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嫡女重生狠嚣张

第28章 教训厨房

嫡女重生狠嚣张 烟笼秦淮 2079 2019-03-28 09:10:00

  洛微云还打算在东厢房与正屋之间的空地上加盖一间小厨房,以后就不必再往大厨房去要吃的了。

  说实话,大厨房的东西她总吃的提心吊胆的,生怕被下毒。

  陆夫人母女俩贪婪是贪婪,却胆小,未必敢,陆绩、简思思......那就不好说了。

  加盖屋子、翻检修缮、整理布置屋中,足足忙碌了五天才将所有事情都办好。

  洛嬷嬷立刻购买了几十盆大大小小的花卉摆放在院落中,池塘里也种下了莲藕、养了锦鲤,正屋外廊上挂上了一个鸟笼,养了一对羽毛鲜亮的鹦鹉,整个小院立刻显得生动起来。

  至于出入,在来的头一天,洛微云便请人在后门院墙上凿了两扇小门,出了门就是陆府外的一条巷子。往后她想要出府,根本就不必要从正门走,直接从自己的院子就能出去。

  为了不显眼,面对着外边巷子的门上还特意做了伪装,只要不仔细看,跟墙几乎融为一体。

  倒不是怕陆家知道,而是这样可以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正是因为拂柳苑挨着府外,洛微云在选择院子的时候才选了这儿。

  一切安定好之后,这天夜里,春雨陪着洛嬷嬷趁着夜色来到了周妈妈屋里,给了周妈妈一张一百银子的银票。

  周妈妈笑得见牙不见眼赶紧道谢收下了银票,几日来的忐忑不定一扫而空。

  洛嬷嬷笑着同她说了好一阵话,这才与春雨离开。

  周妈妈忍不住又将银票拿出来看,仔细端详着,脸上的笑就没停过。

  一百两啊,即便她是陆家内宅的管事,也从没有过这么多银子。

  无他,陆家这些年破落得厉害,加上陆夫人又是个贪财小气的,她这个内宅管事看着威风,其实一个月也就一两银子的月钱,除此之外狗屁进项都没有。

  心里不是没有不满,可是,她是陆家的奴才,不满又能如何?只能安慰自己,好歹比粗使丫头婆子们强罢了。

  最近一次被小姐冷酷无情推出来背锅挨了板子、事后却没能得到半点补偿,就更心灰意冷了。

  因此,少夫人派了洛嬷嬷来找她,让她上小姐面前挑拨,使小姐动了让少夫人搬出荣喜堂的心思,事成之后定有重谢,她几乎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小姐不是个聪明人,俗称的窝里横那种,在她面前挑拨什么简直太容易了。

  她跑到小姐面前奉承夸赞讨好了几句,又义愤填膺的数落少夫人的不是,又说少夫人简直狂妄,居然大言不惭说荣喜堂是她的地盘,没有她的允许谁也不许进去,这不是不把夫人小姐放在眼里吗?她凭什么说荣喜堂是她的地盘啊?简直笑话了!

  就这么有意无意的明示暗示,小姐果然怒气冲冲,听说当天晚上就在夫人面前挑拨歪缠,要少夫人搬出荣喜堂,给她个狠狠的教训......

  夫人接连在少夫人手里吃了好几个暗亏,依着她的性子,听了这么个主意非但不会训斥小姐荒唐、反倒会眼前一亮呢。

  这不,少夫人立刻就被赶出荣喜堂了,还一去就去了府中最偏僻的拂柳苑。

  府中如今都在笑话少夫人,说她可怜、说她傻、说她活该、没用......说什么的都有。

  周妈妈一句也没说,见旁人凑在一起笑嘻嘻的议论这事儿她远远的便避开了。

  少夫人要是傻,这府中就没有聪明人了。

  虽然周妈妈也不明白少夫人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少夫人肯定有她这么做的原因。

  经过了上回的事,她很识趣的认识到,绝对不要得罪少夫人,连夫人都拿少夫人无法,她能讨什么好?

  瞧瞧,这不过是帮着少夫人说了几句话,就赚了一百两,多实在!

  周妈妈心花怒放,更暗暗决定了以后跟着少夫人混。

  跟着少夫人混,才有钱途啊!

  有句话说得好,攘外必先安内,如今内已经安置妥当,这拂柳苑往后就是她的地盘,那么接下来,就是攘外了。

  拂柳苑中已经有了小厨房,洛微云的一日三餐也可以放下心来。

  秋雨擅厨艺,原本就是洛夫人特意栽培了数年作为厨娘陪嫁的,做出的饭菜比陆家大厨房的要精致可口的多。

  当然,这也不排除大厨房那边没把她这个少夫人当回事、给她做的饭菜多有糊弄。

  安稳之后,洛微云立刻把目光放在了大厨房。

  这一阵大厨房给她这儿做的饭菜大多敷衍,有一天甚至还有半生不熟的米饭,如今腾出手来了,岂能轻易放过她们?

  况且,这可是现成的替罪羊,不用岂不可惜?

  洛微云并没有跟陆夫人提过自己开设小厨房的事,因此大厨房那边依然有她的份例的。

  这日晚饭前,秋霜与春风去大厨房那边取饭菜的时候,多日以来一言不发取了食盒就走的秋霜与春风忽然打开食盒检查了起来。

  “我中午不是过来说过吗?今晚做个白灼虾仁,怎么没有?这小白菜不是说了要用蒜蓉清炒吗?蒜蓉呢?还有这鸡汤,怎么都快凉了?还不是乌鸡!陆丰家的,请你给我解释解释。”

  秋霜这番话一说,厨房里忙活的三四个人齐刷刷的全都朝她看了过来,相互之间交换了个眼色,都没吱声。

  那闪烁的目光却表明了都在按捺着兴奋等着看戏呢。

  陆丰家的便是陆府如今的厨房管事,闻言翻了个白眼,颇不耐烦道:“今儿厨房没买到虾,哪里做得出来虾仁?喏,这不是蒜吗?蒜蓉蒜瓣还不一样都是蒜?这鸡蛋里也要挑骨头呀?我们厨房整日多忙,哪里有空闲捣蒜蓉啊!乌鸡如今难得,今儿连夫人那里送的都不是乌鸡呢!你们自己不早点过来取,凉了怪谁呐?要不,我叫人给你倒回去再热热?你们都杵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干活,整天找事不得个消停,真是人贱骨头轻!”

  听着她指桑骂槐秋雨大怒:“你——陆丰家的,你别太过分了!”

  秋雨忿忿在灶台上翻,揭开一个调料瓷碗盖子冷笑了笑,举着道:“这不是蒜蓉是什么?你敢睁着眼说瞎话!”

  说毕用力往地上一摔,“啪!”的一声脆响摔得粉粹,也摔得厨房几人惊呼变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