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ヽ(゚∀゚)ノ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028 2019-04-26 22:27:24

  颜绒再次进卧室的时候,段沂已经昏昏沉沉睡过去了。

  他乖乖的吃掉了准备好的药,乖乖的窝进被窝里盖上被子,不吵不闹。

  长长的睫毛像一片森林,黑漆漆的长在眼睛处,鼻梁还是一如既往的高挺,嘴巴也是一如既往的性感。

  脸上还有几处没散干净的红晕,大概是被闷的。

  看着像个可爱的娃娃。

  咳咳,好像形容不太准确。

  她轻轻叹了口气,看向窗外。

  外面大雪纷飞,一朵一朵的雪花从天上悠悠然飘下来,时不时吹过一阵风,齐齐乱了阵脚,撞上玻璃。

  拉上窗纱,寻了个小喷壶,把家里的绿植浇了个遍,喂了布偶,又找了块抹布开始上上下下擦拭。

  天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恶劣,窗台上已经小小的积起了一层薄雪。

  她伸出手去,将偶然挂在窗台上的小雪堆捏扁搓圆,做了个小小的雪人,贴上黑芝麻做眼睛,胡萝卜丝做嘴巴,取下自己的耳环做它的头发,这才心满意足的拍照纪念。

  “挺好看的。”

  身后,清冽的声音响起,相比中午的沙哑,现在的他简直算得上是活蹦乱跳。

  她转过身来看他:“感觉怎么样?”

  沉着脸,双颊还是有些红,嘴唇也泛着白,但是偏生就干干净净毫无负担的站在那儿,随意扯个笑,就让人觉得舒服。

  “还行。”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大概还有点发烧。”

  这是肯定的。

  颜绒也不舍得再凶他,将雪人身上的耳环取下,放进自己的口袋里,搓搓手,跟他商量:

  “晚饭想吃什么呢?”

  她买了不少吃的回来,本以为可以吃顿火锅或者是稍微重口味的东西,但是根据现在的国情来看,怕是只能吃点清淡的。

  “家里有什么?”他眯着眼,有些昏昏欲睡,说话也是软软的,没了硬气,“我记得家里没东西了。”

  “还有排骨什么的,我给你熬个汤吧,稍微吃的清淡点,再给你弄个青菜粥?”

  他面无表情的点头,转过身扶着沙发坐下来,有点小小的无措:

  “我不是故意不配合你的。”

  说的是中午随便耍性子的事。

  其实他想过了,反正自己一开始就是处于劣势的,即便他再怎么努力,就是处于劣势的,如果斤斤计较谁付出了什么,好像根本就没有意义。

  反正爱了那么多年,也不能停止喜欢。

  那倒不如,就这么快乐下去吧。

  颜绒鼻子一酸,她没料到,他会直接道歉。

  她知道他有很多的事情瞒着她,她也不知道都有什么事,但是奶奶教过她,千万别主动提,一定一定要在对方做错事或者他嫌弃你跟你闹脾气的时候,把过去的那些个事情一件件抖落出来,这样女孩子就掌握了绝对的主动权,那个时候才叫真的有意思。

  她觉得奶奶说的很有道理。

  于是她一直蛰伏,一直默不作声,甚至主动透露她是知道的他有事瞒着的,为的就是让他产生一点无措与愧疚。

  可是现在,她还没有把这些事说出来,他就已经主动承认错误了。

  她根本不需要这些筹码。

  这个男人,完全不需要奶奶所说的那样花心思让他觉得愧疚,他已经好到,让她觉得愧疚了。

  “段沂,我们,能不能别闹小脾气。”

  “我也知道我自己小孩子气。”颜绒长长的吁出一口气,走上前去环住他的腰,“可是,我还是希望我们可以把什么事情都摊开来讲,别什么都藏着掖着,这种感觉,不好受。”

  她不得不承认,自己花了极大的勇气,去拥抱他,去试着说服他。

  他抬手,稍稍用力,轻轻嗯了一声。

  “所以,你别怪我了好不好。”她的眸子水润润的,“对不起,这些天是我不好,一直没联系你。”

  他又轻轻嗯了一声。

  其实这样也就够了。

  “我本来想在这儿多待几天的,但是我爸那儿,大概实在是缺人手吧,就让我去了,毕竟经济学跟银行,也算是专业对口了。”

  他又轻轻嗯了一声,不知道是习惯使然还是真的听进去了。

  “你就没别的想说了?”她脸贴在他的胸口处,弱弱的问。

  这次,他长长的嗯了一声。

  “还真有事。”他将手放在她脑袋上,“后天几点的票?”

  “早上十点。”

  她妈妈将信息转发给她了,一看,她妈妈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疼惜她,挑了个靠窗的好位置,又选了二等座让她舒舒服服的回家。

  二等座啊,一般人还坐不起呢。

  苦笑。

  她原以为妈妈给订票,至少是一等座起步,商务座妥妥的,没想到,还是标配起步。

  (颜妈妈敲桌,没买站票就不错了。)

  “高铁?”

