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135 2019-04-25 22:12:34

  因为期末考试,颜绒直接拒绝了共度圣诞,一起跨年的约会邀请,惨白着脸迎接紧跟着元旦的考试周,接着又惨白着脸熬过了又一个考试周,终于迎接到了希望满满的寒假。

  出了考场,她咧着嘴,迫不及待地将手机开机,快乐的发送“补偿约会”邀请。

  段沂拒绝了。

  撇撇嘴,正打算打个电话过去叫他别那么斤斤计较,颜妈妈爱的call call打过来了。

  “喂?”

  颜妈妈:“什么时候回来?”

  她还想跟男朋友约个会呢。

  “大概过个几天吧。”

  颜妈妈:“那是过几天呢?”

  “四五六七天。”

  颜妈妈微笑:“又没男朋友,考试又考完了,你们宿舍都跑完了,你告诉我你待在学校?放鞭炮吗?”

  “学习。”

  颜妈妈再次微笑:“早不学完不学,偏偏放假了要学习,为补考做准备?”

  “……”她妈妈说的真有道理。

  “虽然家里阿猫阿狗不惜得跟你玩,但是你还是早点回来。”颜妈妈没好气的回,“票已经买好了,给你一天时间整理行李,后天早上十点的高铁票,早回来早作打算。”

  颜绒一脸郁闷:“做什么打算?”

  “实习。”

  颜绒:……

  都快忘了,她妈妈除了看不惯她好吃懒做找不到男朋友之外,还异常嫌弃她整天游手好闲只知道逗猫逗狗。

  “什么工作?”

  颜妈妈哼哼:“本来是想让你去我们学校做图书管理员的,忽然想起来,我们学校也放寒假。”

  她妈妈,还真是机智呢。

  “所以我就让你爸给你找了个银行大厅的工作。”

  颜绒沉默。

  “你也别嫌弃,你爸那儿正缺人手呢,还不用面试,让你直接长经验,多好一机会,别人都要不到。”

  她撇撇嘴,怕是银行是年底了缺人手,她爸实在是找不到人了才想起来家里还有个免费劳动力吧。

  她轻轻嗯了声,又感叹了一句自己的学生时代结束的如此迅速,还没把自己感动,就被颜妈妈一句话噎了回去。

  “再磨蹭,压岁钱别想了。”

  她妈妈,是个狼火。

  挂了电话,想了想,自己这几天的的确确忽略了某人,也没给段沂发消息,直接去超市,左挑右选了鱼头排骨蔬菜鸡翅,又挑了几样像样的时蔬,将省下来的回家车费全数花光,这才满心欢喜的向他公寓跑去。

  外面下着大雪,绿化带上已经厚厚的积起了一层,这场迟来的冬雪,从早上开始下,浩浩荡荡,到现在,都快白茫茫一片。

  她一路哈着气跑进公寓楼,电梯门前跺了跺脚,将身上的碎雪弹去,因为没带伞,身上披上了不少雪,好在雪花比较干燥,没有化开,只是头上的雪花多多少少融化了些,把头发染得湿湿的,有点凉。

  等她缩手缩脚的开门闪进屋的时候,眼镜上都起了一层薄薄的雾——

  她今天为了装知识分子,戴了副眼镜。

  屋子里静悄悄的,暖气熏得整间屋子暖烘烘的,灯亮堂堂的,整个屋子里,除了躺在地毯上撒泼打滚的布偶,没有一点声响。

  她咦了一声,低头换鞋,把买来的菜都归置到厨房,这才轻手轻脚的去开卧室的门。

  卧室黑漆漆的,窗帘拉的密不透风,一丝光亮都未透进来。

  “咔哒”。

  按下开关。

  光亮充斥整个房间。

  床上的那一坨微微挪动了些,发出一声低低的气音,不再动弹。

  察觉到不对劲,她急匆匆走过去,将那坨被子往下扯了扯,段沂通红的脸一点一点露出来。

  一摸,额头烫的吓人。

  她气呼呼的将他整个人捞出来,控制着音量,柔声问:“我们去医院好不好?你烧的很厉害。”

  不情不愿的抬了抬眼皮,看她一眼。

  双眼无神,眼睛红彤彤的。

  她颤抖着手去摸那双眼,却被他避开了。

  “考完了?”

  声音沙哑,低沉无力。

  颜绒点点头:“我们去医院吧。”

  “不想去。”他撑着身子,坐起来,斜靠在床头,“考得……怎么样?”

  现在是管她考得怎么样的时候吗?

  “穿衣服,去医院。”她冷了调子,“快点。”

  平常挺好说话一小伙子,今天不知怎么回事,就是执拗得很,说什么都不愿意动。

  “去医院也就是挂个点滴配点药,外面电视柜右下角有退烧药,我吃点就行了。”说着,缓缓地掀开被子,就要往外走。

  “你闹什么!”她提高了声调,“我给你去拿,你给我躺着!”

