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嫡女重生狠嚣张

第36章 惊怒

嫡女重生狠嚣张 烟笼秦淮 2047 2019-04-05 09:10:00

  陆绩没想到会被她抓个正着,下意识慌忙的挪开目光,察觉到自己竟然会慌忙回避,不禁有些尴尬和恼怒,冷着脸轻哼:“没什么。”

  陆绩心里有些不自在,也有些不安,他总觉得洛微云在他面前坦荡大方得不太对劲。

  他离京之前的洛微云,似乎......不是这样的。

  可要他说出究竟哪里不同,偏偏他又说不出来!

  他刚刚暗暗打量她想看出点什么谁知却被她给察觉了,实在令人恼火。

  所以说这个洛微云就是处处跟他作对,处处让他不满,他真是命苦,怎么会娶了这么个妻子!

  更令他郁闷的是,他明明能看到未来,可是那未来之中,却偏偏没有陆家、没有洛家、没有他,否则他也用不着探究她了。

  想到此,陆绩心中一时更添烦恼。

  罢了,他能看到下一任天子是大皇子煜亲王、看到将来谁权势赫赫、谁龟缩不前这已经是很大的资本了。

  只要运用得当,足以让他提前站队、为他自己、为陆家谋取锦绣前程!

  想及此,陆绩精神大振,一颗心又滚烫火热起来。

  待他回过神来,马车已经继续前行了。

  外边车沿上,坐着衣衫破旧低垂着头却神情兴奋的刘雪梅。

  那位少夫人称呼少爷为“伯爷”呢,而且伯爷和少夫人一看都很善良,尤其是少夫人,一看就心善得不得了。

  这样又心善又富贵的人家,遇上了不拼尽全力抓着,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刘雪梅满心欢喜,幸好,她抓住了。

  回到陆府,洛微云陪着陆绩去拜见陆夫人,洛嬷嬷则领着刘雪梅去梳洗更衣。

  刘雪梅一副柔顺乖巧的可怜样,令洛嬷嬷同情心大起。

  春元堂中一片欢声笑语。

  陆夫人不等陆绩跪下磕头早已亲自扶起了他,拉着他的手笑呵呵的上看下看,“我可怜的儿,瘦了,在外头吃了不少苦吧?回来了可要好好的休息休息,什么都不如身体重要!”

  “让娘操心了,儿子其实还好。这次出京,倒是增长了不少见识,这一趟太值得了。”陆绩目光明亮,神采奕奕笑着,给陆夫人说路上趣事见闻。

  陆如玉一口一个“哥哥”不时插话,好奇细问,与母亲两人不时发出惊叹惊赞声,一家三口有说有笑,没有人理会站在一旁的洛微云。

  仿佛她根本不存在。

  陆绩下意识瞥了一眼,见洛微云站在那里意态闲适、悠闲自得、大方从容,丝毫不见局促,不由目光一顿,那种违和的、不太舒服的感觉又来了。

  他眼中掠过一抹厌恶,这洛氏,似乎比之前更令人讨厌了。

  随着陆绩的目光,陆夫人和陆如玉也看到了洛微云。

  陆夫人沉下了脸色,陆如玉轻哼。

  陆绩神色更不快了,谴责的看了洛微云一眼,似在责备她令自己的母亲和妹妹不快。

  洛微云暗暗翻了个白眼,瞧这一家子不讲理的!

  “娘、伯爷、小姑,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陆如玉冷笑:“怎么你还没走啊?我还以为你早走了呢!”真是一点也没有自知之明。

  他们一家团聚,谁稀罕她杵在一旁晦气?

  “你去吧,”陆夫人绷着脸严肃道:“好生盯着厨房,别把晚饭做坏了。”

  “娘放心!”洛微云笑笑。

  “娘,儿子不在这些日子,洛氏可还守礼?没有对娘不敬吧?”洛微云刚走,陆绩便问道。

  陆夫人脸色顿变,轻轻长叹。

  陆如玉更是一脸愤愤,跺脚扭身抱怨:“不敬?呵,她没把娘给气死就算好的了!哥哥你总算是回来了,不然我和娘恐怕要被她给欺负死!”

  “发生什么了?洛氏她怎么敢!”陆绩脸色大变。

  陆夫人和陆如玉母女俩你一句我一句、添油加醋、边说边叹将这一段时日府中发生的事一股脑儿向陆绩吐槽。

  陆绩的脸色越来越阴沉,满面怒意。

  “该死的!洛氏她怎么敢!”

  陆如玉见到哥哥如此反应十分称意,撇撇嘴道:“仗着有个泼妇娘撑腰,她有什么不敢的?还说是我嫡亲嫂子呢,把我的屋子打砸了,竟半点儿赔偿都不肯给我,真是气死人了!”

  “分明是她自己没站稳落水,硬说是我推她,没有娘的同意偷偷跑回娘家告状,撺掇她那个泼妇娘来我们家撒泼。”

  “娘说一句她顶撞一句,完全不把娘放在眼里。”

  “她那些嫁妆没了跟娘有什么关系?她那泼妇娘竟然上门逼迫威胁娘!”

  “这么没规矩、没教养的女人,一定要狠狠的教训她。”

  “哥,你可要给娘和我出气呀。”

  陆绩心乱如麻,神色烦乱,尤其听到洛微云的嫁妆被一把火烧的精光时更是脸色大变。

  他随口敷衍着陆如玉,细问嫁妆被烧一事。

  陆夫人和陆如玉你一句我一句,陆绩听来听去却没听出个所以然来,全都是母女俩的抱怨。

  他心急如焚,便推说自己有些累了,先去书房歇一歇,晚些再过来陪娘。

  陆夫人心疼儿子,连忙点头:“那你快去,回头娘再跟你细说!”

  陆如玉也连连点头,她告状告的还没够呢。

  陆绩匆匆离开,将陆管家和周妈妈叫了去。

  娘和妹妹只会抱怨,他得找能说实情、会说实话的人问个清楚。

  洛微云的嫁妆价值不下十几万两银子,那可是一笔巨款呀,能做很多很多事了,对他、对陆家来说非常重要,就这么没了,他如何不气?

  没错,他跟他那个娘一样,在这些嫁妆随着洛微云进入陆家之后,就被他自然而然的当成了陆家的东西、他的东西。

  接下来他要做的事,还需要许多许多银子呢,没有银子傍身,他怎么接近大皇子、怎么讨好大皇子和大皇子身边的红人?

  陆绩板着脸,分开单独审问陆管家和周妈妈,一句一句问的非常细致,翻来覆去足足问了一个多时辰。

  娘已经告诉他了,陆丰家的是在洛夫人的逼迫下不得不站出来顶罪的,也就是说,根本没有人知道到底是谁放的火。

  ------------------

  推一下完结文《农门春,医路荣华》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