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嫡女重生狠嚣张

第39章 细思

嫡女重生狠嚣张 烟笼秦淮 2032 2019-04-08 09:10:00

  洛微云微微一笑,心里一暖。

  奶娘对她,真是没的说了。

  哪怕她再同情刘雪梅,也没有越过自己做主把她留下来的意思,更没有替刘雪梅在自己面前说话,而是将一切留给自己来拿主意。

  她这是认可她的能力了啊。

  经历了一系列这么些事儿,在奶娘心里,自己拿的主意比她自己拿主意要更准更好了吧。

  洛微云便道:“等她回来之后不必再带回拂柳苑了,交给周妈妈吧,让周妈妈安置,把她的来历说清楚就行。”

  洛嬷嬷一怔,旋即点头笑道:“是,少夫人。”

  洛微云见她这样自己反倒忍不住了,笑问道:“奶娘不问问我为什么这么安排吗?”

  洛嬷嬷笑道:“少夫人的安排自有少夫人的道理,哪里需要老奴多嘴呢?”

  洛微云哈哈大笑,“这个人......奶娘往后留点儿心。”

  洛嬷嬷一怔,顿时注意起来:“是,少夫人。”

  洛微云目光微闪,她倒是想要看看,这一世没有了她的庇护和看重,刘雪梅如何在这伯府中生存。

  像她那种心高气傲之人,似乎只有爬床一条路可走了啊!

  去春元堂请安的时候,陆夫人脸色淡淡,陆如玉则狠狠瞪了她一眼,瞪得洛微云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又惹她了?

  不一会儿陆绩也来了。

  仿佛昨天并没有在她面前发作喝斥似的,一脸的儒雅,风度翩翩。

  只是,说出来的话就没有那么风度翩翩了。

  “我下午要去恩师家里拜访一趟,你准备一份厚礼。”

  洛微云笑笑:“不知伯爷想要准备什么样的厚礼?字画?文玩?还是什么古董摆件?从库房里找、还是从账上支银子打发管家派人出去买?”

  陆绩的脸立刻拉长了,风度翩翩的样子变得有些狰狞。

  陆夫人听不下去了,呵斥道:“洛氏,叫你准备你便去准备,哪儿那么多话?”

  洛微云委屈:“既如此,娘是把库房钥匙给我、还是派人随我一同去,就从库房里挑两件吧。”

  “你——”

  陆如玉气坏了:“你屋里各种珍玩摆设多得是,不会挑两件好的吗?我娘的库房你也敢盯着?”

  陆夫人立刻道:“如玉说得对,你快回去找吧!”

  “娘!”洛微云又羞又恼,掩面低泣:“我是陆家的儿媳妇,我用的东西怎能随随便便送给外头的男子?即便是伯爷的恩师那也是个男子呀!小姑糊涂不知事,娘怎么能也这么说呢?我、我今后还有什么脸见人呀——呜呜呜......“

  陆夫人:“......”

  陆如玉:“......”

  陆绩:这个贱人,又开始装!装模作样!

  更可气的是,明明知道她在装,偏偏他还说不出口。他能说让她用她的私房银子去买吗?

  “娘和如玉没有别的意思,是你自己想多了,这事不必你管了,我叫管家去准备。”

  陆绩冷冷瞟了洛微云一眼,拂袖而去。

  陆夫人捶胸哭嚎:“天啊天啊,我可怜的儿啊,娶了个媳妇回来有什么用啊?这么点小事也帮不上!”

  陆如玉睨了洛微云一眼冷冷一笑,“娘不如也准备些东西,让哥哥带去给思思姐吧,说起来我好些日子都没见过思思姐了,还真有些想她呢!”

  她自以为这话是戳了洛微云的心,却不知洛微云压根就没往心里去,听了反而顺口道:“小姑既然这么想简小姐,不如陪着伯爷一同去简家拜访好了。”

  陆如玉冷哼,不搭理她。

  陆夫人气坏了,不肯让洛微云走,存心要给她立规矩,冷着脸吩咐她留下伺候。

  洛微云何尝看不出来,面上只做不知,柔顺无比说道:“儿媳如今还在孝中,若是没有别的事,儿媳便先告辞了。”

  陆夫人一口气噎在胸口,气得上上不来下下不去。

  儿媳妇还在热孝中,当婆婆的却丝毫不顾及人家拳拳之心,迫不及待要调教儿媳妇、要儿媳妇在自己面前立规矩,这话传出去她以后也不用再出门见人了、陆如玉也不用再找什么好亲事了。

  如果是以前的洛微云,陆夫人觉得自己能够拿捏住她,令她半句也不敢往外乱说,也不敢跟洛家那泼妇说。

  可是现在的洛微云,她绝对不承认她这个婆婆拿捏不住她、绝对不承认她跟她那个泼妇娘的关系比跟自己更加亲近。

  “去吧!回拂柳苑好生待着!”没事别出来乱晃,省的让人看了心烦!

  洛微云好脾气笑笑:“是,儿媳告退。”

  陆夫人恨得牙痒痒。

  陆绩每日忙进忙出,颇为得意,一时间也懒得跟洛微云计较。

  他却不知他的一举一动全在洛微云派人监视之下。

  这人费尽心思见了大皇子两次,其实每次也没能搭上两句话,不过就是见了人,混在公子哥人堆里跟大皇子打了个招呼而已,但却兴奋得嘴巴都要咧到耳朵根,着实令人纳闷。

  洛嬷嬷、春风等无不鄙夷,吐槽说伯爷这是想要攀附权贵、为陆家谋求出路呢,连好好的科举仕途也不想走了,想图捷径。

  不过啊,人家大皇子那是什么人?岂是他一个破落伯爷随随便便就能攀附上的?

  京城中不知多少人想要攀附大皇子呢,想要入大皇子的眼,可没那么容易。

  洛微云听着她们嘲笑议论没有说话。

  她觉得没这么简单。

  陆绩如果想要攀附大皇子,早就攀附了,不至于等到现在。

  突然之间如此热衷,必有缘由。

  想到安郡王、娴郡主一事,洛微云心里一动,难道——他知道大皇子的未来?他......他知道将来这天下会是大皇子的?

  所以,他这是在提前烧冷灶,当然是拼了命的也要攀上大皇子,以求将来飞黄腾达?

  是了,定是如此,否则没有别的理由能够解释的通。

  洛微云仔细回想原主那前一世,至少到原主去世那会儿,大皇子的确是最得势的。

  她的心沉了沉,随即不屑轻嗤。

  就陆绩这种人,既没财也没才的一个破落伯府的伯爷,他想攀上大皇子、想让大皇子正眼看他,他也没有这么大的本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