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嫡女重生狠嚣张

第9章 且忍着吧,快了

嫡女重生狠嚣张 烟笼秦淮 2097 2019-03-09 09:00:00

  元平帝面无表情起身。

  “摆驾长春宫。”

  长春宫中,萧贵妃正在翘首以盼,不知朝外瞟了多少回。

  尽管知道皇上一定会来,可在他来之前,萧贵妃依然会有些许不确定。

  当那一声尖细悠长的“皇上驾到——”终于传来时,萧贵妃那艳丽无双的脸蛋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带人迎了出去。

  “臣妾给皇上请安。”

  元平帝冷冷瞟了她一眼:“免。”

  脚步未停,从她身前走过。

  “谢皇上。”萧贵妃笑笑,浑不在意起身跟了进去。

  “臣妾特意吩咐小厨房炖了银耳莲子羹,皇上要不要——”

  “不必了,歇吧!”

  萧贵妃脸上的笑容终于破裂,发髻上的双凤衔珠钗轻轻晃动,细碎的金色流苏鳞鳞闪耀着光芒。

  她看了一眼理都不理她走向寝殿的明黄背影,咬咬唇。她不甘心。

  “皇上,”萧贵妃追了进去,站到元平帝跟前,抬头看他:“皇上对臣妾,心里可还有恨?当年——”

  “够了!”元平帝厉声呵斥:“朕没兴趣听你翻那故纸堆里的老黄历,贵妃,做人,要懂得知足!”

  萧贵妃狠狠噎住,胸闷气短,黄连般的苦涩丝丝缕缕自心中泛起,丝丝缕缕在舌尖散开。

  她自嘲勾了勾唇,是啊,做人得知足,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若非大齐开国太祖有铁令,一族不得连出两后,如今她便不是萧贵妃,而是萧皇后。

  可即便她只是个贵妃,却统摄六宫,后宫之中并无皇后。

  那些作为玩意儿的妖艳贱货即便再得宠又如何?在自己面前还不是大气也不敢出、在皇上眼中还不就是个玩意儿?自己便是找个借口打杀狠罚了,皇上何时有过半句不满?

  唯一可恶的也只有钟贤妃那贱人,钟家乃武将世家,驻守西北,手握雄兵,她暂且奈何不得罢了。

  可一旦她儿子被立为太子,哼,将来她有的是机会收拾她!

  后宫里,是她和姑姑萧太后的天下,前朝,同样也是萧家说了算。

  她的儿子,注定将来会继承这万里江山。

  她还有什么不知足呢?

  这个男人即便不喜欢她,那又怎么样?初一、十五还不是得到自己这儿来?

  他不喜欢她不要紧,她喜欢他,这就够了啊。他只能是她的夫君,死了也得跟她葬在一起,她是最大的赢家!

  她还有什么不知足呢?

  可是,可是还是不甘心啊!

  他为什么——就是不能喜欢她呢?哪怕是一块石头,这么多年也该捂热了吧?

  萧家并未谋朝纂位,她更是一腔痴心全在他身上,他难道一无知觉吗?

  宽大无比的龙床上,两人各自盖着一条锦被平躺着,明黄海水纹的轻纱帐幔低垂,隔出一室寂静。

  “当年”两个字,令元平帝心潮有些起伏。

  每到初一、十五晚上,他的心情便会变得格外糟糕,禁不得一点点刺激。

  他不想来,但这个贱人却一定要享受皇后的待遇,一定要他来。

  皇后?真是笑话,她配吗?

  一开始他不来,结果身边伺候忠心耿耿的太监次日便死在了她的手里,太后也敲打自己不可委屈了贵妃。

  打那以后他便来了。

  但也仅仅限于初一、十五,除此之外他绝不会留宿长春宫。

  忍着吧!

  元平帝闭上眼睛,暗暗调息,他心爱的儿子已经回到京城了,没有人知道,那是他的儿子!他和小月的儿子。

  他们父子联手,要不了多久,定要将萧家连根拔起毁个干净!

  他的江山,只会传给他和小月的儿子。至于那个身上有萧家血脉的东西,他绝不承认那是他的儿子。钟贤妃母子......也就那么回事。

  这江山,他只会给他心爱的儿子。

  只可惜,替他敛财筹谋了这么多年的洛卿也去了,生生断了昭儿一臂。

  小月,你当年舍命换了昭儿的活路,请你再保佑他一次吧,无论如何,他都不可出事。朕要他活着,要他毫无掣肘的坐拥这万里江山,哪怕付出的代价是朕的性命......

  冰山一角,悄然融化,无声无息,萧家前朝后宫,仍一无所觉。

  后宫中依然贵妃独大,身体时常闹病的皇帝依然做着傀儡,洛府中,洛微云和母亲在积极的计划着和离一事。

  洛夫人的门道果然很广,很快便寻来了两个丫鬟,取名叫春风、春雨,不过十七八岁,身手却是一等一的好。

  洛微云见了她二人,一番交谈之后,痛快的达成了协议,将她二人留在身边。

  还有离京的陆绩的行踪,也让洛夫人派人查了出来。

  陆绩去了陶州。

  安郡王夫妻如今正领着女儿娴郡主齐安然在陶州养病。这位娴郡主自幼体弱,却是安郡王夫妻唯一的孩子,夫妻二人视若掌上明珠。

  娴郡主因为身子弱,安郡王府早就有话放出来,为娴郡主选夫不看门第,只要人品端方、对娴郡主好、家中人口简单即可。

  洛夫人冷笑:“陆绩那个混账,看那意思他竟打了娴郡主的主意!呵,他倒是好胆!也不怕被安郡王夫妻知晓打死!”

  他一个娶了妻的还敢这么做,难道还想让人家郡主给他做妾?

  洛微云心里一动,一时沉思。

  安郡王吗?洛微云只知道安郡王在宗室中名声很不错,但原主前世活的并不算长,后来安郡王如何她就不知道了。

  前世娴郡主嫁的似乎是一位高中探花的寒门子弟,说起来还是一段佳话。娴郡主女扮男装带着丫鬟偷偷溜出去玩,因此而与那寒门子弟结识交往。

  娴郡主慧眼识英雄,资助那寒门子弟进京参加春闱。

  那寒门子弟高中探花之后,上门求亲,风风光光的娶了娴郡主。才子佳人,天作之合,当时可不传成一段佳话。

  如果,陆绩那厮“偶遇”女扮男装的娴郡主以兄弟相称相互交往,勾得娴郡主对他动了心,或者制造某些意外比如一同落水之类,令娴郡主失了清白名声给他,他再恳恳切切给个承诺保证,安郡王府除了捏着鼻子认了还能如何?

  可是,陆绩那人,无利不早起,他为何谋划要娶娴郡主呢?连简思思都不顾了?

  上辈子原主拉着陆家同归于尽的时候安郡王也就是个名声不错的郡王,并无什么特殊之处,陆绩为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