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嫡女重生狠嚣张

第7章 手滑

嫡女重生狠嚣张 烟笼秦淮 2017 2019-03-07 09:00:00

  行走其中,洛微云和秋雪心情大好、兴致勃勃,主仆俩眼睛几乎都不够看了。

  走了一路下来,买了不少小玩意儿,也吃得肚子圆滚滚的。

  洛微云朝身后远处招了招手,示意家丁上来,将买来的各种小玩意儿交给家丁拿着。

  那家丁笑着接过,又老老实实的退后混在人群之中,绝对不打扰小姐逛街的兴致。

  洛微云大为满意,爹娘治家果然很有一套啊。

  洛微云想进前方一座颇为考究的茶楼里歇歇脚,不料刚迈步准备进去时,自茶楼二楼上坠下一物直直朝她脑袋上坠来。

  洛微云吓了一跳,下意识抬手接住,定睛一看是一块缀着红色长流苏的玉佩。

  玉佩呈椭圆形,鸡蛋大小,触感细腻温润,白如凝脂,雕镂着繁复的图样,洛微云没看出来是个什么。

  但可以看得出来很贵重。

  她暗道侥幸,亏得这玉佩上缀了流苏,不然这么一大块硬物坠下来,脑门上非得起个包不可。

  是哪个混蛋?

  她抬头朝楼上看去。

  只见一名年轻公子冲她拱手苦笑作揖,面有歉意,“兄台,一时手滑,真对不住!兄台若不嫌弃,还请上楼一聚,在下再向兄台赔罪!”

  洛微云笑了笑,怒意顿时消了大半。

  可见长得好看就是占便宜。比如楼上那位手滑的公子,长了一张俊脸,长眉入鬓,眸如星辰,对着人拱手道歉的模样实在叫人讨厌不起来。

  原本她便要歇歇脚的,况且此刻男装在身,便是上去坐坐又如何?

  进了包间,那年轻公子便迎了上来,笑着拱手:“幸亏没砸中小兄弟,不然在下真不知该怎么办了!”

  洛微云将玉佩还给他笑笑:“可不是幸亏没砸中,不然万一砸碎了,兄台找我赔,我还怕赔不起呢!”

  年轻公子一愣,两人相视哈哈大笑。

  “小兄弟真是风趣,请坐!”年轻公子抬抬手请洛微云坐下,微笑道:“在下邓昭,请问小兄弟如何称呼?”

  洛微云一怔便笑道:“我叫洛云。”

  “洛兄弟!”邓昭笑着替她斟茶,给自己也斟上,“此处的碧螺春十分地道,洛兄弟尝尝可合口味?若是不合,再点别的。”

  洛微云端起青花茶盏轻轻饮了一口笑笑:“我不挑拣,这就很好。”

  两人随意攀谈起来,出乎意料的竟是十分投机。

  洛微云不禁有些遗憾,可惜了,倘若自己真的是个男子,定要与这邓昭好好结交结交。

  一个人由内而外透出的那股气质是骗不了人的,这个邓昭气质不俗,目光明亮清正,至少是个可以试着结交之人。

  邓昭忽然情绪有些低落,轻轻叹了口气道:“我与洛兄弟一见如故,不怕洛兄弟笑话,有件苦恼之事不吐不快,洛兄弟可否听上一听?”

  洛微云有些好奇,点头笑道:“邓兄不把我当外人,但说无妨。”

  邓昭略微犹豫,便苦笑道:“我有一妹,所嫁非人,看她受苦我实在既愤怒又不忍,却不知该怎么做,洛兄弟你说说该怎么办?”

  洛微云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的想到自己,心里顿觉有点怪怪的。

  “你那妹妹,她对自己的夫君,可有情意?”

  邓昭一怔,下意识摇摇头:“这个......我不确定。不过,即便有,想来......也不深吧?”

  洛微云倒不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对,男女大防,兄妹有别嘛,当哥哥的哪儿好意思成天问妹妹的感情事?不甚了解也挺正常的。

  “这么说来,他们感情想必也一般,不会到了没有对方活不下去的地步。”

  “那是当然!”邓昭想也没想脱口便道。

  “唔,你那妹夫,很渣吗?”

  邓昭一怔,黑翟石般深邃的眸底掠过一抹浅浅笑意,点点头:“渣,特别的渣!那一家子都不是什么好人,我妹子差点连命都丢在那府中!”

  洛微云当即怒了,一拍桌子:“那还等什么?和离啊!”

  邓昭心头大震,心跳莫名有些乱,“你、你说和离?”

  洛微云暗自苦笑。

  自己此刻还是个男子呢,说一声和离都显得这么惊世骇俗,身为女子,更不易了。也不知自己的和离之路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

  别说这会儿是古代了,便是现代,谁又不是劝和不劝离呢?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嘛!

  “对,和离!”洛微云点头,语气无比的坚决,是在说邓昭他妹,也是在说自己,“既已然不幸,当然要及时止损啊。那一家子既然差点都害了你妹妹的性命,那种人家还留下来干什么?说不定哪天真的把命给丢了呢?即便不丢命,平日里能不受苦受气受委屈吗?你做哥哥的岂不心疼?你爹娘岂不心疼?邓兄家境想来不差,还能养不起妹妹一辈子吗?再说了,邓兄的妹妹还很年轻,未必不能再嫁好姻缘!”

  邓昭连忙点头:“......没错,及时止损......是、是这样。”

  洛微云笑笑,温言又道:“我这么说其实有点过激了,交浅言深也不太应该,但这确是我的心里话。虽说世人都是劝和不劝离,那也要分情况对不对?不能明知是火坑还自欺欺人啊。当然,如果还可以抢救一下呢,那也不妨抢救抢救。”

  邓昭轻笑,抬眸看洛微云:“洛兄弟能说这番话我很感激,可见是真心实意的替我出主意。洛兄弟觉得什么样的情况还可以抢救一下呢?”

  “这个嘛!”洛微云揉揉额头:“不好说啊,邓兄自己判断吧。唔,若邓兄觉得令妹夫能改过自新、妹妹也不会再受伤害和委屈,便是可以抢救吧。”

  邓昭想了想,摇摇头:“我觉得似乎没法抢救了!”

  洛微云了然笑笑,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渣男只会渣到底,当然不可能抢救得回来了。

  “多谢洛兄弟,我会好好考虑洛兄弟的提议,无论如何不能让我妹妹再受委屈。”邓昭郑重道谢。

  洛微云笑叹:“邓兄客气!令妹有邓兄这样的哥哥,真是她的福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