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 ̄ω ̄=)喵了个咪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011 2019-04-28 19:43:57

  颜绒转身,就看见穿着一身驼色大衣,戴着厚厚的毛线帽的段奶奶,笑意吟吟的站在她身后。

  真的是好久没见了。

  叹号女士和问号女士的两地相隔之苦,在时隔两个月之后,终于以叹号女士千里迢迢赶来见面终结。

  “小姑娘啊,我想办张卡呢。”她伸出手,拉过颜绒的手,轻轻拍着,“怎么办啊。”

  说实话,段奶奶真的是个全才,她可以当厨师,当人生导师,现在,还能当演员。

  “奶奶你怎么来啦。”她四处张望,脸上的笑是怎么都盖不住,“昨天段沂还跟我说到你呢。”

  段奶奶嘴角稍稍向下一弯,低声道:“算了吧,臭小子肯定跟你说我坏话了。”

  还真没有。

  “对啊,他老抱怨你跟小孩子似的。”颜绒睁眼说瞎话的本领也不是盖的,张嘴就来。

  段奶奶一听,愣了:“这臭小子还真说我坏话?”

  说着说着,越发的生气起来:“待会儿他进来的时候,你不准跟他说话,我气死他。”

  颜绒:……

  “他也来了?”

  段奶奶哎了一声,做了个bingo的手势:“跟个小姑娘似的,扭扭捏捏的,夏夏嚷着要吃肯德基,他就先带着去买了。”

  原来是这样。

  “这几个月怎么样啊,我看你都——”段奶奶拉着她的手,看了看,“都有点——”

  话没说完,只见旁边出现了一双肩头黑高跟。

  是她的师傅来了。

  师傅在这个银行工作好几年,手上也带了不少的实习生,但是手上却是第一次带爸爸是行长的实习生,所以对她也分外上心,生怕她被人欺负了去。

  偏生上头还吩咐了句,任由她自生自灭就好,不用特殊照顾。

  但是又有几个敢不特殊照顾一下的呢?

  这不,一见这老太太动手动脚的,又在她身边徘徊了这么久,这才急匆匆的上前。

  “奶奶,您想办理什么业务啊?”

  段奶奶跟颜绒的二人世界被人强行打断。

  颜绒有些讪讪的,生怕自己刚刚跟奶奶的亲切动作被她全数看了去,还在想着要怎么掩人耳目呢,就听见身边这位老太太,脸不红心不跳的回复:

  “我想办张卡来着,小姑娘正跟我解释呢。”

  师傅还是尽职尽责的站在一边,试图直接接手:“奶奶,小姑娘是个实习生,刚来不太懂,要不我带您去填表格吧。”

  段奶奶摇摇头:“小姑娘跟我都说的差不多了,我跟着她就行,你先去忙吧。”

  师傅狐疑的看向颜绒,眼神里不乏疑问。

  她赶紧跟着点头:“奶奶已经懂了,我现在就带着她去填表。”

  师傅一听,颇为得意的点头,又夸了她几句,顺便交代一定要让奶奶觉得宾至如归,这才转身又去忙了。

  段奶奶打量了一番颜绒的着装,啧啧称赞;“还真别说,我孙媳妇儿,长得那真是标志。”

  “衣服也好看。”

  “不管是正装还是休闲装,都是美美的。”她松开手,将手平摊放到她面前,示意她牵着,“作为一个合格的工作人员,你是不是要牵着我的手去填表格?”

  好吧,段奶奶还是一如既往地恶劣,不,顽劣,不不,顽皮。

  表格填到一半的时候,段沂终于姗姗来迟。

  今天他穿的是一件灰黑色大衣,内搭高领毛衣,休闲黑色长裤,脚上是一双板鞋,看着精神十足。

  两天不见,发型也换了一个。

  细碎的刘海打理的井井有条,衬得他五官更加的清晰硬朗。

  总之,整个人清清爽爽的。

  段奶奶瞧瞧她的倒霉孙子,轻嗤一声,转身又继续填单子了。

  颜绒撅了噘嘴,有些小得意,有些委屈,还有些高兴,总之五味杂陈。

  他牵着夏夏,夏夏穿的毛绒绒的,全身上下,连带着的耳罩,都是毛绒绒的白色,整张小脸粉嘟嘟的,看着可爱又俏皮。

  她手里还紧紧攥着哥哥刚给她买的全家桶。

  三两步,就走到她面前。

  “姐姐!”

  “欸,越来越漂亮了啊。”她捏捏她的脸蛋,直起身。

  “你怎么来了啊。”她抿着嘴,有些想哭,“你昨天都不跟我说啊。”

  “想跟你个惊喜来着。”他伸手揉揉她的脑袋,因为在工作,也不能做太过分的举动,只得收了手,笑。

  她今天才站了不到三个小时,但双腿还是疼的直打颤,现在看到他,下意识的就想好好的诉诉苦,嘴一扁,轻声嘟囔:

  “今天更累了,我脚又酸又涨的,好像又回到了初中体训的时候。”

  “嗯。”他将手里拎着的小袋子递给她,“有些膏药,还有几张暖宝宝,巧克力糖果什么的也放了点,你可以偷偷吃。”

  妈的,现在怎么真有种回到初中体训的感觉啊。

  不,探监的感觉。

  “我跟你说,我爸太没良心了,资本家的丑恶嘴脸在我爸——”

  话没说完,就见身边又多了一双黑色皮鞋。

  对,这次是黑色皮鞋,不是尖头黑高跟了。

  “你爸说什么?”颜行长笑意吟吟,一脸和善的看她,慈祥的就像她爸,“小颜同志好像有很多建议想提?”

