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嫡女重生狠嚣张

第15章 出了恶气

嫡女重生狠嚣张 烟笼秦淮 2043 2019-03-15 09:10:00

  她们倒是想停下来呢,可是对方不让啊,自己不动手反抗只会被打得更厉害。想跑?被牢牢的抓着怎么可能跑?

  昏暗中,珠儿不知被谁重重一推,狠狠砸在陆如玉身上,主仆两个撞在靠墙的博古架上齐齐尖叫,稀里哗啦一架子摆件全都砸了下来摔得粉碎。

  陆如玉吃痛“啊啊啊!”连声尖叫,“死丫头,滚开!住手,你们都给我住手!洛微云,你再不叫她们住手我跟你没完——啊!疼死我了!啊!啊!”

  又一个仆妇踉跄着朝陆如玉撞了过来,陆如玉下巴剧痛,险险咬着舌头,眼泪都飚了出来。

  还不等她喘口气,一屋子人厮打着、推搡着全都朝她这边来了,一大群人跌在一堆,你打我我踹你,哭喊尖叫连连,压根已经分不清敌我——这是珍儿等人的错觉而已。

  秋雨秋霜等,在春风、春雨的保驾护航下,打得简直不要太欢快。虽然偶尔也会被对方打中一下,但是这场战争还是可以用一边倒来形容。

  众人心里别提多欢快了,这些日子以来受的鸟气终于狠狠的出了。

  陆如玉被压在最下面,又痛又气又怕又恨哭叫尖叫得嗓子都哑了,可是有什么用?她连爬都爬不起来,发髻早已散乱得不成样,不时被揪扯痛得头皮发炸,衣裳肯定更乱,鞋子有一只也不知道甩到哪里去了,身上、胳膊上、腿上都挨了拳头或者脚踹,更气的是脸上也不知挨了谁一巴掌,火辣辣的痛死了。

  不仅仅是痛,更是羞辱啊。

  想她陆如玉长了这么大,什么时候挨过打?更别提打脸了!

  谁敢打她的脸啊?

  还有这屋里,她心爱的家具、那些漂亮精致的摆件——有的还是很值钱的呢,也全都毁了、毁了啊!

  陆如玉委屈极了,放声大哭起来。

  珍儿、珠儿等也全都被打得伤痕累累、精疲力尽,躺在地上呻吟哭叫连爬都爬不起来了。

  洛微云见差不多了,身子一软,倒在洛嬷嬷身上。

  洛嬷嬷抱扶着她慌乱喊叫:“不好了,快别闹了,少夫人昏过去啦!快救少夫人呀!”

  秋雪、春风等大惊,齐齐罢手涌了过来。

  “少夫人、少夫人,您快醒醒呀。”

  “少夫人之前身子便没完全康复,这是气着了啊。“

  “快快,快送少夫人回去。”

  “对对!我去请大夫!”

  洛嬷嬷等簇拥着洛微云,瞬间走的干干净净。

  之前进院子的时候,春风便悄悄的将院子门给插上了,这院子里闹得翻天,即便传出去些许动静被人听到,也没人进的来。

  此刻一打开门,门外果然站着两个管事娘子,见状吓了一跳,嘴里吱吱呜呜的,脚下慌忙后退。

  洛嬷嬷等心里无不气愤冷笑,这俩仆妇必定是以为自家少夫人吃亏了,这是靠边站不愿意沾惹呢。

  呵,等会儿知道究竟是谁吃亏了,那才好看呢。

  洛嬷嬷也不戳破,老泪纵横,哽咽着说道少夫人被气着、吓着了,原本身子就没全好,这会儿再这样,可什么时候才能好啊......

  俩仆妇尴尬陪笑,支支吾吾连句面子情上的安慰也不敢说,反倒暗恨自己多事,干嘛要在紫藤苑外徘徊啊?要不也不会碰见少夫人她们了。

  洛嬷嬷也不管她们回应不回应,与秋雪等,匆匆带着洛微云走了。

  春风一阵风朝府外去请大夫。

  俩仆妇舒了口气,对视一眼。

  “咱还进去看小姐不?”

  另一人想了想:“还是算了吧,小姐又没叫人,咱也不必多事了。”

  “嗯,我看也是。”

  两人相视一笑,亲亲热热的一边说着闲话一边走了。

  等好容易才有人强撑着痛踉踉跄跄跑出去通知人,等陆夫人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差不多一刻钟之后了。

  看到这满屋子奴才主子的狼狈、看到满屋仿佛遭了强盗的狼藉,陆夫人眼前一黑,险险没晕过去!

  “老天、老天!谁、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呀!”

  陆如玉披头散发的刚被人搀扶起来,哭着一头扑入陆夫人怀中呜呜呜的诉苦:“娘,是嫂子,是嫂子带人来打我!呜呜呜,我不活了,我不要活了呜呜呜......”

  “什么?”陆夫人一愣,与向嬷嬷、刘妈妈面面相觑。

  别说陆夫人不信了,向嬷嬷、刘妈妈也没一个相信的。

  就洛微云那胆子,敢带人来陆如玉的屋里又打又砸?

  别说她那胆子了,哪怕背景再强硬、脾气再厉害的儿媳妇也不敢做的这么蛮横粗暴啊。

  “珍儿、珠儿,到底怎么回事?还不快说!”陆夫人厉声呵斥。

  即便她不相信女儿的话,也猜到这事儿肯定跟洛微云脱不了干系。再看看女儿这副狼狈样,更心疼得火气自冒。

  陆如玉张了张嘴,放弃了解说,只是一个劲儿的哭,哭的委屈爸爸上气不接下气。

  娘信不信自己的话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娘一定不会看着自己受委屈不管。

  事情跟洛微云那贱蹄子有关是事实,总而言之这一次要她好看!

  珍儿满心愤恨,倒是想说呢,可是脸肿的像个猪头,根本说不出来话,再说那副样子只一眼就把陆夫人吓得眼皮子一跳,慌忙命她出去,别在自己跟前碍眼添恶心。

  珍儿更委屈了,还没法说,只好老老实实的连忙退下。

  珠儿也被打得浑身到处都痛,混乱中头发都不知被扯下多少,头皮还在火辣辣的痛,脖子上也不知被谁抓了一道,之前她一抹,都流血了。

  此刻有了告状的机会,珠儿怎么可能放过?便添油加醋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陆夫人越听脸越黑,心里越气。

  其实珠儿大可不必添油加醋,自己的闺女是个什么性子陆夫人再清楚不过,洛微云是什么性子她也清楚。

  虽说洛微云如今跟之前略有不同,但陆夫人并没将她的这种变化放在心上,只当是回了一趟娘家被洛夫人挑唆的,如今洛夫人不在,她还能蹦跶得起来?

  有道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个人的脾性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有天翻地覆的改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