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嫡女重生狠嚣张

第8章 兴味

嫡女重生狠嚣张 烟笼秦淮 1984 2019-03-08 10:04:22

  她是真的羡慕。

  有个哥哥撑腰,陆家未必敢对她如此嚣张。

  如今洛家就剩她们娘俩,孤儿寡母,当然好欺负拿捏,呵!

  洛微云心情有些低落起来,眼看时候不早,便笑着起身告辞。

  邓昭也没多留,只笑道:“我在东城十二条街后边的清泉胡同里有一座宅子,洛兄弟以后想要找我可以去那里。”

  洛微云笑笑点头,至于找不找他,那又另说了。

  包间中,邓昭食指一下一下敲击着桌面,嘴里不时发出低笑声,笑声渐渐连成串,他不禁哈哈大笑。

  “这位洛姑娘,没想到竟是这么有趣的姑娘。渣男?及时止损?哈哈哈哈!说得好,不愧是......的女儿!”

  邓昭不觉又轻声叹息,淡淡吩咐:“去查查洛家,看看洛夫人母女有何打算。既然洛姑娘打算和离,她们必定有所计划。走吧,回去!”

  邓昭乘上马车,靠在车壁上闭目养神。

  不多会儿,一名随从自外轻轻扣了扣车壁:“爷,有人跟踪。”

  原本姿态慵懒的邓昭眼眸“唰”的亮了,俊脸一冷,“又是萧家人?”

  莫非被逮住痛揍了好几回还不识趣?还要跟?

  莫非定要见血送命才肯罢休?如果真是这样,他不介意成全他们。

  “不是,”随从有点儿为难,小声道:“好像是......洛姑娘府上的家丁......”

  邓昭一怔,轻轻低笑起来,眉眼弯弯,眸光饶有兴味,喃喃道:“行啊,小丫头蛮警觉嘛!甩掉他们。”

  “是,爷!”

  ......

  看着垂头丧气回来禀报的家丁,洛微云也没责怪他们,摆摆手命他们下去了。

  如此倒是肯定了一点,那个邓昭,绝对不简单。

  如此一来,对于他到底是真的有个婚姻不幸的妹子、还是故意说的那番话,洛微云倒是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若是真的那自然没问题,可若是故意说的,那番话分明映射洛微云自己嘛。

  也就意味着,他其实知道他是洛家的小姐?那他这般试探自己,又是何意?

  或许,是自己想多了......

  洛微云犹豫一番,还是将今晚偶遇邓昭的事跟母亲简单说了一遍。却将什么妹妹和离不和离那一段隐瞒了。

  “娘知道这个人吗?”

  洛夫人摇摇头:“咱们家并不认识这么一个人,我也没听过。或许,他用的是假名也难说。”

  对啊,很有可能是假名呢?洛微云顿时郁闷了。

  洛夫人笑道:“萍水相逢罢了,云儿不必记在心上!如今你尚未和离成功,往后出门记得留心些,别叫人抓住了把柄。”

  洛夫人自己出身商户,对于各种教条规矩并不很看重,这话说的十分委婉,洛微云听懂了,有些讪讪,扑在她怀里撒娇:“娘,我才没记在心上呢,只是偶遇,真的!”

  洛夫人大笑,怜爱的将女儿揽在怀里:“好好好,偶遇、偶遇!”

  洛微云有扶额的冲动,为什么跟娘的对话变得如此的解释等于掩饰的画风呢?真的是偶遇啊。

  邓昭并没有回他告诉洛微云的那处清泉胡同的宅子,马车直接驶进了临昌侯府。

  他是蜀中临昌侯的独子,二十天前带着出自蜀中的祥瑞白孔雀进京向皇帝进献。

  天子有德祥瑞现。

  尊贵高傲的白孔雀献上,元平帝龙颜大悦,朝廷众臣大喜恭贺,京中百姓、天下百姓亦无不精神大振、欢欣鼓舞。

  元平帝当朝大赞临昌侯父子,特赐宅邸与大量金银珍宝,命邓昭留京,为朝廷效力。

  祥瑞出,不但表示天子有德,同样可以表示萧太后与萧家将大齐治理得很好,天下富足,太平盛世。

  这是萧太后与萧家乐见其成、也是他们最最需要的。

  因此对于邓昭,萧太后与萧家也是认可的。对皇帝的赏赐并无意见。

  只可惜这邓昭太不识趣,竟对萧家抛出的橄榄枝视而不见,反而找借口将萧家的人痛揍了一顿,着实可恶。

  哼,既然他如此不识趣,便留在京城做个纨绔吧,想要入朝为官、为朝廷效力,那是做梦!

  萧家人早已恨得牙痒痒,若非邓昭顶着个献祥瑞的名头,萧家早已明目张胆的不客气了。

  可邓昭有这个名头罩着,萧家人就算再恨再不服,还就只能憋着!

  好在这不过就是个不知人情世故的愣头青、纨绔子,除了让人恼火、心里觉得恶心之外,也不会对萧家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威胁,萧家人只当走路不小心踩了一坨狗屎,捏着鼻子忍了罢了。

  回到府中,心腹邓十一奉半掌大小的一方小小锦盒,邓昭漫不经心的从脖子上取下小巧的钥匙打开,取出其中的信一目十行扫了一眼,笑笑。

  一边漫不经心的将密信在烛火上点燃一边懒洋洋道:“明日给沐国公世子、宁郡王府二公子、卢家小公子、珣阳侯世子、宁安伯府兄弟俩、还有萧家的老二老三下个帖子,爷要出城狩猎,约他们一起!”

  邓十一躬身抱拳:“是,爷!”

  “回来,”邓昭又道:“交代下去,查清楚洛夫人母女的打算,暗中帮一把,记住了,此事务必用心,不许敷衍。”

  “是!”

  眼前掠过那张神采飞扬的俏脸,邓昭心情莫名有些复杂。

  倘若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倘若她知道她爹是为了救自己而死,不知她还会不会叫自己一声“邓兄”呢?

  邓昭嘲讽一笑,眸中掠过冷意。萧太后,萧家,他与他们的仇不止这一笔,往后,他会一笔一笔跟他们算清楚!

  欠他的、欠他母亲的、欠他父亲的,统统都要他们还回来!

  乾清宫中,大太监曹汝腰弯的低低的,小声提醒:“皇上,时辰不早了,您是不是该歇息了......”

  元平帝猛的抬眸,面无表情盯了曹汝一眼。

  尽管这眼神平淡无澜,依然让曹汝如针芒在背。

  曹汝暗自苦笑,每个月初一、十五,都是如此,这日子,怕是永远也没个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