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嫡女重生狠嚣张

第40章 灵渊寺

嫡女重生狠嚣张 烟笼秦淮 2069 2019-04-09 09:10:00

  洛微云原本想要给娘送信,请娘帮着查一查关于大皇子的资料,斟酌之后又打消了念头。

  大皇子身边必定幕僚心腹众多,势力庞大,娘就算再有手段本事钱财,也绝对斗不过大皇子的。

  万一不慎被大皇子察觉,误会她别有用心,岂不引祸上身?

  反正,等和离之后她和娘会离开京城,选一个山清水秀的小城镇悠然度日,陆绩也要、大皇子也要,京城风云跟她也没关系。

  她只要派人紧紧盯着陆绩就够了。

  陆绩吩咐府中准备马车,两天后他要去灵渊寺进香,会在灵渊寺里小住几日。

  洛微云心里纳闷,既不是初一十五,也不是什么特殊日子,且陆绩这人以往也不是个信佛之人,为何好端端的突然间说要去进香?

  “奶娘安排车辆,两日后我也要去一趟灵渊寺,去给我爹进香祈福。”

  洛嬷嬷点点头。

  到了这日,陆绩出门没多久,洛微云便也从拂柳苑后头开的小门直接出了陆府,在巷子拐角处上了马车,带着春风、春雨,直奔灵渊寺。

  灵渊寺坐落在京城北郊的灵渊山上,山川明丽,风景优美,历来为京城达官贵人所推崇,寺庙里香火一向来颇为旺盛。

  灵渊寺最有名的便是后山近乎三十亩的一大片绿梅,皆是生长了几十年的老树,枝干苍劲,曲折有度,孤标典雅,每当春寒料峭之际梅花盛开,远望去如一团绿云,淡淡花香沁人心脾,往往引来无数游人特意前来观赏。

  除了绿梅,还有一小片紫竹林,林中有甘冽清泉一口,同样名气不小。

  马车在山脚停下,为了方便行事,洛微云主仆三人皆做了男装打扮。

  山下租了轿子,三人很快便到了山顶寺庙之中。

  春风陪着洛微云去正殿进香,机灵的春雨便跑去打听陆绩的消息。

  其实说打听不如说是接头,洛家得用的人不少,洛微云早已派机灵的洛七盯着陆绩,春雨只要跟他接上头就行了。

  洛微云与春风在寺庙安排的厢房中休息没多久,春雨便回来了。

  “洛七留了消息说伯爷往梅园去了,公子,我们是在这等还是也跟过去?”

  春风忍不住诧异:“此时节怕是连残梅都没有了,伯爷不去紫竹林却去梅园?这倒稀奇了。”

  洛微云“嗤”的一笑,“的确挺稀奇的,走,咱们看看去!”

  此时节梅园早已绿树成荫,老梅树长得大多不高,枝繁叶茂,行走其间,视线阻隔,十分方便隐藏踪迹。

  之前便一直是春雨负责跟洛七联络消息,洛微云建议两人设计一套用于他们彼此间便于联络的暗号,两人认为很有必要,从善如流听从了。

  此时用处便体现了出来,春雨总能轻而易举找到洛七留下的记号,领着洛微云和春风前行。

  三十亩梅林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没多久,三人便穿出了梅林。

  春雨只顾着寻找记号,还要领着洛微云往前,春风却拦住了。

  “再往前可就离寺庙远了,若是沿着这条小道再走,便到真正的后山了,公子,咱们真的要去吗?春雨,你会不会看错了?”

  若说陆绩跑到梅林里散步散心倒还说得过去,好好的跑到后山去干什么?

  春雨信心十足:“我怎么可能会看错?绝对没有!”

  洛微云笑道:“去啊,既然没错为什么不去?就算是后山,那也是灵渊寺的地盘,怕什么?再说了,凭你们俩的身手,哪怕有点儿什么意外想必也难不倒吧?”

  春风、春雨相视而笑。

  “这倒是,有我们在,保管公子无事。”

  毕竟少夫人又没有什么厉害对头的敌人,对付区区陆绩,凭她们足矣。

  三人继续往前,绕过一道山弯,前方赫然一片平坦宽广,小小起伏连绵如波浪般的地势上,长满低矮的杜鹃花,水红、玫红、大红、粉红、偶尔还有雪白的各种杜鹃花盛开得格外茂盛。

  就在这一片花海之中,两名男子正在交谈。

  离得远,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但可以感觉得到彼此间的气氛格外美好。

  一名男子穿着月白长袍,墨发高束,身形挺拔,松松负手,俊朗不俗。白皙的脸上带着淡淡温柔的笑容,儒雅俊秀,风度翩翩,正是陆绩。

  另一人穿着银蓝色长袍,头裹浅青色平定四方巾,身高只到陆绩肩头略多一点点,身材纤细,巴掌大的小小的脸、小小的五官,远看轮廓便知十分清秀美丽,一看就是女扮男装的女子。

  那女子与洛微云不同。

  洛微云身量颇高,加上习惯了昂首挺胸、明快爽朗,即便是穿了男装,只要用心稍作刻意的装扮,想要轻易看穿她的真身没那么容易。

  但那银蓝色长袍的女子,即便穿着男装也难掩女子纤细的身姿以及小巧精致的五官,只要不是眼瞎的或者蠢笨如牛的,很轻易便可看穿。

  洛微云嗤笑出声。

  想必这女子便是娴郡主齐安然了。

  春风、春雨面上皆有怒色,春风啐了一口:“真不要脸!”

  春雨皱皱眉,瞟了洛微云一眼没出声。

  男人嘛,有几桩风流韵事并没什么大不了的,很多时候反而会被传为美名、为人所称赞羡慕,心酸的也唯有家中嫡妻罢了。

  不过,少夫人早已打定了心思和离,即便伯爷有再多的风流韵事她也不会放在眼里才是,怎么今日特特跑来——抓个正着呢?

  这种事有什么可看的......

  难不成,少夫人心里其实还有伯爷?

  “你们可知,那女子是谁?”洛微云笑着问道。

  二女摇摇头。

  洛微云悠悠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少女应该是安郡王的独女娴郡主齐安然。”

  “什么?”

  “娴郡主?”

  春风、春雨显然吃了一惊。

  这下轮到洛微云意外了,“你们知道娴郡主?”

  春风一愣,春雨忙笑道:“自然知道。娴郡主的事儿很多人都知道啊。她是郡王之女,按说即便得了恩典赐封爵位也该是个县主,但听说太后娘娘和皇上都怜惜她体弱,又怜安郡王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便格外开恩赐封为郡主,不知羡煞多少宗室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