  她微微点头。

  “十点有点赶。”

  她点头如捣蒜:“是有点赶啊。”

  缩缩脖子,有些不好意思:“要不我就挑个时间回去收拾行李,另外的时间都跟你窝在一块儿吧。”

  话一说出口,倒是让段沂整个人都惊了。

  没想到,他闹了个小脾气,还能享受到全天候二十四小时照顾的待遇?

  “你这样,会让我一直想生病的。”他亲亲她的发顶,“到时候被你宠坏了,你就没想过后果?”

  “宠坏了,那就最好了。”她微微一笑,“以后颜哥罩着你,段妹妹莫怕。”

  段沂:……

  她还真顺杆子往上爬啊。

  之后两天,还真就如她所说,除了回去收拾行李之外,几乎所有的时间,两个人都窝在公寓里不动。

  雪连续下了一天一夜,第二天的时候还断断续续的飘着些碎雪,地上厚厚的一层,清早往下望,只有浅浅的几行脚印,那是早起的大爷大妈留下的痕迹。

  一大早,她就起床了。

  最后一个早上,她想着要贤惠一把,毕竟十有八九寒假是没机会见面了。

  她将被子铺平,洗漱完毕后跑去厨房,熬了粥,又将昨晚包好的饺子下锅,加水,罩上盖子,等水干了,又把和好的鸡蛋倒入锅里,三两下,抱蛋煎饺完成。

  一顿早饭完成。

  看了看时间,八点,差不多吃完早饭就可以出发了。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打算叫他起床,一回头就看见段沂撑着身子靠在门框上,噙着笑看她。

  “这么快就做好饭菜了?”他笑吟吟的走进来,搂住她的肩,“怎么办,我都不舍得你走了。”

  这句话,他在短短两天不到的时间里,已经说了不下十遍。

  颜绒抿抿嘴,没好气的回:“得了啊得了啊,说多了就假了。”

  “一点都不假。”他把下巴搁在她肩膀上,“我都买了高铁票,要跟你一起回家了。”

  颜绒:……

  这个消息有点突然啊。

  几乎是下意识的:“你回去干嘛?”

  他努努嘴:“我当然是看我老丈人去。”

  天,到现在了,老丈人这个梗还是过不去?

  颜绒懒的搭理他,将辣椒小蝶和醋小蝶端出去,吃饭。

  没想到,等她拿着行李箱打算走的时候,段沂还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箱,风风火火的就要跟她出门。

  “你还真去?”她哈了一声,有些不可思议,“我家可穷了啊,没地方给你住啊。”

  他摇头表示无所谓:“不需要啊,跟你睡一张床就行了么。”

  我靠,别说的这么羞耻好吧。

  她白他一眼,嘴角抽抽:“白嫖?没门。”

  段沂:……

  有时候女朋友真的比他还开放,这让他压力很大。

  “那不知道你多少钱一晚?”

  颜绒斜着眼看他,要笑不笑的:“……你拿你家公司来换我一夜,我或许可以考虑。”

  两个人对这种说话不要钱的没变的吹牛活动异常热衷,哼哼唧唧的一路商量到高铁站,居然还没吵出个所以然来。

  最后,两人因为上天的嫉妒,被迫朝着两个车厢去了。

  嗯,作为家里有公司的某人,买了商务座。

  可怜她一个二等座的,缩在窗边瑟瑟发抖。

  按照正常的言情小说套路,作为男主的段沂,应当换个座,屁颠屁颠的跑到她身边来,只为了跟她待在一块儿。

  抱着这个心思,颜绒从H市一路幻想到F市,也没把他盼来。

  果然她不是女主吗???

  她哼哼唧唧的拉着自己的行李箱往外冲,还没等自己冲出门奔向电梯呢,就被人拉扯着往旁边靠了。

  她哼哼,小孩子气的瞪他:“男配,你干嘛?”

  段沂:男配??

  颜绒:嗯,还是那种直男男配。

  段沂: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颜绒:身正不怕影子斜,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就是个直男。

  两人眼神交流了好一会儿,等电梯口的人群不再拥堵,段沂才主动拉过她的行李箱,讨好的往外走。

  结果还没到室外,他手里的行李箱就被她扯回去了。

  “怎么了?”他看她,“我来就好。”

  颜绒摇摇头,换成她讨好的笑:“你快走快走。”

  “到底怎么了?”

  她扭扭捏捏的,将手机屏幕转过去给他看。

  家里那老头:女儿啊,老爸在出站口等你啊。

  段沂:……

  “所以,我又被抛弃了?”

微观经济学

~~~~~~   明天颜宝上班了,放个大招吧。   说个我今天的事儿   昨儿郑爽扎了小辫子,我就扬言要get同款,然后我今天get了,发给我小伙伴,她说让我把我脸遮上,就跟郑爽一模一样了,于是我照做拍了一张,她笑着说,人家是mini,我是plus……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