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嫡女重生狠嚣张

第19章 荣喜堂是少夫人的地方

嫡女重生狠嚣张 烟笼秦淮 2008 2019-03-19 09:39:00

  洛微云这贱蹄子还算识相,自己也就不跟她计较昨夜的事了。

  哼,身为陆家媳妇,竟敢对自己动手,反了她了。做事冲动不想想后果,真是个蠢货。

  陆夫人也十分满意:“在紫藤苑收拾摆弄好之前,你都不必过来请安了。专心收拾屋子。你能知错就改,这就对了。”

  洛夫人复杂的看了洛微云一眼,想到她那丰厚的嫁妆,也不禁有些心热。

  自打老伯爷去世之后,陆家就变得日渐艰难起来,好东西更是只有出没有进,不像他们洛家,有个出身商贾的当家主母,浑身铜臭。

  向嬷嬷最能明白洛夫人的心思,当即便笑道:“这可是件要紧大事儿,不如老奴给少夫人搭把手帮帮忙?少夫人若有什么拿不定主意的,老奴也可帮着参详参详。”

  陆夫人眼睛一亮。向嬷嬷是她的人,向嬷嬷倘若去帮忙了,若是顺手要了什么好东西回来孝顺自己,洛氏还能不给?

  她正要笑着夸这个主意好,洛微云已经摇头,声音轻柔态度却无比坚决:“不用了,这事我要亲力亲为,谁也不许帮忙。权当我为小姑赔罪。再说了,我有奶娘呢,我的屋子就是奶娘帮着布置的,一点也不差。”

  向嬷嬷顿时讪讪。

  陆夫人也气闷不已,却不好再说什么,“既然如此,那也随你,行了,你去吧!”

  “儿媳告退。”洛微云施礼,带着洛嬷嬷从容离去。

  “真是不要脸啊、太不要脸了!”洛嬷嬷忿忿吐槽:“竟然肖想少夫人的嫁妆,不要脸!”

  洛嬷嬷是真的好气好气,亏得少夫人打定了主意要和离,否则的话,那就是砧板上的肉,还不是人家想怎么割就怎么割。

  “少夫人这权宜之计该如何收尾呢?唉!”洛嬷嬷很操心。

  洛微云笑吟吟道:“这不是正好有个机会清点清点嫁妆吗?还不会有人盯着,这是好事呀。奶娘放心,我的东西,只能是我的,一根纱都不会便宜了陆家人!”

  洛嬷嬷笑道:“少夫人您有主意,老奴便放心了。”

  主仆俩相视一笑。

  她们主仆俩刚走,陆如玉忽然“啊”的惊叫了一声,惹得陆夫人看她:“怎么了?”

  陆如玉忙笑着摇头:“呃,没什么、没什么啦!”

  “咋咋呼呼的,吓我一跳。”陆夫人嗔她一眼,忍不住又开始苦口婆心的数落:“你呀,这毛躁性子得改改了,姑娘家家的,再这么下去可不成——”

  “好啦好啦娘,我知道啦!在外边我会注意的,这不是在家里嘛。在自个家里还得装模作样的端着,累不累啊。”陆如玉打断陆夫人,一边说一边说要净手起身走开了。

  她没有想到洛微云那小蹄子会那样痛快答应给自己重新收拾布置屋子,心里头气不过,一早便吩咐了,等洛微云出门,就让管事娘子带着几个粗使婆子去荣喜堂拿人,狠狠的给秋雨她们几个一顿板子。

  这会儿,想来板子都已经打完了吧?也不知道洛微云会怎么想。

  不过,她怎么想其实也不重要。她既然在娘面前答应了替自己重新布置屋子就必须得做到。

  哼,否则的话,就是不孝!

  再说荣喜堂那边,洛微云离开之后,没多久内院管事周妈妈便带着六个腰圆膀粗、凶神恶煞的粗使婆子来了,噼里啪啦的把院子门拍得山响。“开门、快开门!”

  秋雨、秋霜等都有点慌,秋雪苦笑,咬咬牙给众人打气:“不管怎样咱们不能丢了少夫人的脸,咱们受点苦没关系,但是不能让少夫人失了颜面。”

  几人纷纷点头,“不错!”

  春风、春雨相视一眼露出笑意,眼中闪闪发亮。

  “几位姐姐尽管把心放在肚子里吧,这几个老婆子而已,交给我们了。”

  两人在前,秋雨等在后,将院子门打开。

  周妈妈威严无比狠狠扫视一行十来岁的小丫头,冷冰冰道:“荣喜堂的人可都在这了?都给我跪下!”

  一边喝斥一边要往院子里走。

  春风、春雨往前一闪堵住了门,春风笑道:“这位大娘,少夫人吩咐了,没有她的准许,谁也不准进荣喜堂。不知我们是听少夫人的呢、还是听你的?”

  周妈妈噎得——这叫什么话?

  她自然不敢说听她的,“哟”了一声打量春风一眼,皮笑肉不笑道:“好个伶牙俐齿的丫头。崩跟我扯那有的没的废话。陆家是有规矩的人家,昨夜你们做了什么还用我说吗?都老实点给我跪下,乖乖的认罚吧,否则回头一个个打个臭死发卖了可别后悔!”

  “这样啊,”春风笑道:“可是少夫人说了,这荣喜堂是少夫人的地方,我们呢,都是少夫人的人,在这荣喜堂中,我们只听少夫人的。要不,这位大娘去夫人面前跟少夫人请示请示再来?没有少夫人的话,别说叫我们听你的,就是这荣喜堂,你也进不来一步。”

  春雨咯咯的笑:“可不是嘛!少夫人特意吩咐过的,荣喜堂是她的地方,只有她才能做主。”

  “你们——”周妈妈气坏了,一看可不是,自己这会儿两只脚都还在荣喜堂院子外头呢。

  周妈妈不由火大,冷笑道:“我是陆家内院的管事,便是夫人的院子里也能随便进出,荣喜堂什么时候有了这种规矩?我怎么不知道?”一边说一边非要进去不可。

  她倒要看看,这几个小贱丫头敢如何?

  谁知春风毫不客气一把将她推开,春风习武之人,这一把将她推得往后踉跄了七八步才站稳。

  周妈妈气得大叫:““你——一个小丫头,翻了天啦!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我把人都拿下!咱们是奉了主子吩咐,怕什么!”

  周妈妈心里也有些憋屈,这是奉了小姐之命,连说都没法儿理直气壮的说出来,毕竟小姑子叫人绑嫂子院子里的人,怎么都不能叫名正言顺。

  若是领了夫人的吩咐,这些小贱丫头谁敢乱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