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嫡女重生狠嚣张

第34章 渣男要回来了

嫡女重生狠嚣张 烟笼秦淮 2009 2019-04-03 09:10:00

  陆丰家的白着脸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眼中满是恐惧,连连冲陆夫人磕头求饶,最终还是在陆夫人冷冰冰的眼神下不得不答应了。

  不答应,她能怎么样?她一个做奴婢的,还能跟夫人顶撞不成?

  尽管她知道,背了这样的污名,就算去了庄子上也肯定少不了人指指点点、肯定不可能给她安排什么好差事,可她也只能认了。

  当洛夫人再次冷着脸来到陆府的时候,陆丰家的痛哭流涕承认了自己是凶手,不停的磕头求饶恕。

  陆夫人又怒又叹又愧疚,在一旁陪笑劝洛夫人息怒。

  洛夫人怒不可遏,怒气冲冲发作了一通,逼着陆夫人将陆丰家的拖下去打了一顿板子,方阴着脸憋憋屈屈勉强揭过了此事。

  洛微云一副柔顺小媳妇儿样在旁边看着这台大戏,差点没忍住笑出声。

  此事算是就此揭过,送走洛夫人,陆夫人大大松了口气,最近都不会再敢找洛微云生事了。

  就是陆如玉也老实了许多。

  周妈妈看着陆丰家的惨兮兮被拖走的模样,心里一阵阵发寒。

  她直觉的觉得放火这事儿跟少夫人有关,作为内宅管事,她知道的比陆夫人要更多一些,有一天晚上几乎整晚少夫人的人都在往外搬东西,谁知道会不会是——

  如果嫁妆都已经搬走搬光了,少夫人动手烧库房就说得通了。既可以掩盖真相,又能嫁祸给对她不敬的陆丰家的,一举两得。

  可是,少夫人是陆家的儿媳妇,好端端的把自己的嫁妆全都搬走干什么?她没有道理如此铤而走险啊。

  这么一想,周妈妈又觉得好像自己想多了,简直荒唐。

  但不管怎么样,之前一直不把少夫人放在眼里的陆丰家的被赶走了,这是事实。

  周妈妈觉得,以后这根金大腿自己还是得牢牢的抱住......

  陆夫人母女俩消停了,洛微云正好到自己的几间陪嫁铺子走了一圈,见了见掌柜们,顺便再逛一逛热闹的京城,难得舒心逍遥了几天。

  这日陆夫人忽派人把她叫了去。

  “阿绩明日便回京了,你别忘了准备准备,明日出城上码头去接他。可怜我儿风尘仆仆,出门在外也不知受了多少罪,回来了你可得好好的照顾好他。女子出嫁从夫,以夫为天,这点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洛微云心里“咯噔”一下,那个渣男这就要回来了?

  “娘说的是,只是儿媳如今还在孝期,且之前接二连三的受了惊吓,还没完全恢复过来,怕是没法好好照顾伯爷了。倘若因此而令得伯爷受了委屈,岂不是儿媳之过?娘还是亲自照顾伯爷吧。”

  陆夫人一僵,想要发作又隐忍了下来,冷着脸道:“别的就算了,明晚的家宴你来安排准备吧。”

  洛微云心里冷笑,让她准备?呵,让她掏银子还差不多。

  她心疼儿子,却又舍不得花钱,还不得让她安排准备?她只要一答应,她肯定会说出一大串那渣男以及她自己爱吃的菜来叫她准备。

  做什么美梦呢。

  “家宴这样大的事儿媳年轻不懂,况且大厨房的事儿儿媳也不敢乱掺和,少不得请娘多操心了。明日我还是去码头上接伯爷吧!”

  陆如玉忍不住发怒:“嫂子,你是陆家的媳妇,我哥是你丈夫,这都是你分内之事,你怎么能推脱?”

  “如玉说得对,”陆夫人才心虚消停了几天又开始迷之自信蹦跶张狂起来了,“洛氏,码头你要去,家宴你也来准备,不准推脱!”

  她可是婆婆,洛微云身为儿媳怎么能忤逆她?

  再说了,她儿子马上就要回来了,她马上就有主心骨,底气那叫一个足。

  洛微云想了想,垂眸柔顺一笑:“是,既然娘吩咐了,我自然不能推脱,我听娘的便是。”

  陆夫人轻哼,一脸的“算你识趣。”

  洛微云笑笑:“既如此,我便先回去准备了。”

  “嗯,你去吧,”陆夫人淡淡道:“我儿口味刁,晚宴要准备得丰盛些,菜品皆要精挑细选,不可敷衍随意。”

  洛微云简直要笑了,这老太婆的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啊。这种鬼话都能说得像模像样。

  口味刁?丰盛?精挑细选?

  也不看看陆家如今落魄成什么样了,还装什么勋贵之家啊!在她没嫁过来之前,连每天吃鸡都要吃不起了,下人们更是好几天才能见一点荤腥。

  原主也是傻,进门便拨了一笔银子放到了公账上,等吃完公账上的银子,看他们还如何体面。

  当着陆夫人的面,洛微云自然不会跟她顶撞,笑着应了下来。

  “夫人可真有脸说,少夫人糊涂呀,怎的把这掏私房银子的活儿接下来了呢!”洛嬷嬷忍不住道。

  春风嘴快,笑着接话:“嬷嬷别担心,奴婢看少夫人肯定早已有了应对之策,您看这一阵子来少夫人什么时候吃过亏呀!”

  说的几人都笑了起来。

  洛嬷嬷也不禁笑道:“果然是老奴糊涂了,竟不如春风看的明白!”

  洛微云眨眨眼,笑吟吟道:“不就是去一趟码头吗?正好出城透透气。至于晚宴,交代给厨房便是,厨房做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

  次日用过早餐,洛微云更衣梳妆,准备出门。

  因为她还在孝期,因此也用不着怎么打扮,穿着豆青素色的对襟窄袖褙子、白绫挑线长裙,挽着最寻常的扁平发髻,插戴了两支普通的银钗、戴着珍珠耳坠,仅此而已。

  想了想,又让洛嬷嬷取了染色的栀子来,将脸上染了薄薄一层,原本雪白细腻的肌肤顿时变得偏暗黄无光,整个人凭空多了四分憔悴。

  洛微云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准备出发。

  春雨等人留着看守院子,带了洛嬷嬷、春风两人随行。

  马车出城,直奔通州码头而去。

  洛微云坐在轻轻摇晃的马车里,心里无端有些紧张。

  这是她第一次见渣男,见这个极有可能也知晓前世不少事情的渣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