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_Ψ打架呀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026 2019-04-29 18:29:00

  “这位是?”颜行长看人十年如一日的毒辣,嘴角带笑,眼角带皱纹,连头发,都带了开叉。

  咳咳,这么短头发,好像不开叉。

  连头发,都带了白。

  “欸,爸,你长白头发了。”她大惊小怪的叫,当然没有叫的特别响,因为颜行长的缘故,大家都在朝这边看。

  当然,他们并不是因为负责,只是因为看好戏。

  谁不爱八卦呢。

  “哦,是么。”颜行长果然还是十年如一日的爱美,一听这话,就要掏出手机打开前置来看看自己长没长白发。

  好在颜绒及时制止了他愚蠢的动作。

  “咳咳。”颜行长左右张望一会儿,又开始端起自己的高贵的官腔,“工作的时候,要叫我行长。”

  “好的。”乖巧又乖巧。

  颜行长双手背在身后,微微颔首表示认可,而后又看向段沂,探究的眼神毫不遮掩,似是要把他直接看出个窟窿出来似的。

  段沂倒是大大方方的,也没有露出一点胆怯,挺直了身子让她爸爸瞧了个仔细,最后才悠悠然的问好:“伯父你好。”

  “是同学?”

  这真是一个致命题。

  是同学,但是又不止于是同学。

  颜绒抬头看向段沂,显然,对方并不打算回话。

  她又看向颜行长,显然,对方并不打算收回刚刚的问话。

  “颜行长。”她笑嘻嘻的,“现在是工作时间。”

  颜行长一口气哽在胸口没顺出来,明显被自己女儿给堵了个半死,只得背过身去,深不可测的剜了一眼颜绒,轻声道:“下班门口等我。”

  谁等谁还不一定吧。

  毕竟她爹好像比她早到家来着。

  她僵着脸对颜行长假笑,等颜行长终于没了影,这才长吁出一口气,又开始催促段沂赶紧走。

  他挑挑眉,学着颜行长的样子,轻声道:“下班门口等我。”

  颜绒:……

  等等等,等你个大头鬼。

  她瞪大了眼,虎着脸扬手就要揍他,刚伸出手,就想到自己还是一个服务人员,堪堪收了手,握住他的右手来了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握手:

  “欢迎您下次光临。”

  段沂:……

  好不容易等他出了门,她的师傅悄悄地凑过来,笑:

  “欢迎您下次光临,是不是有点过了?”

  颜绒:……

  “咱这不是服务业么?”

  师傅:“但,咱这也是满严肃的场合啊。”

  “下不为例啊。”说完,又满头大汗的去忙别的事了。

  最后颜绒也不知道,这下不为例指的是不让人来探望还是不要说欢迎您下次光临。

  忐忑的吃完饭,忐忑的站了一个下午,又忐忑的关了门候着时间下班,终于忐忑的迎来了与颜行长约定的时间。

  外面的天已经黑漆漆,前两天下过雪,这几天都是晴朗的天,路边还有堆起来的积雪未融化,风一吹,冰冻的冷空气像一把把刀子似的往身上刮,她缩了缩脖子,将自己的脸埋进去一些。

  颜行长还是迟迟未来。

  找了个避风口,发了条消息给段沂说自己已经下班,跺跺脚,又觉得冷,掏出手机给她爸打电话。

  不接。

  她顺手打给了母上大人。

  这个倒是很快就接了。

  “你怎么还不回来?”母上大人哼哧哼哧的,大概是在做瑜伽,“你爸饭菜都做好了。”

  颜绒:……

  所以,颜行长,硬生生骗着自己的女儿在冷风中吹了快半小时么?

  等她花了一半的工资打的回到家的时候,就看见白天耀武扬威放了话的颜行长,正坐在餐桌前小酌一杯,也不知道那酒是拿什么琼脂玉露做的,抿一口之后,那表情,就跟吃了灵丹妙药似的。

  她原本想着好好抱怨一番,就看见颜行长很是淡然的扫了一眼过来,眉毛一挑,嘴角一咧,吓得她敢怒不敢言。

  “快吃饭快吃饭。”妈妈拽着她坐下,“今天有没有比昨天好受点?”

  颜绒余光扫向爸爸,拿起筷子夹了个红烧狮子头放进她爸爸碗里,笑嘻嘻:“爸爸辛苦了。”

  咬牙切齿而又不情不愿。

  颜妈妈却是吃了味:“噢哟,就你爸爸辛苦啦?”

  还真不是颜绒抬杠,学校这两天已经放了假,她妈妈每天就在家里睡睡一整天的美容觉,睡的累了就起床做做瑜伽,再不济,跟小姐妹出去吃吃喝喝玩玩,扫扫货,怎么看都不是累到的样子。

  但是她还是狗腿的夹了个红烧狮子头给她妈妈,讨好的笑:“妈妈也辛苦了,每天都要照顾我们。”

  虽然的确家里家务定期有钟点工来打扫,做饭她爸爸做,但是,她妈妈就是辛苦了,不接受反驳。

  “这还差不多。”颜妈妈三两下点开手机,打开微信对话框,翻出一张照片来,“你看看,这个小伙子是不是很帅气?”

