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嫡女重生狠嚣张

第29章 抓个正着

嫡女重生狠嚣张 烟笼秦淮 2072 2019-03-29 09:10:00

  “你、你干什么!”陆丰家的又惊又怒,大感丢脸。

  不等她上来拉扯秋雨,春风一把揪住她的胳膊,没怎么用力就把她给远远的推了出去。

  “我干什么?你说我干什么!”秋雨还在四下忿忿的找,小风炉上可不就炖着乌鸡汤?

  秋雨更怒,指着道:“不是说没有乌鸡?说夫人那里今日送的都不是乌鸡?这是什么?你给自个炖的不成?”

  “你不要乱来——”

  陆丰家的一声惊呼还没完,秋雨一脚踹去,稀里哗啦一锅乌鸡汤连带着小风炉全都打翻在地。

  浓热香气扑鼻的鸡汤流了一地,浇在通红的炭火上,滋啦滋啦的响着,炭火熄灭,腾起阵阵白烟。

  “哎呀!”

  “啊!”

  厨房众人无不惋惜,这可是竹荪枸杞红枣莲子炖的乌鸡汤呢。

  陆丰家的快疯了,“啊!”的尖叫起来:“死丫头,你干什么!这是给夫人炖的,你好大胆!”

  她想要冲过去打秋雨,秋雨根本不当回事,找到了养在木桶里的鱼虾,冷冷一笑:“没买到虾?这是树上的蝉吗?”

  随即,大木桶被掀翻,水流了一地,鱼虾乱蹦。

  至于陆丰家的,早就被春风给抓住了,只能干瞪眼瞅着。

  气急败坏尖叫:“你们都是死人吗?还不给我拉住她!”

  春风将她推开,上前挡在秋雨面前厉声喝斥:“我看谁敢!动手之前先想想珍儿!”

  原本就没怎么想掺和进来的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停下了脚步。

  陆丰家的不敢上前,两只胳膊被那贱婢捏得这会儿还痛呢,仿佛骨头都要断了似的。

  她气狠狠叫骂:“你们大胆、好大胆,竟敢跑到厨房来撒野,还把给夫人做的汤掀了!我这就告诉夫人去!”

  “你要告诉夫人什么?”洛微云带着洛嬷嬷、秋霜出现在厨房门口冷冷说道,挡住了陆丰家的路。

  陆丰家的见了洛微云非但没有感到害怕,反而腰杆子更直了。

  “少夫人来的正好,”陆丰家的眼中几欲喷火,“您是不是该好好管教管教您的丫头?老奴管了厨房这么多年,还从来——”

  “我要的晚饭,准备好了吗?”洛微云淡淡截断她的话。

  陆丰家的一愣,秋雨忿忿上前:“少夫人,这刁奴根本没把少夫人放在眼里。少夫人要吃虾,她说今儿没买虾,可这是什么!少夫人要蒜蓉炒小白菜她用了蒜瓣,还说什么厨房忙,没空准备蒜蓉,可您看,这不是蒜蓉吗?少夫人要乌鸡汤,她说今儿没有,就连夫人那里也没有,这只乌鸡莫非是她给她自己准备的不成?”

  陆丰家的脸一白,又狼狈又张惶:“不、不、不是这样!少、少夫人您听老奴解释!”

  陆丰家的心里暗暗叫苦,她没想到洛微云会来,抓了个正着,让她连死不承认都做不到。

  洛微云冷笑:“果然是没把我放在眼里啊!解释?呵呵,我是主子,你是奴才,我的吩咐你只需要老老实实的照做,我需要听你解释?陆丰家的,你当你是谁?”

  陆丰家的涨红了脸,如针芒在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洛微云又道:“这些天你们厨房送的是什么样的饭菜不用我多说你心里也清楚吧?我不想生事,你却变本加厉、得寸进尺?陆丰家的,谁给你的胆子对主子不敬?嗯?”

  陆丰家的腿一软,“扑通”跪在地上哭求:“少夫人恕罪、少夫人饶了我吧,以后老奴再也不敢了!”

  如果洛微云没来抓正着,她大可将脏水泼在秋雨、春风身上,反正她们大闹厨房是事实,只要悄悄将要给少夫人送去的食盒毁掉,那就是死无对证。

  可惜,她没有机会了!

  洛微云走过去亲自看了食盒中的菜,再看看那地上还在时不时蹦一下的鱼虾、浓汤里的乌鸡、以及满地的蒜蓉,怒视陆丰家的喝命道:“给我掌嘴二十!狠狠的打!”

  “是,少夫人!”春风等巴不得这一声,一拥而上,押着陆丰家的,噼里啪啦痛揍了她一通耳光,然后簇拥着洛微云扬长而去。

  陆丰家的又气又痛又恼又恨,嗷嗷的哭叫着,洛微云等人一走,立刻飞奔去跟陆夫人告状了。

  陆夫人正愁找不到洛微云的把柄呢,光见陆丰家的这张脸就够惊怒的了,听她添油加醋的告了状更是怒不可遏,大骂“岂有此理!”命人立刻将洛微云给叫来。

  洛微云带了洛嬷嬷和春风正等着呢,很快便来了。

  看了一眼红肿着脸却得意洋洋站在陆夫人身后一侧的陆丰家的,洛微云请了安,还不等陆夫人发作,便怒气冲冲指着陆丰家的道:“娘,这个刁奴实在太可恨了,眼睛里根本没有主子,连儿媳都敢哄骗,只怕下一步就要哄骗娘了,这种居心叵测之徒,还留在府中简直就是祸害!”

  陆丰家的吓了一跳,慌忙上前跪下:“夫人,老奴不敢、老奴冤枉啊!”

  她没想到到了夫人面前少夫人竟然还敢告她的状。

  “好了,”陆夫人也没想到洛微云的嘴会这么快,嫌恶的皱了皱眉,叫了陆丰家的起来,看向洛微云:“不过是一点小事,你的人就敢上厨房去闹?厨房是什么地方下人不懂你也不懂吗?是谁去闹的?给我叫来。”

  陆夫人打定主意,今日定要狠狠的惩罚洛微云身边的婢女,借以敲打她。

  当然,倘若她乐意用她的嫁妆做交换,她不介意暂且饶了她的婢女。

  “我的婢女没有闹事,请娘听我说来,当时我去了厨房,凡事都是亲眼所见!娘该不会听了陆丰家的一面之词连儿媳的话也不肯听吧?”

  陆夫人气得胸口又堵了起来,冷冷一哼。

  事实上她才不想听洛微云开口,一句也不想听。

  可她听了奴才的话却不肯听儿媳妇的,怎么都说不过去。

  洛微云怒斥陆丰家的,愤愤不平将厨房的事一五一十说了,“这等刁奴,娘您说可恶不可恶?她不把我放在眼里就算了,居然还敢瞒下乌鸡想要自己吃了不给主子送!那乌鸡汤我瞧了瞧,用了竹荪、人参、枸杞、莲子好多佐料呢,她怎么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