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嫡女重生狠嚣张

嫡女重生狠嚣张

烟笼秦淮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3-02上架
  • 460950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章 噩梦

嫡女重生狠嚣张 烟笼秦淮 1938 2019-03-01 07:21:23

  心脏骤跳,洛微云猛的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双手紧紧攥着锦被边缘大口大口的喘气。

  三天了。连续三天晚上她都做了同样的噩梦,梦中是这具身体原主那凄惨的一生以及最后被逼到了绝地那同归于尽的狠绝反击。

  尽管已经是第三次做这同样的噩梦,洛微云依然无法做到心平气和。

  悲愤、不甘、痛苦、绝望......种种负面情绪冲击着她的心,让她恍惚得仿佛自己就是原主、自己真真切切经历了那样的一生似的。

  嫁为陆家妇,她恪守妇道,贤良淑德,一腔心思全在陆家、全在丈夫陆绩身上,却遭遇丈夫冷眼相待。

  婆婆自然向着儿子,于是看她也百般不顺眼。

  她以为是自己做得不够好,越发为这个家掏心掏肺,对内孝顺、操持家务,对外利用自己那丰厚无比的巨额嫁妆为陆家挣下万贯家业。

  可他们一边挥霍着她挣回来的银钱过着奢侈富贵生活、一边却讥讽她随了她那个商户出身的娘,只配跟铜臭之事打交道,哪怕她那个短命的爹封侯,她也没有半点正儿八经侯府贵女该有的教养清贵!

  后来她才知道,她的丈夫与其授业恩师简同之女简思思早有私情,她的存在生生将这一对有情人分开、令他们痛苦万分,她能不该死吗?

  最可笑的是,那一对贱人算计她,让她自以为是自己坏了简思思的清白名声,在丈夫的暗示下,做小伏低上简家去求简思思嫁给自己的丈夫做平妻。

  简家拿乔,她再三上门,跪在简家门口苦苦相求,简夫人哭着将她狠狠骂了一顿,令她颜面尽失,提了一堆苛刻的条件,这才应了亲事。

  简思思在所有人的同情和祝福中嫁入陆家,而她则是罪人!

  从此她在陆家的地位更是矮了一截,越发严格要求自己,想要挽回几分名声。

  瞧瞧,那时的她是多么贤惠!

  她的贤惠换来了什么?

  丈夫从此更不待见她,而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简思思与她的丈夫琴瑟和鸣还要一脸柔顺贤惠,事事为他们打点,赚更多的钱供他们挥霍。

  她的儿子在她怀中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府中一片喜气洋洋,上下仆从齐刷刷磕头恭贺简夫人诞下麟儿,陆家有后。

  当数年后,简思思的爹从翰林院大学士一跃入阁成为内阁重臣时,她更是被逼自请下堂!

  简阁老的嫡女不能给人当平妻,必须是独一无二的妻!

  “原本我便不愿娶你,但这是我爹订下的亲事,我爹虽已不在,我们陆家却不能做这背信弃义之事!就凭你娘商女出身,我们陆家却是书香门第,容你做了这么多年的陆夫人,我们陆家对得起你!就凭你,浑身铜臭,凭什么跟思思平起平坐?自请下堂吧,陆家少不了你一碗饭吃,不要让彼此太难看!”

  听听,这就是她恭顺以对的丈夫对她说的原话,多么的理直气壮、冠冕堂皇!

  那一次,洛微云疯狂大笑,笑得眼泪横流。

  心裂成了碎片,梦也终于醒了。

  那一刻,是她从未有过的清醒。

  擦干眼泪,她痛快答应了丈夫的请求,她只有一个条件。

  眼看就要过年了,让她以陆家主母的身份最后一次操持家宴,正月里她就会自请下堂,从此再不问事。

  陆绩狐疑的打量了她几眼,最后还是点头同意了她的请求。

  陆家要名声,他要名声,思思也要名声,了了她的心愿让她心甘情愿自请下堂以免生事,没什么不好。

  陆绩绝不会想到,他的这一决定,将陆家所有人送进了地狱。

  洛微云大力操办年夜饭,不但主子们的饭菜丰盛无比,下人们也都酒肉管够。

  却没有人知道,她在酒水菜肴中下了软筋散,除夕家宴上,一番痛快淋漓的控诉后,她一把火,将陆家所有人、连同她自己烧成了飞灰!

  爹早已去世,娘也不在了,儿子也没有了,至于丈夫、陆家,从来不是属于她的。她心力交瘁,这个世上,没有什么再值得她留恋。

  简思思惊惶的哭声、陆绩恶毒的咒骂、平日里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婆婆惨叫连连,听在她耳中,只觉得美妙无比!

  她仰天大笑,痛快无比。就要死了,但她却觉得只有这一刻自己才是真正的活着!

  陆家既然要把她打入地狱任意磋磨,那么,就一起下地狱吧!

  ......

  梦境到此戛然而止,穿越而来的洛微云心酸苦笑,如果这梦境真的是原主的一生,也太凄惨了些。

  洛微云咳了咳,揉了揉还有点晕乎的头。

  她冒不起这个险,这样真实而感同身受的梦境,她宁可信其有。

  悲催的是,穿越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嫁入陆家一个月了!好在是在爹过世百日内过的门,跟那个渣男还没有圆房。

  和离,必须的!

  洛微云唇角勾起一抹轻嘲,陆绩花言巧语,说什么为爹守孝三年之后自己年纪太大了,倒不如先过门,可以三年之后再圆房。他的母亲年纪大了,自己现在过门也可先将家里管起来。

  呵,是简思思的肚子快要藏不住了吧?

  陆家是书香门第,陆绩继承父亲爵位封长宣伯,多少还是要点脸的。

  自己是老伯爷为他订下的妻子,老伯爷与过世的爹乃是好友,陆绩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退掉这门亲事。

  再说了,自己不赶紧过门,他和简思思又怎么能有机会算计遮羞呢?

  可惜啊,简思思这个孩子到底也没生下来,六个月的时候因为丫头爬床跟陆绩大闹了一场小产了。

  在梦境中,原主因为此事还挨了陆绩好一通迁怒发作,被他罚在佛堂中跪了一天一夜。呵!

  抬头看了一眼映着微光的窗棂,洛微云缓了口气,扬声叫人。

烟笼秦淮

秦淮开新书啦!o(* ̄︶ ̄*)o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