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翻译官王妃

第二十七章 搬出王府

翻译官王妃 虞美人ym 3024 2019-03-15 12:00:00

  还没过两天,宋静就来找柳清影了,“小影子,我跟你说个事。”

  柳清影笑道:“什么事?可是住所的事情有着落了?”

  宋静点点头道:“正是!说起来你还去过。”

  柳清影两眼放光,“哪儿?”

  宋静挑眉笑道:“之前咱们俩不是去过石国使者的女眷们的住所嘛!就是那里。”

  “可是之前去看的时候也并没有空房间啊?而且以我的身份能住进去吗?”柳清影看过那里,似乎住了不少女眷,不由得怀疑事情的可行性。

  “放心,这些事情周扬风都安排好了,我就是从他那儿过来的。”宋静对柳清影眨眨眼。

  “我都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总之就是……谢谢。”柳清影十分开心。

  “瞧你笑的如此没心没肺,竟然把我云之哥哥不知给忘到哪儿去了。说起来,这件事你对他讲过吗?他同意了?”宋静表示疑惑,她那兄长也舍得放人?

  “同意了。今天回去之后我就告诉他可以搬走的事情,我想尽快搬进鸿天寺吧!”想到了什么,柳清影语气淡淡,似乎之前的好消息也不怎么能让她兴奋了。

  宋静点头又抿唇问她:“嗯,这样也好。对了,你住的那间屋子是储物间收拾出来的,有些小,你住的不习惯怎么办?”

  柳清影略一思索道:“只要能住下我和侍女三人,无论多大的地方总是个容身之所,我倒是不在意那些,反正东西也不多,能住就行。”

  “那行,你可以先跟女眷们打好关系,相信你也能和她们处得来。”

  ……

  落雨轩,当嬷嬷将饭菜摆上桌的时候,柳清影还坐在罗汉床上不知在思索些什么。

  “姑娘,用膳了。”钱嬷嬷依旧笑的慈祥。

  柳清影暂且不再去想,声音听不出喜怒的吩咐道:“你们都过来坐下,我有事情要说。”

  玉霜、玉暖和钱嬷嬷三人都是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不知柳清影在卖什么关子。还是钱嬷嬷知道柳清影一向不喜欢吩咐第二遍,于是她就拉着玉霜玉暖两人赶忙坐下。

  “今晚玉霜玉暖收拾东西,除了必需品其他的都不用带,明天一早我们就搬进鸿天寺里去住。”说完柳清影又转向钱嬷嬷对她微笑道:“嬷嬷,这段时间辛苦你事无巨细的照顾我的生活,从明天起,您老就可以轻松点了。”

  钱嬷嬷听完这话如遭雷击,忙拉着柳清影的手急急问道:“这是什么话?姑娘的意思是要搬走?为什么?这里住的不习惯吗?”

  柳清影反拉住钱嬷嬷粗糙的大手,安抚她道:“不是,我住的很好,您让我受到了无微不至的照顾,我真的很感激您。只不过王府不是我家,或早或晚我都要搬走的不是吗?”

  “姑娘可别这么说,真是折煞老奴,伺候姑娘是老奴应该做的,哪里就有什么功劳了呢?再说姑娘哪里有家?怎么好好的竟要搬走?”钱嬷嬷似乎很是伤心,说到后面几乎要忍不住掉眼泪。

  “……住在这里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再说我地方已经找好了,还不收银子,挺好的。”柳清影语带落寞,安慰着她也是安慰自己。

  “难道是之前的事情?可是少爷不是已经处理好了吗?您留在这里是绝没有问题的,我这就去回禀少爷,让他留下您。”说完钱嬷嬷想要站起来,却被柳清影拉住,“他已经知道而且同意了。”

  钱嬷嬷伤心不已,转过头偷偷抹着眼泪,柳清影也不去安慰了,毕竟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安慰是起不了任何作用的,该走的人还是要走。

  “你们俩可要留在王府?”

  “小姐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们是小姐的人,自然是小姐去哪儿,我们就跟着去哪儿。”玉暖拉着柳清影的手表示坚定的支持,玉霜也来拉住柳清影的另一只手。

  “好了,我们吃饭吧。”

  墨香阁中,白书也听说了这件事,他差点没气的跳起来。

  “少爷,你怎么能不留住柳姑娘呢?万一她遇到什么危险怎么办?在鸿天寺里,我们根本就是力所不及的。”白书急切说道。

  宋云之垂下眼眸神情淡漠道:“我并没有留住她的理由。”