  嗯,笑里藏刀。

  颜绒眨眨眼,乖乖的闭上嘴巴,露出昨天刚学会的职业笑容,微微颔首:“没有的。”

  颜行长又等了一会儿,终于没为难她,转过头去看让他职员委屈巴巴想诉苦的某位男士,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而后又慢悠悠的踱步,煞有其事的开始体恤民情。

  段沂一脸镇定,看着颜行长慢悠悠的老年步调,很不要命的问了句:“那是你爸?看来有点棘手。”

  “有时候闭嘴,是一种美德。”她面无表情的扯了个笑,“请问,先生您要办理什么业务呢?”

  “哦,我跟我奶奶来的。”段沂没反应过来他女朋友的翻书脸,下意识的回。

  夏夏扯扯他的手,歪着脑袋:“哥哥,那个是姐姐的爸爸吗?”

  段沂轻咳一声。

  “可是那个老叔叔,走的好慢啊。”夏夏又不要命的加上一句,“跟邻居家老爷爷一样。”

  倒是直接把颜绒给逗笑了。

  颜行长应该是怎么都没料到,自己故意装出来的领导步伐,被人家小孩子直言,跟个老爷爷似的。

  年仅四十八高龄的颜行长,你马上就变成老爷爷了啊。

  颜行长像是有所感应般,动作灵敏,转过身来扫了一眼他们角落。

  颜绒默默地挪远了些距离。

  只是,好像这样,还是从余光里瞥见了她爸爸发出的扫描仪一般的探究的眼神,以及洞悉一切的微笑。

  汗毛竖起。

  段奶奶全程微笑着填完了单子,又在别人帮助下拿到了卡,这才悠哉悠哉的跟他们汇合。

  只是他们之前的气氛,有点点严肃,有点点凝重,甚至还有点,火药味?

  “关系曝光了?”段奶奶悠哉悠哉的声音响起。

  平地一声雷,一石激起千层浪,原子弹爆炸,神州N号发射,彗星撞地球。

  颜绒一直不提的,一直担心的,在这一刻,被奶奶全数戳破。

  她爸爸那个老家伙,老顽童,一定是洞悉了一切,就等着她拿着报酬,呸,封口费去找他呢。

  他的小金库,又可以添一笔营业外收入了。

  哦,这该死的职业素养,就连被她爸摆了一道的时候,还没忘记会计课学的东西。

  段沂轻轻嗯了一声表示赞同,轻轻抓了把自己的额头,笑的不咸不淡的:“不过好像,时机不太对。”

  段奶奶:“没什么时机对不对的,反正早曝光早享受。”

  至于享受什么,她就不提了。

  段沂嗯了一声,再次表示赞同:“话是这么说没错。”

  段奶奶:“对啊,能有什么过不去的。”

  段沂再次嗯了一声,默默地补充:“不过我们正在说她爸爸坏话,他就来了。”

  段奶奶面无表情拍拍他的肩:“这可能真的过不去。”

  说完,笑眯眯的捏了捏颜绒的脸蛋,比了个wink,轻声道:“奶奶就先回去了啊,下次再来存钱,多见你几回。”

  说完,从包里掏出后跟贴递给她:“稍微好一点。”

  她默默地接过,有点感动:“谢谢奶奶。”

  段奶奶没再接话,看了眼段沂,伸手牵过夏夏,往外走。

  段沂吸气,问:“要实习多少天?”

  颜绒可不敢再跟他多说话,眼睛一直瞟着看她爸。

  颜行长也是个人精,他慢悠悠的走,却总是四十五度面向她,似乎还在若有若无的打量着。

  “就只有半个月。”她抿唇,紧张兮兮的催促,“你快走吧走吧。”

  段沂要笑不笑看她,圈着手倒是一脸坦然:“反正,都被发现了。”

  “我只要说你是我高中同学就ok。”

  段沂咦一声:“然后呢?”

  “然后我就说我们聊了聊近况。”

  “再然后呢?”

  “再然后我就说我苦不堪言,顺便跟你说了说我爸的坏话。”

  段沂这次倒是真的被气笑了:“接着呢?”

  “接着我爸就走过来了。”

  她垂着脑袋,很是委屈的喊:“颜行长,你好。”

  啊哦,好像,事情变得好玩了呢。

微观经济学

~~~~~~   这个,有点乱啊。   [蜡烛]   最后给我的小说拉个票,你们真的不投点红豆嘛~~   段爷:没想到探了个班,好像有意外的收获啊~   颜宝:真令人头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