  大抵是忽然发现她原来说话分贝也可以这么高被吓到了,段沂道是不再动,规规矩矩的坐回床上,又梗着脖子委委屈屈的补充:“记得弄杯温水来,不过家里没热水了。”

  “那你就给我干嚼。”颜绒没好气的瞪他,“不是挺能耐的想要自己去拿吗?”

  段沂:……

  好凶哦,好怕怕。

  她抓过被子的一角,提到他脑门上,哼哼:“你就给我好好在这儿安息,敢给我跑试试。”

  好凶哦,好怕怕。

  等她出去,段沂才小心翼翼的将被子拉下一个角,扯了个笑——

  管家婆。

  家里真的连一点热水都不剩,她只能现烧一壶,又去电视柜那儿找了退烧药,想想又不够,冲去厕所找出一条毛巾来,拿冷水冲洗拧干,急匆匆的跑回卧室。

  没来得及收回笑容的段沂,硬生生被她逮了个正着。

  “笑笑笑,还知道笑,你就知道笑。”她把叠得方方正正的毛巾按到他的额头上,冰凉的触感一下子散开来,他不自觉的缩了缩身子。

  “还知道冷热,不错不错。”

  没舍得继续数落他,颜绒站起身,伸手拉开厚重的窗帘,外面的光透进屋子,亮堂堂的:

  “外面下雪了你知道吧?”

  段沂点头:“今天早上刚考完最后一门,出去过。”

  “你都这样了还出去考试?”她一听,火气更大了,音调也不自觉地提了几个度,“你是嫌自己命长还是嫌自己活得太快活了?”

  段沂滑回被子里,露着一双眼看她。

  大概是生病了的缘故,总让人觉得,这个时候的段沂,显得分外可爱。

  只是,他说出来的话,就不那么可爱了。

  “不怎么费脑子,我还提前了半个多小时交的卷。”

  她现在还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故障还是彩虹屁?还是希望我膜拜你一下?”

  赏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气呼呼的出了卧室,从柜子里抓了把米,端出小砂锅,打开燃气灶,开始熬粥。

  期间换了几次毛巾,他的温度稍稍有些降下来。

  等了一个小时,她才端着热水退烧药和熬好的山药排骨粥进了卧室。

  段沂精神稍微好了些,只是脸上还是红彤彤的,这个时候正躺在床上摆弄手机。

  “生病了也要玩手机?”她伸手抽过他手机,关闭,“静养不知道?”

  其实手机,也挺静的。

  他看了眼她手里的手机,心里惴惴的有些不安,他刚刚打算发微博来着。

  张张口又觉得不适合继续讨价还价,乖巧的坐起身,板着脸看她:“什么粥?”

  “山药排骨粥。”她将碗端起,“自己吃?”

  “哎哟——四肢无力——”

  她摇摇头,认命般的舀起一勺,吹凉了喂到他嘴边。

  一口两口,吃的不亦乐乎。

  “我后天就要回家了。”她歪着头,又舀了一勺喂到他嘴边。

  段沂没回话,也没张嘴,一声不吭的接过勺子和碗,三两口吃完,随即被子往上拉,再次瘫在床上。

  颜绒:……

  这个时候好像就不四肢无力了呢。

  扯扯被角,无奈:“我妈给我找了份兼职,我得回去。”

  “嗯。”他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去。”

  这就还是在生气。

  她轻轻推了推他,小心翼翼商量:“要不我跟我妈妈说说吧。”

  他没吭声。

  颜绒站起身,端着碗筷出了卧室。

  段沂整个人都缩在被子里,双眼红彤彤的,热乎乎的,有些烧的不知天南地北,闷得喘不过气来,不得已,还是将脑袋滑出被子透气。

  他已经很多天没有见过颜绒了,平安夜,这没良心的小兔崽子搂着他的几十个苹果,笑得一脸含羞的回了宿舍,之后就一直不愿意出门见见他,找的多了,他也开始在想,是不是自己太粘人了。

  于是,他学的乖乖的,每天都尽量减少联系,方便她复习。

  可是,他不联系,就几乎没有联系了。

  别的女孩子谈恋爱的时候,不都是恨不得直接贴在男朋友身上的吗?怎么一到他家这个,就全都换个面儿了呢?

  他气,气的很,气她连最起码的关心都不给他,每次都要他追着赶着才动一点,甚至有时候,他都觉得,是不是连布偶,都比他来的重要。

  好像布偶的确比他重要,当初不也是沾了布偶的光,才得以跟她接近的么。

  扯扯嘴角,好像还真的是越想越心酸。

  平躺回床上,望着天花板,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其实他发烧,断断续续的,都快三天了。

  起初是简单的感冒,后来不知怎么回事,大概是熬了几个夜,给李楠他们补了点课,饮食又不规律,加上最近天气和变化大,忽然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考完今天的科目,他就觉得有点不对劲,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有些犯晕。

  直到不久前,看到她发来的“补偿约会”邀请,回了不想。

  嗯,他是故意的。

微观经济学

~~~~~~   其实挺心疼我们段爷的,他先主动,然后就一直是他主动了。   颜宝有点理性。   然后,热烈祝贺一下,我们颜宝即将踏入职场(不管了不管了,就算是打酱油的实习,也算是职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