  颜绒扫了眼,嗯,长得很正派。

  “这个可是你们小姑娘最喜欢的兵哥哥了。”颜妈妈戳着下巴,笑得一脸春心荡漾,“你想想,你身边有这么一个帅哥,满嘴的忠诚,永远把国家放在第一位,是不是很酷?

  颜绒默默地扒了口饭,嚼了几口咽下去,这才不紧不慢的问:“酷是酷,苦也是苦。妈啊,你想想,我有点事,永远找不到他,是不是很委屈?”

  颜妈妈一愣,皱眉,嘀咕:“你们小姑娘不是只看帅不帅的吗?”

  颜绒:……

  到底是哪家的小姑娘让她产生了幻觉,觉得只要是帅哥女孩子就会马不停蹄的贴上去了?

  还没等她发牢骚,对面的颜行长哼了一声,板着长脸,戳戳饭,嫌弃的甩了甩虾壳,又张嘴咔嚓咔嚓咬饭吃。

  “你稍微文明点。”颜妈妈看着丢了一桌的虾壳,忍不住提醒,“你看看你——”

  “是啊,你家兵哥哥可是吃饭斯文得很。”颜爸爸甩甩头发,抱着自己的饭碗,哼哼。

  颜绒嗅觉灵敏,马上就察觉到了里面有故事有内涵。

  黑心上司颜行长现在正在吃她妈妈的醋。

  颜妈妈按灭手机,丢在桌上,凶巴巴的问;“你说什么呢?”

  “你当年不也是对你隔壁的兵哥哥五迷三道的?”颜爸爸索性放下碗,坐直了身子看她,“当时不是哭着闹着要跟着去当兵?”

  颜妈妈一听,这是要翻旧账啊,立刻站起身来,先叉个腰,气势做足,这才哼哧哼哧为自己开脱:“我早就跟你解释多少回了,我那是年少不懂事!你看我跟你在一起之后,我有跟别人过多接触么!”

  “你那是没机会!”颜行长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硬气过,一直都是温温吞吞的性子,做行长的时候,那就是摆出来的领导范儿,回了家,那就是二十四孝好老公,也没见他跟谁红过脸,没想到啊,区区一个兵哥哥,倒是把他炸了。

  颜绒干脆圈起手,饭也不吃了,斜靠在椅背上,甚至有些蠢蠢欲动,试图录一个视频,实在不行,音频也可以啊。

  颜行长一开了嗓,大有一副停不下来的气势,哼哧哼哧继续往外倒苦水:“主要是人家当兵的喜欢的都是柔柔弱弱的女生,有保护欲!”

  颜妈妈一听就来了气:“我不柔弱?”

  颜绒倒吸一口凉气,送命题……

  她默默地挪下桌,猫着腰离开了客厅。

  合上门的时候,还听见颜行长和颜妈妈吵吵咧咧的,说当初到底是谁先追的谁,到底是谁心胸宽广,连隔壁喜欢过颜行长的翠花都被拉出来走了个过场。

  悄咪咪的拿起手机,打了个视频。

  你看,外面吵闹声不停,她连最起码的防备都不需要,二老根本没心思来管她。

  “今天可以视频了?”

  段沂刚洗过澡,身上只穿了件松松垮垮的睡衣,领口有些大,露出一小部分胸肌,看得她口干舌燥的。

  可是她是什么人啊,目不斜视,色胆包天,有福利就多看看,没福利就创造福利。

  所以她是绝对不会像普通女孩子那样咿咿呀呀的叫起来,说着你快把衣服给我穿上,这类屁话的。

  “衣服再往下扯一点,让我欣赏欣赏?”她吹了个口哨,流氓痞子气十足。

  原以为段沂会直接拉上衣服,没想到——

  他倒是干脆利落的将上衣脱了。

  他的肤色不算黑,甚至可以说是白皙,精瘦有肉,八块腹肌,配上骨节分明,修长的双手——

  她又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哎哟,有点害羞。

  眨眨眼,强装镇定,颜绒咧着嘴笑,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千万不能服输,自己千万不能输了气势,于是梗着脖子,双颊微红,颤着调调:“身材还不错啊。”

  “一般吧。”

  她吸吸鼻子,故意问:“几块腹肌啊?”

  段沂煞有其事的数了数,有些犯愁:“原本是六块的,现在好像马上要八块了啊。”

  颜绒点点头,批评道:“这主要是你不愿意运动,你要是每天跑个五十圈,做五百个引体向上,别说马上八块,十八块都有可能。”

  他几乎哭笑不得:“这不就变成了个乌龟壳?”

  好像是这么回事。

  她也跟着笑起来。

  “好笑?”

  身后再次有浑厚男声响起。

微观经济学

~~~~~~   有个消息要说   跟编编商量后,决定明天入V上架啦。   这也就意味着,一直不肯爆更的我,明天,真的要爆更了!   一万字!!!   分三更,第一更应该是在九点半左右,第二更十二点,第三更晚上十点半前。   为了留住你们这群磨人的小妖精,我决定,后天接着更两更,每更三千字~   所以,答应我,别走好吗,哭唧唧o(╥﹏╥)o   最后,表白一下,我真的很爱你萌~   也超级开心有人陪着我一起看这篇文~   反正爱你们就对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