴里:

  “她现在没工夫搭理那个渣男,整个人都被期末考试以及部门年终核算搞的头昏脑涨的,现在她比以前更有干劲了,说是要做女强人。”

  他点头,又觉得奇怪:“你们女生,失恋了难道都不难过?据我所知,我看到的都是哭哭啼啼的啊。”

  颜绒侧过头看他,冷笑着问:“你去哪儿知道的女生失恋都哭哭啼啼?同志,你是不是还有好几个前任呢?”

  段沂:……

  都怪一时松懈忘了求生欲。

  “我买了几十个平安果,晚上你回宿舍的时候记得戴上。”他揽过她身子,把她抱到腿上坐好,“嗯?”

  颜绒捏着食指轻轻点他鼻尖:“你在转移话题。”

  “我在避免非必要战争。”他抓着她的手指,亲了亲,“你给我准备了什么礼物?”

  她哼了哼,从包里拿出一颗苹果,递给他:“喏,不用谢。”

  “就一颗苹果?没有包装吗?”

  颜绒乖巧的点头表示的确如此:“花里胡哨没必要,对吧。”

  他默默地回头看他花了快一个小时包好的一堆平安果,惆怅:“我都包装了。”

  “那不一样的,”她环住他的脖子,笑眯眯,“你那是送给我的,必须要包装的。”

  哦,男女地位不一样。

  他正打算好好说说自己地位这事儿,就听见颜绒手机开始吱吱吱的震动。

  是秦书。

  颜绒扭着身子要接电话。

  他手上使了点劲儿,不让她往下滑:“你直接接。”

  这么接电话,好羞耻的吧。

  她看了好一会儿段沂,也不见他妥协,没办法,晃着脑袋按下接听。

  段沂又顺手帮她按了个免提。

  颜绒:……

  “喂,你猜我现在在哪儿呢。”秦书骚气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她现在也不敢多说,估摸着自己少说话就是对的。

  “不知。”

  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你最好也别说。

  秦书哼哼:“我在我丈母娘家啊,老丈人叫你回来吃饭呢。”

  颜绒:……

  她腰上的那只手,越来越使劲了。

  她瞪他一眼。

  “放……气。”

  秦书哈哈哈笑着,时不时有呼呼的风声传过来:“我真在你家,颜妈妈还问我,跟你到底有没有可能呢。”

  颜绒:……

  完了,她的小蛮腰不保。

  “你怎么说的?”

  秦书啧了一声,颇有些嫌弃:“我说我好好一富二代,家族企业继承人,当然瞧不上你这样的平民子弟,拒绝了。”

  颜绒:……

  平民子弟跟你这样的富二代,也是一起长大的呢。

  “我妈他们怎么表示?”

  秦书嗤笑,连连感叹了好一会儿,这才算卖足了关子,幽幽的往下说:“颜妈妈托我帮你物色物色身边的富家子弟,有合适的就撮合撮合,没合适的那就广撒网,反正就等着你回来呢。”

  她现在觉得,或许期末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期末过后的寒假。

  怪不得这几天她妈都不打电话进行慰问了,原来是最后的放风时刻啊,就等着守株待兔让她缴械投降呢?

  “欸,今天平安夜,你家那位呢?”秦书那边声音渐渐地热闹起来,他跟谁打了个招呼,这才继续往下问,“别告诉我你们平安夜还不在一块儿啊。”

  颜绒没好气的回:“在一起复习呢。”

  “哟呵,没干点别的?”

  她扫了眼正垂眸看手机,周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充满了危险气息的某人,轻声咳了咳:“啊,你说什么?”

  “说你,长着点眼睛,别什么都交代了。”秦书再次跟身边的人打了个招呼,又压低了声音,“就算献身,也记得带上小雨伞。挂了挂了。”

  说完,啪嗒,还真挂了。

  颜绒:……

  原本还是很平安的,但就在他说完什么家里相亲什么平安一点,什么不干点别的之后,她的小蛮腰就开始忍受非常人待遇了。

  然后在“小雨伞”这儿,达到顶峰。

  “嘶——”她拧了把段沂箍在她腰上的手,扭动身子,“疼死了。”

  “相亲?”他冷笑。

  颜绒摇头。

  “富家子弟?”

  她再次摇头。

  “家族企业继承人?”

  她垂着眼,干脆把脑袋也跟着垂下,不肯看他。

  段沂哼哼,松开手,交叉搁在脑袋后,笑得一脸阴险:“你喜欢这样的?”

