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x⊙;)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032 2019-04-27 20:03:54

  “我回来啦。”

  推开门,颜绒把行李箱往家里狠狠一推,车轱辘咕噜咕噜连续哮喘几次,哼哧哼哧撞上了正对着大门的装饰柜。

  颜妈妈带着手套从阳台往里望,手套上还沾着泡沫,滴答滴答往下纠缠不休的掉:“说了多少次了,别一回家就让你行李箱跟个没妈的孩子似的随便乱丢。”

  颜绒:……

  它的确没妈啊。

  “快点洗手吃饭。”颜爸爸推着她往里走,“你妈妈今天特意下厨,做了你爱吃的松鼠鳜鱼。”

  “不是你做的呀。”颜绒轻声问,语气里不乏无奈。

  她妈妈做的松鼠鳜鱼,味道一般般,但是要用世界上最美丽的词藻来夸赞它,不然就对不起她妈妈的一番苦心。

  最主要当然还是棍棒底下出美誉。

  咳咳,她都在想些什么。

  颜爸爸刮刮她的鼻子,说了句淘气,而后就乐颠颠儿的进了厨房,将所有的菜一道一道放在桌上,三个人,今天硬生生做了六道菜,也算是小小的接风宴。

  看得她差点以为自己家庭地位从倒数第一上升到正数第三。

  差不多已经过了饭点,实在是饿的有些说不出话,颜绒只想狼吞虎咽,感受一下粒粒皆辛苦的味道。

  颜妈妈反手倒拿筷子,一把敲在她白皙的手背上。

  “咦——痛死了。”她哼哼。

  “吃之前,妈妈问你,你对秦书那孩子,到底有没有想法?”

  怎么三两句又绕回到那个没心没肺的富二代身上了?

  她索性搁下筷子,垂着眼:“妈妈,秦书他那是富二代,企业继承人,未来的,阿不,现在的国家栋梁,你就别让我祸害他了行吗?”

  “你还算是小富二代呢。”

  得了吧,小富二代能有她这么穷酸?

  “真不行?”

  “真不行。”

  颜妈妈还是不可控制的捂住自己的胸口,直摇头:“第一次媒婆,第一次失败。”

  倒是颜行长看的通透,乐颠颠的动筷子,把炸鸡柳塞到她碗里:“儿孙自有儿孙福,男女不限,还怕找不到个合适的?”

  “怎么说话呢。”颜妈妈来了劲,“怎么就男女不限了?我现在都恨不得种族不限了。”

  颜绒:……

  她也没滞销到需要种族不限的地步吧……再不济,人总是能找到的,总不至于,最后跟一条狗将就吧?

  “这就更不愁了。”颜爸爸拿起汤勺,盛了一碗牛肉汤给她,“你就任其自由生长吧。”

  颜妈妈摇头,长叹气:“这么大个人了,连个恋爱都没谈过,说出去,不是得笑死人?就你,前几天说的那个谈十个恋爱的,谁来着?”

  颜绒:“瑶瑶她男朋友。”

  “对吧,你看那小伙子,志向多远大。”

  颜绒:……

  没话说了没话说了。

  “妈妈也不要求你谈十个,一个,就一个,咱贵精不贵多,就不跟那种贵多不贵精的人比了。”

  这一个,才是最难找的吧。

  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的,听得她耳朵都要起茧子。

  好不容易熬完了这顿鸿门宴,她拖着疲惫至极的身子一点一点的往她的小房间挪去。

  床上放着她喜欢的一米八的玩偶,枕在它身上真是最舒服的事情了。

  翘着二郎腿,点开微信,就看到段沂给她发了张图片。

  是她家小区门口的照片。

  颜绒:……

  ?:你来我家了?

  咦:就想送你回家啊,但是你都不让我送。

  她心里一梗。

  段沂却是乐的高兴。

  终于有一次可以光明正大的说,我来了你家,我把你送到你家门口了。

  ?:你现在在哪儿呢?

  咦:还在回家路上,奶奶刚给我打了电话,说不等我吃饭了。

  这也是活该。

  颜绒整个人笑的颤抖,这的确像是段奶奶的行事风格。

  ?:回家的时候记得帮我说句我想他们了啊。

  咦:不太想说,这种代问好最没意思。

  颜绒晃晃脑袋,又开始跟他争辩起来,有些关怀不在形式在真心。

  最后,不知怎么回事,闹着闹着,居然也就睡了过去。

  颜妈妈进屋的时候,就看见她整个人挂在玩偶身上,手里还攥着手机,手机屏幕是黑的。

  “绒绒?”她推推睡的哈喇子都留下来的某人,“快醒醒。”

  “嗯?”

  “快起床,我们去买些衣服实习穿。”

  颜绒:……

  怎么每次都要买衣服。

  “我不想去。”她翻了个身,闷闷的,“随便穿可以吗?”

  颜妈妈啪一掌拍在她屁股上:“认真对待每件事,忘了?”

