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嫡女重生狠嚣张

第41章 揭穿

嫡女重生狠嚣张 烟笼秦淮 2020 2019-04-10 11:00:24

  洛微云一笑:“这倒也是。”

  宗室经过了好几代的繁衍,人数众多,没有爵位封号的数不胜数,齐安然不但能得到封号爵位,还比应得的高了一等,自然会引起许多人注意、为人所议论,津津乐道。

  那么,春风、春雨会知道也就不奇怪了。

  “伯爷这是什么意思?”春风忽然道:“难道他、他看不出来娴郡主是个女子?还是说......”

  春风、春雨脸色都变了。

  这陆伯爷胆子也太大了吧?

  他已经娶了妻,明明知道娴郡主是女子还敢勾搭?安郡王夫妻要是知道了怕不得打死他啊!

  洛微云一叹,摊手道:“他这是鬼迷心窍了,我不能眼睁睁由着他鬼迷心窍回不了头,否则的话就连我也要受他牵连,你们说是不是?”

  春风、春雨连连点头:一点也没错。

  “少夫人,您想怎么做?”

  洛微云笑笑:“这种事还有什么怎么做?当然是直接上去找他啊!”

  春风、春雨还在那发愣没反应过来洛微云这话是什么意思,洛微云已经从藏身处大大方方的现身,大大方方的朝那花海中的两人走了过去。

  大步、从容。

  春风:“......”

  春雨:“......”

  两人相视一眼,急忙跟上去。

  陆绩无意中回头,看到洛微云浅笑嫣然朝自己走来,风吹动她衣襟飘飘,出尘脱俗,别有风姿,却令他眼前一黑、脸色大变。

  这个贱人!

  她、她怎么会在这?她怎么会在这!

  陆绩心慌意乱,眼角抽风似的连连冲洛微云使眼色,示意她不要叫自己、不要跟自己相认。

  娴郡主也看见洛微云了,一怔之下不觉俏脸微红,莫名的有些羞涩心虚。

  她早就听说灵渊寺后山有一大片杜鹃花十分漂亮,今日便带了侍女薇儿过来欣赏,没有想到这么巧竟又在这遇到了陆公子,这可真是——有缘呢!

  虽然此刻是男装打扮,但对一个芳心初动的少女来说,跟自己颇有好感的男子在此仿佛幽会似的被第三人瞧见,多多少少还是觉得有点害羞心虚。

  而看到那人分明冲着自己二人而来,娴郡主心里就更羞更慌乱了,慌忙对陆绩道:“陆大哥,我们走吧。”

  陆绩早就恨不得撒腿跑开,但他也心虚,他不敢。

  听了娴郡主这话陆绩大大松了口气,连忙点头:“好,我们走。”说毕立刻转身,拉着娴郡主的胳膊快步而行。

  不管去哪里,只要先摆脱洛微云那个贱人就行。

  他避而不见,那个贱人就算再蠢也明白他的意思了吧?

  她最好明白,否则,回去之后他绝对饶不了她!

  “相公!”洛微云小跑追过去,索性扬声叫了起来。

  春风、春雨一个趋趔,相视暗笑,少夫人这招真是太狠了,这是打定主意不让伯爷好过啊。

  娴郡主果然停了下来,有些发愣。

  陆绩浑身冰凉,双腿发软,心里恨得发指。

  洛微云却不管,目光落在他身上冲他挥手笑得好不甜美:“相公、相公,等等我呀!”

  娴郡主脸色骤然一白,呆在了那里,不敢置信瞪着陆绩。

  薇儿忽然闪身出现,默不作声侍立在娴郡主身侧。

  好强的气势!

  春风、春雨一惊,忙收敛气息,不敢露出一丝丝会武的痕迹。

  这个侍女的功夫只怕不在她二人任何一人之下,这也难怪,安郡王夫妻爱女如命,这位娴郡主又素来体弱,她的身边怎么可能没有能干的侍女贴身伺候保护?

  之前这侍女之所以没出现,想必是不敢打扰郡主与“心上人”幽会,此刻见了外人,自然便现身了。

  “我是你妻子阿云啊,”洛微云笑吟吟的看向陆绩:“你瞧,我这一身男装打扮可还好?听人说相公往这边来了我便一路寻了过来,没想到这儿还有这样的好地方呢!咦,这位公子是——相公的朋友吗?”

  洛微云做出羞涩的模样,不太好意思笑笑:“实在抱歉,我瞧见相公便跑了过来,一时没注意这儿还有外人,还请公子见谅。”

  陆绩怒意腾生几欲炸裂胸口,恨不得把洛微云打死,偏偏这时候还什么都不能表露出来,还得装作根本不知道娴郡主是女子,冲洛微云温柔笑笑点点头:“怎么不在寺里等我跑到这儿来了?这位是谢公子,为夫在陶州结识的朋友,快见过谢公子。”

  “是,”洛微云含笑冲娴郡主拱手:“谢公子!”

  娴郡主眼眶早已红了,狭长的眸子中泛着点点泪花,恼羞、失望、尴尬、难堪、以及愤怒种种情绪充斥心间,酸酸涩涩的胀痛。

  陆大哥他、他竟已有妻室!他竟已有妻室吗!

  陆大哥他难道当真一点也没看出来自己是女儿身?难道——他真的只是把自己当成兄弟在交往?

  “我还有事,告辞!”娴郡主猛的转身大步离开,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当着他们的面落泪。

  她已经够难堪了,不想再更难堪!

  薇儿深深的盯了陆绩一眼,面无表情追随娴郡主而去。

  待那主仆二人走远,陆绩脸色“刷”的阴沉下来,阴冷如蛇狠狠盯着洛微云。

  那样的目光,春风、春雨一旁瞧见了都忍不住有些心惊,下意识靠近了洛微云。

  洛微云却仿佛毫无所觉,唇角依然含着浅浅笑意,云淡风轻。

  陆绩忍了又忍,才忍住动手的冲动,他不能,万一这女人尖叫喊叫起来被人听到,丢脸的还是他。

  万一娴郡主还没有走远被娴郡主听见看见,他岂非形象全无?

  忍着吧,这是他的妻呢,同住一个屋檐下,他想要找她算账有的是机会,根本不必在这一时。

  陆绩目中的阴狠渐渐消散,变得淡漠毫无情绪,“你不好好待在府中,怎么会在这?洛氏,别忘了你如今还在孝期之中,怎能随意出门?你好歹出身侯门,连孝道也不懂吗?如你这般,简直枉为人子!”

  洛微云心里冷笑,我枉为人子?我爹在天之灵倘若看到你干如此居心叵测之事才更饶不了你,你倒有脸说起我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