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嫡女重生狠嚣张

第4章 告状

嫡女重生狠嚣张 烟笼秦淮 2046 2019-03-04 06:29:59

  以免再横生事端,洛微云索性连马车也不叫府中的,带着洛嬷嬷和秋雪直接出门,在街上叫车。

  二门上的婆子见少夫人要出门呆了呆,原本迟疑着不肯开门,被洛微云拉下脸一通喝斥,这才不敢阻拦,眼睁睁的看她主仆出去了,转身急忙飞奔禀报陆夫人。

  站在陆府之外街道上,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下,洛微云怔了怔,恍然有种这才是真正活着的感觉。

  身心轻松。

  对面酒楼二楼上,透过半开的雕花窗棱,一名男子无意中朝下方瞥了一眼,目光在洛微云脸上顿了顿,扭头问身旁下属:“那是谁?怎的瞧着似乎眼熟?”

  男子名叫邓昭,大约十八九的年纪,身形修长,一袭宝蓝长袍衬得俊秀挺拔。

  俊眼修眉,薄唇高鼻,容貌极其出众,举手投足风流倜傥中带着几分天生而成的高贵。一双眸子炯炯有神,如淬寒星,眉宇间流淌着肆无忌惮的桀骜不驯。

  此刻,他正斜倚着窗台,一副懒洋洋的模样。

  那属下咧嘴笑笑,“爷,是先平逸侯之女啊。”

  平逸侯?男子眼中掠过一抹痛楚与愧疚,挑眉道:“洛小姐是嫁了长宣伯陆家没错吧?怎的出门连辆马车都没有?去帮她们叫辆马车。还有,打听打听,这长宣伯府到底怎么回事!”

  “是,爷!”

  男子无声叹息,顿时没了临窗的兴致,坐在桌前,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握着白玉酒杯出神。

  平逸侯于他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谁能想得到呢?表面上放浪形骸、风花雪月的洛侯爷其实是个敛财高手,经商的天赋比他那位出身商贾之家、精明名声在外的妻子高十倍不止。

  他这些年暗中经营操持,为自己筹集了巨大的资金。没有那些金山银山,他也不会有今天。

  可是,月余前他却为救他而身亡,于公于私,都令他痛心不已!

  人死不能复生,但他的妻女他是定要护着周全的。

  也因此特意命人描绘了那母女俩的画像,今日见了那位洛小姐,故此觉着眼熟。

  乘在马车上,洛微云心情不错。今日运气很好嘛,刚出府不一会儿便恰好有马车经过,倒是省了去叫车的麻烦了。

  想到很快便要回到家中,见到娘——原主的娘、现在也是她的娘,到底有些许紧张,默默的在心里将早已盘算过无数次要说的话再打一次腹稿。

  站在门口,仰头看那大门上匾额中“洛府”二字,洛微云心情莫名伤感。

  洛府,已不是平逸侯府了。

  洛夫人病得比洛微云想象中要严重的多,整个人形容枯槁、脸色憔悴,瘦的双眼凹陷,两边颧骨高高凸起,不到四十的人,鬓边竟已显了花白。

  洛微云胸口中仿佛有什么情绪激荡涌动,鼻子一酸,唤了声“娘!”扑在洛夫人怀中眼泪簌簌而下,母女抱头哭泣。

  洛嬷嬷和秋雪也泣不成声。

  洛夫人身边伺候的平姑等人不由得也抹起了眼泪。

  场面一片悲戚。

  “听说娘不舒服,我特意回来看望娘,若是反倒惹得娘难过,伤心伤身,岂不是我的过错?娘快别哭了!”半响,洛微云方拭泪勉强笑着说道。

  洛嬷嬷等众人也忙陪笑拭泪相劝,洛夫人也不禁笑了,拉着洛微云的手上下打量,叹息道:“瘦了好些,气色也不大好,在那府中你——可还好?”

  洛微云沉默,岔开这话并未回答,笑着关切:“前一阵子娘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这样了?”

  洛夫人见闺女避而不答不由大急,紧紧抓着洛微云的手急道:“可是他们对你不好?是不是欺负你了?你快告诉娘、快跟娘说实话!”

  洛夫人说着大咳,咳得脸上通红,慌得洛微云连声叫娘为她顺气,心里暗自愧疚。

  “你说,云儿,你快说呀!”洛夫人急的又要落泪。

  洛微云鼻子一酸,眼泪又掉了下来,哽咽着断断续续的诉苦。

  自嫁入陆家之后,婆婆如何苛刻、小姑如何动辄讥讽抓尖要强、丈夫又是如何不理不睬,就连婆婆身边的婆子,都敢指着她的鼻子教训。

  前几日更是被小姑子推下了花园中水池里,当夜发了高烧昏迷不醒婆婆却以府中无男主人为由拒绝请大夫,硬生生拖到第二日天光大亮才许请。

  结果因此她烧了三天,险些便再也醒不过来。

  而今儿才勉强好转,婆婆迫不及待的便叫人命令她去请安,还勒令她把这事儿烂在肚子里,不许说出去以免影响了小姑的名声。

  她心里惦记着娘生病想要回来看看,婆婆想也没想便拒绝了。

  她不得已,只得偷偷出门,还受了二门上婆子一通刁难险些出不了门。连马车也是出门之后在街上叫的......

  洛微云委屈得哽咽不能言,扑在洛夫人怀中呜呜的哭:“娘,我自入陆家门,成为陆家妇,恪守妇道,孝敬婆婆,礼敬夫君,爱护小姑,送了他们无数好东西、好首饰,事事妥帖,唯恐做得不对丢了娘家的脸,可是他们家、他们一家子——呜呜呜呜......”

  洛夫人泪如雨下,颤抖着揽着心爱的女儿放声大哭:“我可怜的云儿呀!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洛嬷嬷、秋雪等也都忍不住难过,又陪着大哭了一场。

  “好孩子,委屈你了!”洛夫人仔细替她擦掉泪水,拉着洛微云的手,欲言不言,最后叹息道:“好孩子,别难过了,你才受了伤生了病,禁不得大悲大痛,先去暖阁里歇一歇吧!娘这就叫孟嫂给你做你最爱吃的菜,陪娘好好的吃顿饭,有什么话咱们等会儿再说,啊?”

  洛微云也明白和离这事儿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的,至少娘的态度她已经摸准了大半,只需一把火再推一推就成了,眼下也不着急,含泪点头,柔声笑道:“娘也别难过了,您也先好好歇一歇。无论如何,这日子总还得过下去。”

  “好、好!”

  谁知洛微云还没起身,婢女小诗进来禀报:“夫人、小姐,长宣伯府来人了,说是陆夫人身边的刘妈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