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恋神无双

第五十八章 白雪:我的秘密

恋神无双 梨奈奈丶 2468 2019-03-15 08:00:00

  “你能不能,让我摸摸你的眼睛?”雪姑颤声说,手指轻轻抖着抚上了他的眼睛,却并未如想象中摸到一片空洞。

  “是啊,怎么会呢,你怎么可能会没有眼睛呢。”雪姑失落的垂下手,却不想这喃喃呓语仿佛惊雷一般炸响在姑苏明斋脑海中。

  雪姑她知道,她知道他曾经没有眼睛的吗?难道说她果然和他有什么关系吗。

  姑苏明斋骤然的一阵发慌,好像有什么东西近在眼前了,只要他伸出手,就能抓住,但是他在这个时候,胆怯了。

  “雪...雪姑,你等等,让我冷静一下。”姑苏明斋扶额,快走了两步蹲在墙壁处,他需要缓一下,不然他可能觉得自己承受不住接下来的事情。

  雪姑不明所以,所以并没有阻止他,石室内骤然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之中。良久,雪姑缓缓开口了,不知道是说与姑苏明斋亦或是自己听,只是缓慢的讲述了一个故事。

  “我以前叫白雪,从小陪着晴儿小姐长大,我比她大五岁,她叫我一声雪姐,小姐年少时很顽皮,长大后亦是如此,哪怕后来成为了太子妃,依然是一副爱凑热闹的性子。

  小姐入宫当了太子妃之后,我依然服侍在她左右,她拿我当姐姐,我也把她当做我最疼爱的妹妹,那一年,小姐怀了孕,朝堂上下都在为即将到来的小皇子或小公主庆祝,因为太子殿下非常疼爱小姐,所以只有一妃并无妾室,将来小姐肚里的孩子就是唯一的继承人。

  小姐怀孕以后,我可能也是年纪大了,本来打算一直陪在小姐左右,却也被一个人搅动了心湖,他那个时候是太子殿下的贴身侍卫,自从小姐怀孕之后就派给小姐身边保护。

  朝汉和西蜀一直在打仗,只是突兀的有一段时间像是发疯一般的反扑,那个时候司老将军战死沙场,司小少将果断挑起大梁赴国境杀敌,就连太子也临危受命御驾亲征。

  八月初二那天,不知是何方势力包围了皇宫,我和太子妃在那个人的保护下离开了皇宫,因为他说皇宫很危险需要转移到安全地方,更多的是为了防止敌人抓住太子妃以此来威胁国主以及太子。

  我们当时对此深信不疑,他也确实一直在护着我们逃亡,为此还受了不少伤,可能就是因为如此,我那个时候不但信任他,还非常的喜欢他。本来打算在太子妃生下孩子以后请太子妃做个主,赐我们一场婚礼,没想到那个人隐藏的如此之深。

  八月十五那天,太子妃阵痛,但是我们当时被一伙贼人追捕藏身在废弃的民居里,应该是村子里面死了很久的老人的所住的屋子,我本说不吉利,但是太子妃不在意,她说就算这里还有老人的残留的意念,见到新生命也应该是欣喜的,断不会因此危难我们。

  所幸虽然很久没人居住,但是里面的东西也就是蒙上了一层尘土,我大概的收拾了一下又烧了热水,那个人便去了外面把风。

  因为奔波劳累,所以太子妃这个孩子很不好生,从早晨一直折腾到傍晚,最后终于诞下了一名小皇子,我只把孩子抱着给太子妃看了一眼,她就因为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小皇子生下来不哭也不闹,我当时还觉得奇怪,本想拍打拍打,却不料小皇子睁开了眼皮我却发现他是个天残,没有眼睛!

  我当时心神俱凛,可是太子妃昏迷过去我又不知道该如何同她商量,而在这个时候,昏迷过去的太子妃忽然浑身痉挛......”

  说到这里的时候,雪姑突然闭口不言了,不知道是接下来的事情难以启齿还是太过震惊,以至于让她忘了这么说下去。

  “后来呢?”姑苏明斋却是完完全全的听了进去,甚至不自觉地被这个故事所吸引,尽管他下意识的避开了那个小皇子出生就天残的事情,但是事情仿佛昭然若揭。

  小孩子出生便没有眼睛,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他其实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代入了自己,只是他自己还不愿意承认。

  “因为你很像太子妃年轻时的容貌,所以我同你讲了这些话,但是后面的事情我又不知道该不该同你说。”雪姑叹了口气“是我对不起晴儿小姐,若不是我错信他人,她现在也不会留下病根。”

  “雪姑。”姑苏明斋站了起来,蹲在她的面前,握住她的双手“你说吧,你说完,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相信我吗?”

  “虽然在那人之后我已经不相信任何人了,但是你不一样,你的面相正直,又与太子妃那般相近,这恐怕就是冥冥之中的缘分,我自然是信任你的,我倒不在乎你的什么秘密,我只希望你将来能把我接下去说的话,告诉晴儿小姐,也就是朝汉的国母,你要记住,她叫云霎晴,若朝汉现在的国母不是她,你就把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

  虽然口中是威胁的意思,但是她面容不见半点凶狠之色。

  其实她本不该如此轻易地便信任这样一个人的,但不知道是那与云霎晴相似的面容,还是被囚禁十几年无法与外界沟通的恐慌占据上来,她其实想要赌一次,反正最坏的结果不过如此。

  “我答应你。”姑苏明斋郑重的点头。

  “太子妃昏过去以后又生下了一个女孩,但是连太子妃也不知道,只有替她接生的我知道,太子妃诞下龙凤祥瑞,这本该是朝汉的大事,但是在我照顾昏过去的太子妃的时候却被人钻了空子,将两位皇子公主抱走了。

  当时那个人在外面守着,却丝毫没有动作,我便觉得不对,当下撒了迷药然后带着太子妃离开了那里,我和太子妃从小在一个遍地药材的地方长大,小姐的父亲教了我们很多防身的毒药,我将太子妃藏起来后回去找两个孩子,却被那个人抓了起来。

  原来他同人勾结,目的就是太子妃和麟子,他逼我说出太子妃的下落,但是我没有说,若不是我错信与他,太子妃和小皇子小公主也不会落到这种地步。后来他见无法从我口中再得知关于太子妃的消息,就把我关了起来,后来我听到消息说是太子妃被朝汉救了回去,再之后他就把我关在了这里。

  我记得我当年进来的时候,外面是一座寺庙,而那个人本来还是侍卫的打扮,日日来劝说我,想从我这里探听到关于太子和太子妃的事情,或者是太子妃以前的家人。没过多久以后,我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就剃度了,可能是为了监视我,干脆留在这里当了个和尚。

  我在这里被关了十几年,当初每日的哭,石室里也没有什么光线就把眼睛哭坏了。这个缠丝珠,浸泡了足足三十日,他是母珠,我是子珠,我被困在这里不能动,他便不能离开我三千米之外,不然我也会仿佛窒息一般难受,这个东西就是怕有一天我会逃跑。不过就算没有这个,我原来对他有那么一点情谊,早就在他欺骗我的时候消耗殆尽了,所以我心里对他的爱意都被我强行的转化为恨意,心神俱疲,才会年过四十就变成了你看到的这番苍老的模样。”

  “你说的那个人,是忘尘主持?”姑苏明斋难以置信的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