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朕的江山要挂了

013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朕的江山要挂了 公子浪无双 1497 2019-03-08 04:27:26

  云贵一怔,不解的抬目看去——王爷口中的有意思指什么?

  但他到底没有细问,只是请示道:“那相思那边,要不要找人跟着?”

  “不必。”侯君离声音疏淡,修长的指腹摩挲着食盅瓷白的边缘,“兴许,本王可以期待一下。”

  云贵更加疑惑,还想细问,男人的声音已经落了下来,“下去吧。”

  *

  有了相思的归来,米乐顿时又生龙活虎了起来。

  第二日早朝之上,朝野难得的太平,而昨日被她罚过的那位张承之立在人群里瑟瑟发抖,再不提纳妃一事。

  米乐乐个开怀,结果下朝才知道,那位张大人昨天在御书房外跪了一天。

  “谁让他跪的?”

  “据说是摄政王!”旁边的太监躬身应道。

  米乐顿时就乐呵了,“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放眼整个朝野,哪个不是他大魔王的人,惩罚自己人,做给谁看啊!

  “皇上,摄政王从后面跟上来了!”香兰忽然小声在耳边提醒。

  米乐身形一僵,顿觉腿软:“朝朕这儿走来了吗?”

  说这话的时候,她压根就不敢回头,只是把步子迈得更大了些。

  香兰小心翼翼瞅了眼后面,顿时闭了眼睛:“……到跟前了!”

  随着她的话音落,身后果然传来大魔王神清气爽的声音:“今儿的天瞧着不错,不知皇上可有空与臣下盘棋?”

  没空没空!一点空都没有!

  米乐偏过头去看那个高过她一个头的男人,皮笑肉不笑:“天儿的确是不错,不过朕还得替皇叔挑选王妃呢,就不陪皇叔了!”

  言罢,她就拉了香兰加快了脚步。

  “不急。”然而大魔王不过一个跨步就追上了她,没办法,她腿短啊!

  “王妃得细挑,但皇上与臣也许久未好好说说话了,正好趁这个机会聊聊。”

  有什么好聊的,昨天不都聊崩了吗!今儿居然还能假装没事人一样,脸皮真厚啊!

  “香兰,去拿棋子。”不容拒绝的威慑声在头顶上方响起。

  嗯?

  米乐一抬头,就看见香兰在侯君离凌厉的视线之下战战兢兢离去,而她伸出的手就这么僵立在半空中。

  回来!还说生是她的人呢!

  真是该死!

  “请吧,皇上。”手腕忽然一重,居然是有人隔了衣袍扣住了她的手。

  米乐顺着那修长的手指朝上看去,便看到了一张完美精致到人神共愤的脸。

  大魔王脸上保持的是一个恰到好处带点威胁又假装和气的笑来。

  米乐嘴角一僵,用力抽回自己的手:“朕自己走!”

  侯君离也并不以为忤,只是看了一眼前头后背僵直的小身影,抬步跟了上去。

  一阵风来,空气中送来了一股淡淡的奶香味。

  侯君离手持黑子,落到了棋盘中间,抬目看向米乐:“承让。”

  第几盘了?

  第三盘了好不好!

  “不玩了,不玩了!”米乐气呼呼的把手里的白子往棋盘上一丢,搅乱了棋盘,“一点意思都没有,还是来点别的!”

  “哦?皇上想来什么?”侯君离长眉轻抬。

  “不如,咱们互相出题做,谁要是没做出来,算谁输?”米乐灵机一动,想起了现代的小游戏,心头顿时激动了一把。

  侯君离以手支颐,姿态闲适:“可以,皇上先。”

  “三个金叫鑫,三个水叫淼,三个人叫众,那么三个鬼应该叫什么?”

  “救命。”

  这也会?

  米乐咬牙,立刻又道:“有一个字,人人见了都会念错。这是什么字?”

  “错。”

  “已知猪八戒在天上是天蓬元帅,在人间是猪。如果说上句是:在上是天蓬元帅,那么下句是什么呢?”

  这一次,侯君离没有立刻答话,只是抬起目光阴恻恻地扫了过来。

  而此刻的米乐两眼发光,好像捡到了金子般闪亮,甚至还催促道:“皇叔这是答不上来了吗?”

  “在下是猪?”却偏在这时,一道声音从旁边插了进来。

  闻言,米乐和侯君离同时朝旁边那人看了过去。

  云贵一怔,顿时有些尴尬:“属下答错了吗?”

  “噗呲!”

  却在这时,亭中不知是谁发出了一声轻笑,众人顺着声线看去,正是米乐身后的香兰。

  “对……对不起,云大人,奴婢没有笑话您的意思!”香兰急忙解释道。

  “笑话?为什么要笑话?”云贵一怔,待反应过来什么,一张脸霎时涨得通红,简直羞得要无地自容了。

  在下是猪。

  这是骂自己啊!

  枉他还以为是他家王爷答不上来,却原来……真是蠢啊!

  他居然被小皇帝玩弄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