  “可是柳姑娘也没有非走不可的理由啊?难道说她是在躲着您?而且不会玉霜她们也要跟着柳姑娘走吧?”光是想想,白书就觉得心急如焚。

  见宋云之不说话,白书苦笑着喃喃自语道:“也是,她是柳姑娘的人,自然也要随她去的。”

  这一夜注定有无数的痴男怨女睡不着觉,柳清影也是其中一个。

  平心而论,柳清影不是个伤感的人,何况这也没什么好伤感的,但她还是失眠了。

  有时候越是不愿去想,却越是想到入迷。柳清影是个容易多思的人,敏感却又将情感藏的很深,外界看来就是一个寡情之人。

  的确,她有很多朋友,因为她对于除爱情以外的情感把握的很好,在各自的界限中,她很愿意互相报以最真挚的感情。但是她却不轻易爱上一个人,因为一旦爱上,她就会把她的整颗心都奉献给他,这是一件有风险的事。

  若说爱情是一件不计较回报的事,那么柳清影想自己是个自私的人,因为在她把心交给他的同时,也希望能同样的拥有他的那颗完整的心。

  但其实柳清影也是一个勇敢的人。

  若是她爱一个男人,她就和他清清楚楚的说出来,如果那个男人正巧也爱着她,她就会掏心掏肺的爱他,把满腔爱意都给他;但如果所爱的人怎样都不喜欢她,她也绝不会死缠烂打,因为不值得、因为那个人之后也许会因为感动而接受她,这段感情注定会让两个人都累。

  都说女人是很感性的动物,爱意往往比欲望更重要,柳清影认同。而且尽管她认为爱情不是人生的全部,但是爱的时候,她仍希望自己能纯粹的像个孩子。

  柳清影觉得,退一万步讲,自己若是真的从此长留在这个王朝了,按照正常的人生规划来说,嫁人她也是受不了和别人共享丈夫的,也做不到去明争暗斗争宠什么的。

  而且害人可不存在于她的法律词典上,所以她大概宁可不嫁吧!因为对于柳清影来说,无论在哪,她的观念仍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

  她不愿意没头没尾的想这些事情,但一想到宋云之,柳清影就发现自己特别容易心乱。

  万一有一天自己像突然到来那样突然离开呢?何必跟这里的人有过多的感情纠葛?趁着还没陷进去,柳清影决定将两人关系掰回原来的轨道。

  柳清影的确是一个理智到可怕的人!

  ……

  竖日清早,马车已经候在王府侧门外了。本也就没什么东西,鸿天寺里能缺少什么呢?柳清影只是有一点舍不得府里的这些人,毕竟也相处了这么久,于是都还在依依惜别中。

  当两三个不大的箱子都被搬上马车之时,钱嬷嬷忍不住拉着柳清影的手道:“姑娘可要再想一想?您也不是非走不可啊?留在王府里吧!老奴伺候姑娘您这么久实在是舍不得。”

  “嬷嬷,我也挺舍不得您的,要不你跟我走?……好啦,我们也该走了。”柳清影强笑着开口。

  “老奴伺候姑娘也惯了。如今你们俩可要好好伺候姑娘,也跟着我学了这么久,要照顾好姑娘的身体。遇到什么不会的,要多学多看,不要给姑娘添乱。”钱嬷嬷又转而对玉霜玉暖两人殷切告诫。

  “嬷嬷放心,我们自当照顾好小姐。”玉霜玉暖两人齐声应道。

  一旁的白书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玉霜离开,于是出声劝道:“玉霜,要不你就留下来吧?让嬷嬷跟你换,你的武功还没学好呢!再说嬷嬷照顾柳姑娘也比你更得心应手些……”

  玉霜被当众揭短不由得嗔怒:“你这是在说什么话?嬷嬷再好也是王府里的人,我是小姐的人,怎能弃小姐不顾留在这里?就算我不会照顾也可以学,你就别再说了!”

  白书无法辩驳,只得悻悻低下头去。柳清影和宋云之听到这段对话默契的看了彼此一眼,柳清影率先偏过头去。

  柳清影只听到宋云之温声细语:“在鸿天寺里住的不好随时可以回来,住的好有时间也要来府里做客,王府大门一直为你敞开。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差人来王府拿,最后,保重!”

  “我会的,保重。”

  “还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情吗?”说罢宋云之看了看柳清影的手臂。

  柳清影反应过来他是在说梅花胎记的事情,连忙点点头满口答应。

  马车缓缓驶离王府,虽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但坐在马车里的三人不约而同的静默半晌。

  其实住在鸿天寺里对于柳清影的工作来说更加方便,翻译要讲究的事情多,处于一个普遍说外语的环境中,柳清影也能学习的更多、更好,这么一想,柳清影心里总算舒服些。

  一路无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