  颜绒立刻竖起三根手指发誓:“天地可鉴,我真没有这么世俗。”

  “我爸妈也不这样。”她弱弱的表示,“我爸妈就是随便说说的,真的。”

  段沂:……

  “我都能理解。”他眨眼,表示理解,“毕竟谁都希望有这样一个完美的女婿。”

  其实,颜绒根本就没觉得作为另一半需要这样那样的经济条件限制,毕竟喜欢才是最重要的,如果经济条件以限制,那谁都去找一个事业有成的老头子就够了啊。

  她主动凑上去,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紧紧的:“相信我,我只喜欢你。”

  他应声,高傲的表示知道。

  “真的,我妈就是现在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大概是寒假快到了,觉得我空闲了——”她泄了气,越说越觉得她妈的思维还真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抓过刚刚丢开的手机就打电话给顾肖霆。

  “小屁孩,你说你阿姨老想让我相亲是怎么想的?”

  顾肖霆万万没想到自己姐姐已经闲成这样,居然亲自打电话来问他这个他绝对不知道的问题?

  “我觉得阿姨可能到了跳广场舞的年纪。”顾肖霆自顾自点了点头,“上次打电话给我妈,我妈居然说阿姨最近正在跟她商量要不要办一个相亲大联谊,把我们家两个存货都推销出去。”

  颜绒:“存货指的是你吗?”

  “还有你。”他冷酷的挑明,“我正在说服婷婷寒假的时候跟我回家呢。”

  颜绒:……

  这个世界疯了。

  她讪讪的挂了电话,看向段沂。

  后者雷打不动的靠在手肘上眯着眼瞧她,嘴角一勾:“要不要学学你弟?”

  “学什么?”

  “说服我,带我回家。”

  她嘴角抽抽,从他身上站起来,摇头:“想得美。”

  “而且,你妈真有那些什么家族企业继承人富家子弟之类的要求,我也是符合的。”他挑挑眉,张开双手,“还很帅。”

  “算了吧。”

  “这就没得谈了。”他直起了身,中指抠了抠头皮,“你即将失去乖巧又帅气的男朋友。”

  颜绒:“……”

  “那我平安夜许个愿望。”她一点一点的往餐桌边挪动,桌子上摊满了她的各种各样的专业书,都是要考的,“换个更乖的男友。”

  段沂嗤了一声,起身,三两步走到她身边,抓过她的手肘往后拉。

  “还想换男友?”

  颜绒歪歪脑袋,啊了一声:“不是有句歌词,怎么唱来着,如果你不乖,头都给你打歪?”

  “是这么唱的?”他哭笑不得,“少逛微博。”

  颜绒才不会少逛微博呢。

  微博可好玩儿了。

  “啊呀呀。”她叫起来,马不停蹄的打开微博——

  好久好久没有去特别关注看看那个暗恋的男孩子了!

  段沂俯身,探过头去打算瞧瞧她到底都在看些什么,却被颜绒转身逃了出去。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她笑嘻嘻,“给点空间了——”

  他做了个请便的姿势,甩甩手回了卧室。

  特别关注里,那个暗恋的男孩子发的微博也不过是寥寥几条。

  已经变成恋爱男孩了。

  “她和我最重要的人,相处很愉快。”

  “谢谢。”

  “不给我吃东西。”

  “拿来当压寨夫人吧。”

  “加油,我在终点等你。”

  “有点坏啊。”

  最近的一条,是刚刚发的。

  “秘密。”

  颜绒歪着脑袋看着最新的消息推送,上上下下来回翻了好一会儿,又去微博主页看,只可惜对方没填什么消息,就像是个单纯记录生活的小号,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她轻声嘟囔:“还真是秘密。”

  一回头,就发现段沂已经回了房,像是为了报复她似的,居然还小孩子气的将卧室门关上了。

  她轻轻敲了敲门,扬声道:“我进来咯——”

  门把手往下压,锁扣咔哒咔哒——

  好吧,他还把门反锁了。

  根本开不了!

  颜绒:……

  啊啊啊啊,多么小肚鸡肠的一个男人。

  一点都没有那个暗恋男孩子来的贴心!

  气得她踹了脚门,又使劲拍了拍门板,大喝:“段沂我知道你在里面,你有本事反锁你有本事开门呀!”

  门从里打开。

  他倚在门框上,要笑不笑:“你不是要空间?”

  她皱眉,委屈巴巴:“空间太大了,我害怕。”

  布偶身子缩了缩,嵌在狗窝里呼出一口气,前爪擦过耳朵,背过身不看两人。

  太烦了这俩小学鸡。

微观经济学

~~~~~~   布偶:年纪轻轻,就要带家里两个大人生活了,真累。   嗷,对了,我最近在思考更新时间,你们大多什么时候在线看小说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