  “啊呀!”她使劲揉了揉自己的屁股,哼哼唧唧,“银行没有工服吗?随便让我爸帮我搞一套来啊。”

  “假公济私你爸才不做。”颜妈妈坐在床尾看她,“给你买衣服还不好?”

  颜绒扁着嘴,不敢再说。

  咱也不敢实话实说,咱也不敢反抗。

  最后,被妈妈强行拽去买了几套职业装,又买了几双黑色高跟鞋,这才心满意足的回了家。

  第二天正逢周一,颜妈妈五点多就把人拽起,强迫她化妆打扮。

  先穿保暖内衣,再套上白衬衫,然后黑色的正装一套,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颜绒还是不可避免的摇头:

  “这小姑娘真是,标志的不可言喻。”

  颜妈妈正往她脸上扑粉,一听这话,手上动作稍稍用了些力,直直的拍在她脸上:

  “妈妈再教你一课,低调。”

  “欸,颜太太,你今天这么早起床?还要去上班?”

  “你妈我今天要跟小姐妹出去聚会。”她手上动作不停,到底是化了几十年的老手,速度直接比她这个小菜鸡缩短了一半,画出来的效果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

  颜绒眯着眼,瞌睡虫还没完全跑远,痴痴愣愣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满脑子想着该怎么再睡一会儿。

  “我以后不会每天都要这么早起吧?”

  “那倒不用。”

  正打算长吁一口气,就听颜妈妈幽幽的往下说:

  “七点半要到那儿,你自己看吧。”

  颜绒:“七点半天都才刚亮吧。”

  “相信我,天清醒的比你快。”

  颜绒:……

  在家里被压制的死死的,她也不敢反抗。

  等她收拾妥当,站在门口急急地换鞋子的时候,就看见她的倒霉爸爸打着哈欠一脸倦意的走出房门,头发睡的跟鸡窝似的,眼睛里还能看到眼屎。

  “闺女,走啦,慢走啊。”

  颜绒:……

  果然,官大的就是爽。

  年关将近,就算是早上,街上也是热闹得很,来来去去的人,手里拎着的,嘴里叼着的,无一不在期待着放年假。

  她羞答答的赶到银行,找到带自己的师傅,学了好一会儿的银行知识,最后还是毫无意外的被分配到大堂经理的岗位上。

  听说一般实习生进来顶多是大堂经理助理,她还是凭借着关系才能变成大堂经理的。

  她信个鬼。

  也不知道是谁说的,这年头经理遍地都是。

  连她这样的都当经理,是没什么含金量了。

  她背过身,小小的打了个哈欠,没什么事,最多就是叫叫号子,帮别人搞搞ATM机,也没什么天塌下来的事儿。

  最主要的还是,她穿着五公分的高跟鞋,有点受不了。

  等晚上回了家,整个人腰酸背痛,偏生还看见她的顶头上司乐呵呵的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

  怎么说呢,就想直接提刀见。

  没什么比心酸了一天回到家,结果你的上司还在你家待着更让人绝望的了。

  就算是爸爸也不行。

  察觉到来自女儿的愤怒的目光,颜爸爸机灵的缩缩身子,撇撇嘴,憋着笑又回了厨房。

  颜妈妈见她一脸垂头丧气,终于发现自己不是一个单纯的资本主义家,偶尔还是要发散一下自己的母爱,问她今天怎么样。

  “无聊而又劳累。”

  一整天没干什么事,就净吹空调,微笑,还有站着了。

  她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会直接把小腿站的粗壮。

  “没让你上柜台就很好了。”颜妈妈替她盛了一碗饭,“知足是福。”

  颜爸爸闪现:“碰现金的事儿,还轮不到她这样的实习生,主要是没资格。”

  颜绒:……

  黑着脸吃完饭,回房,跟段沂尽情的吐槽今天的第一天实习生活。

  “我们今天去捏陶瓷了。”段沂的声音轻轻的,还有点小得意,“夏夏最近对玩泥巴很感兴趣。”

  她也感兴趣啊,为什么她就只能是在银行百无聊赖卖个笑,他们就过着如此丰富的课余生活?

  “夏夏做了个小花瓶,说是下次见到你送你。”他的声音还是不轻不重的,没什么调子,“奶奶也问到了你,我说你在银行实习,她还说你懂事来着。”

  这都是屁话。

  颜绒今天收到了来自叹号女士的慰问,以及浓浓的疼惜和嘲笑。

  她现在作为问号女士,想把叹号女士拉黑。

  第二天,颜妈妈没有来叫她起床。

  原因是她妈妈今天没有小姐妹聚会。

  她不值得她早起。

  最后凭借着自己的毅力掐着点赶到银行,然后又开始一天的微笑站岗服务。

  整个人昏昏欲睡,暖风空调呼呼的吹着,吹在她身上,愈发催人熟睡。

  “小姑娘啊,我想办张卡,怎么办啊。”

微观经济学

~~~~~~   哎呀,最后出场的这位是谁呢。   你们猜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