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嫡女重生狠嚣张

第31章 大火

嫡女重生狠嚣张 烟笼秦淮 2012 2019-03-31 09:10:00

  “嫂子,两个奴婢而已,嫂子别巧舌如簧什么都往严重了说。要我说,她们就是存心找事!不然到了厨房就不能好好说话吗?有什么不平不能找主子说?由得她们闹?嫂子身边的人,呵,是什么性子嫂子难道不知道吗?”

  陆夫人赞许的瞟了女儿一眼,第一次觉得闺女说的话如此有理有据。

  “如玉说的不错,她们闹事就是不对,有事就该向主子禀报,主子出面处理。而不是泼妇一般大闹。若人人都像她们那样,这府中岂不是乱了套?”

  陆如玉更得意了:“就是呢,陆丰家的已经领了罚,我看春风、秋雨那两个丫头也该受罚,否则何以服众?嫂子总不会包庇自己人吧?”

  “小姑,你别颠倒是非,”洛微云怼起陆如玉来毫不留情:“若是我在场,我会把厨房所有东西都砸了扔了!一个奴才也敢阳奉阴违、刻意欺瞒羞辱我这个少夫人,我的丫头为我不平、保全我这个珠子脸面有何不对?非但不罚,我还要赏她们!小姑如此,难不成这事是小姑授意厨房的?是因为紫藤苑的事吗?”

  “你——”

  “住口!”陆夫人大怒,“洛氏,你嘴里瞎说什么!谁许你胡言乱语败坏如玉名声?”

  洛微云不语,却依然用充满怀疑的目光冷冷看向陆如玉,仿佛认定这事就是陆如玉背后撺掇的。

  陆丰家的动了动嘴,很想说一句跟小姐无关,到底没敢开口。

  这会儿开口,纯粹就是引火烧身,她可不能干这种蠢事。

  “你真是——气死我了!”陆夫人气得哆嗦,指着洛微云:“这次就算了,往后,谁也不许在府中动手乱来,否则的话,家法处置!你们都给我听好了!”

  陆如玉委屈极了:“这跟我什么相干?凭什么诬赖我?”

  洛微云也眼中含泪、固执认定自己的想法:“既然娘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总不能跟娘作对。说来说去都是那些嫁妆惹的祸,还留着做什么?索性一把火烧了干净!儿媳告退!”

  洛微云忿忿施礼,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陆如玉:“娘您瞧瞧,她这是什么态度!谁给她的胆子!”

  “好了,”陆夫人何尝不气?可这事儿陆丰家的不占理在先,把柄全叫人给拿住了,又逮了个正着,连含糊其辞的地方都没有,她能如何?

  “陆丰家的,往后厨房若是再出幺蛾子,这差事你也不用干了。”

  “是,夫人......”

  “下去吧!”

  “是、是。”陆丰家的满头冷汗,如释重负慌忙退下。

  “你老实告诉我,这事儿是不是你吩咐的?”陆夫人看向陆如玉。

  “娘!”陆如玉气急败坏鼻子都快冒烟:“怎么您也这么想!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没有没有!”

  陆如玉是真的郁闷极了,连自己的亲娘都这样想,何况洛微云?

  “好了好了,不是便不是,你又急什么?一点儿也没个大家闺秀的样子。”

  陆如玉更气更委屈了,“您冤枉我,还不许我喊冤?”

  陆夫人顿时语塞,半响方气急败坏:“你这孩子!”

  向嬷嬷赶紧赔笑劝解。

  没有人把洛微云临去前说要烧了嫁妆的话当回事,只当那不过是一句气话罢了。

  她的嫁妆有多丰厚阖府上下谁人不知?哪里就舍得这么一把火给烧光?

  即便她洛家有钱,也不可能拿价值千金的东西烧着玩的理儿。

  直到半夜时分火光冲天......

  这一夜,陆府上下可算是精疲力尽、人仰马翻,不但府中仆人们奔走尖叫乱作一团,也惊动了管着京中治安的京卫。

  等天亮时分终于扑灭大火,那三间两进的建筑已经全都烧成灰了。

  陆夫人不得不忍着心痛拿出银子打发走了救火的京卫们,再三的跟人解释这是几间平日里空置的旧房子,也不知哪个值夜的老奴在那歇息不小心引发了火灾,惊动了差爷们,所幸并未酿成大祸......

  人一走,陆夫人便黑着脸怒气冲冲喝命洛微云跟她走。

  这哪里是什么空置的旧房子?就是洛微云存放嫁妆的库房啊!

  三间屋子原本装的满满当当,结果好了,一把火烧得透透的,连点儿渣都没留下啊。

  陆夫人早就将这些东西算成是自己的——只要洛微云是她儿媳妇,她有信心那些东西迟早都是自己的,日子还长着呢,她当婆婆的还能收拾不了儿媳妇?

  可是,一把火,全没了。

  属于自己的、数额庞大的财产,无数的好东西,全都没了。

  非但没了,还害的自己担惊受怕、提心吊胆了一晚上,还害的自己掏了体己银子赏给那些京卫。

  陆夫人从来没有这么心痛过。

  那是何等庞大的一笔财产啊!

  春元堂中,陆夫人面沉如霜,陆如玉也面带恨意。

  娘的心思她再清楚不过,她同样也认为那些东西全是自家的,将来自己出阁必定也能分上厚厚的一份,现在,全没了!

  “跪下!”陆夫人抓起手边的茶碗很想狠狠朝地上砸去,到底没舍得。

  这套甜白瓷茶具是她这儿最好的了,还是洛微云过门的时候孝敬的,摔了一个,一整套都没法用了,用不成套的茶具,不是伯府人家的体面。

  “娘,我为什么要跪?”

  “你还敢问?”陆如玉尖声道:“你在府中放火、你还敢问!”

  “娘,冤枉啊!”洛微云怎么可能承认,“昨儿用过晚饭没多久我便睡下了,根本就没出门,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谁放的火?我的嫁妆全都没了,呜呜呜,我找谁赔去......”

  洛微云说着开始抹眼泪。

  洛嬷嬷也眼眶通红,叹息道:“少夫人快别伤心了,东西都烧没了,再伤心也回不来,若是因此伤了身子岂不更糟。”

  “奶娘!”洛微云咬咬唇,眼中一片水雾,看起来好不凄楚可怜。

  陆夫人母女俱是一愣。

  “真不是你?”陆如玉将信将疑:“可是昨儿你亲口说了要烧了嫁妆的话,我们都听见了,别想抵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