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嫡女重生狠嚣张

第22章 挨打

嫡女重生狠嚣张 烟笼秦淮 2045 2019-03-22 00:05:00

  周妈妈挨打的事儿很快传遍府中,传到春元堂的时候,差点没把陆夫人给气晕过去。

  周妈妈是内院管事,也是她得用之人,结果被她的闺女一顿狠罚,这不是打她的脸吗?

  “洛氏那个贱人,竟敢借刀杀人,实在可恶!”

  “如玉那丫头也太任性了,怎能随随便便叫人上荣喜堂拿人?真是......”

  陆夫人连把洛微云叫过来训一顿都没办法。小姑子明目张胆派人去拿嫂子身边的丫头,说出去不成了笑话?

  想要拿捏洛氏,用得着这样吗?

  只要她这个婆婆发话,保管洛氏乖乖的亲自下令把荣喜堂的奴婢们捆了发落,何必做这等既有失身份、又落人口舌的事?

  可见是自己平日里太娇纵她了,把她惯得没个样。

  陆夫人暗下决心,从现在、此刻起一定要好好的管教管教了,不然将来嫁了人还了得?这性子不收一收,她铁定要吃亏。

  陆夫人的想法是美好的,可惜,已经太迟了。

  她想要将陆如玉管教过来,无疑比想要太阳从西边出来更难。

  陆夫人从来都是想一出是一出由着自己性子来的,这会儿下定决心想要管教陆如玉,立刻便让人将她叫了来,就这事儿将她数落了一顿,又勒令她亲自去看望周妈妈,给周妈妈赏些东西和银子。

  为了让陆如玉记住这次的教训,给周妈妈赏赐的东西和银子陆夫人也没准备,让陆如玉从自己的私房里拿。

  陆如玉压根就没把这事儿当回事,虽然在荣喜堂前处理这事的时候她有些心虚、有些羞恼,但现在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了吗?

  周妈妈都已经扛下所有的错并且谢恩了,干嘛还要再提这事?

  娘怎么回事?干嘛反应这么大?

  陆如玉虽然挨了训斥,但因为陆夫人的语气、措辞格外严厉反而令她不但没有丝毫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激起了逆反心理。

  这会儿还得拿私房去看望周妈妈,陆如玉更是气闷。

  无奈母亲很生气,陆如玉也只好不情不愿的亲自走这一趟。

  两手空空,陆如玉什么东西都没拿,赏银更是想都不用想。

  就这,周妈妈也感动的不得了,觉得小姐能亲自来看望自己,自己的面子也算找回来了。

  陆如玉问当时怎么回事时,周妈妈便将春风、春雨等人的话一股脑儿全都说了。

  “......那些个死丫头的话,真是叫人听不得,口口声声说荣喜堂是少夫人的地盘,只有少夫人说了算。说是没有少夫人的允许,谁也不许踏进去半步,硬是把奴婢们拦在外头。这不是胡说八道嘛!荣喜堂也是陆府的地方,哪里是只有少夫人说了算的?难不成夫人和小姐也不能进荣喜堂?还得少夫人答应才成......老奴喝命婆子们拿人,那些个丫头竟动起手来,说荣喜堂的人只听少夫人的......”

  陆如玉想起后来自己过去了,洛微云也没请自己进去,而是在荣喜堂外把事情解决的。

  当时她不觉得有什么,反正荣喜堂她也不稀罕进去。此刻听周妈妈这么一说,陆如玉顿时不觉心下恼羞憋着火。

  所以洛微云其实是故意不让自己进去的?她这是——嫌弃自己?

  怒火瞬间“唰”的一噌三丈三,陆如玉越想越气,冷笑了笑。

  周妈妈一边说一边暗暗观察陆如玉的反应,见状暗喜。

  荣喜堂那般下自己的脸面,自己不报复回去如何忍得下这口气?小姐向来不喜欢少夫人,这下子不去找少夫人算账才怪呢。

  周妈妈满心期盼。

  自觉大仇得报在即,心情也爽了很多。

  可她注定要失望。

  如果是以前,陆如玉当然不会忍,当然会冲到荣喜堂去质问洛微云,找洛微云算账。

  可是,现在她还等着洛微云为她布置屋子呢,无论如何是绝不会现在去找洛微云晦气的。

  可这口气既然已经上来了,总要有个发泄口不是?

  陆如玉没好气瞪周妈妈:“行了行了,周妈妈还要挑拨我和嫂子?怎么?二十板子的教训还不够?”

  周妈妈瞠目结舌:“小、小姐......”

  陆如玉冷笑:“闭嘴吧,别再让我听见这些!你自己没用怪得了谁?堂堂一个内院管事,连几个小丫头都拿捏不住,你还有脸说?也不知你这内院管事是怎么当的!事情搞砸了,难不成还要本小姐去为你出气?”

  周妈妈气得颤抖,垂眸颤声赔罪:“小姐、息怒!老奴、老奴不敢......”

  “知道不敢就好。”陆如玉冷笑,忿忿离去。

  周妈妈张了张嘴,“啪啪”狠狠扇了自己两记耳光,恨恨低骂:“老不死的,谁叫你多嘴啊!”

  周妈妈这是彻底死了心。

  周妈妈没有想到的是,到了晚上,洛嬷嬷居然来了。

  乍然见到洛嬷嬷,周妈妈下意识心头一跳感到害怕,她心虚。

  毕竟告了黑状。小姐那种没脑子的人,被少夫人那边套了话也不好说。万一这是来找自己秋后算账......

  周妈妈没想到,洛嬷嬷不是来找她算账的,而是给她送伤药的。

  洛嬷嬷何等人精,胡萝卜加大棒玩的溜溜溜,一番话下来,周妈妈手里紧紧握着伤药,感动得差点要哭。

  按说周妈妈也是内宅混迹了几十年的,不会那么轻易感动。

  但此刻她刚在陆如玉那里受了抛弃、又受了委屈、还得不到半点儿回报和补偿安抚,心中正是充满失落、失望、委屈、愤懑、黯然的脆弱时刻,这时候洛嬷嬷的关心就显得格外的珍贵了。

  更别提她用了这药之后,立刻有了清凉减痛的感觉,效果极好,更是感动得五味成杂,羞愧不已。

  洛微云给她的药都是春风、春雨通过江湖渠道高价弄来的,当然效果极好。

  洛微云这次回陆家,是有备而来,各种可能用得到的药物药膏都带了不少。

  打硬仗嘛,又是在客场,谁敢保证会常胜?万一受点儿伤啊什么的,也能应急不是?

  次日,洛嬷嬷便领着人春风、春雨和秋雪去库房里收拾洛微云的嫁妆,洛微云则亲自带秋雨、秋霜等去收拾陆如玉的屋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