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嫡女重生狠嚣张

第42章 怒不可遏

嫡女重生狠嚣张 烟笼秦淮 2057 2019-04-11 09:10:00

  “伯爷冤枉妾身了,”洛微云淡淡道:“妾身连着两日梦见父亲,因此今日特意前来这灵渊寺为父亲进香祈福,祈祷父亲在天之灵得以安息。听人说起这后山风景不错,难得出门,便过来走走,谁知这么巧,伯爷居然也在——”

  “你当真不是跟踪我来的?当真只是巧合?”陆绩目光蓦的又变得阴冷,怀疑的紧盯洛微云。

  洛微云愕然:“妾身为什么要跟踪伯爷?”

  陆绩顿时语塞。

  是啊,洛微云为什么要跟踪他?她怎么可能知道他想干什么?甚至......她都没看出来娴郡主是女子吧?

  陆绩一时也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多心了。

  可是,心底那一丝怀疑却始终没有打消。

  怪不得娘和如玉接连在她手里吃暗亏,这个洛氏,跟从前相比果然是不一样了,今后他还得多注意她点。

  想及此陆绩又有些禁不住的怨恨妹妹。

  如果不是她娇蛮无状推洛氏落水,也不会有后来那么些事。据他推断,洛氏性情大变,正是落水之后的事。

  是个人在生死边沿走了一圈,都不可能没有任何改变吧?

  “没有最好,”陆绩冷哼:“你给我听着,今日之事不许跟任何人提起半句,否则,我绝对不会饶了你!”

  “是,伯爷不喜欢,妾身一定不提。”洛微云无比的柔顺贤淑顺口应着,顺便给他一个一脸茫然完全不知为何要这么做的表情。

  陆绩目光又冷了下来,阴沉沉盯着洛微云,无端觉得憋屈。

  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感觉。

  明明他感觉到洛微云断然不是在他面前所表现出来的这般柔顺与柔弱,可是偏偏她却做得如发自内心一般自然、自然得让他找不到一丝丝破绽。

  贱妇,他竟不知,原来她竟如此会装模作样!

  “哼!”陆绩一眼也不想再看见洛微云,突然挥手将她用力一推,负手扬长而去。

  洛微云猝不及防低低惊呼朝一旁跌倒,手不小心被地上尖利的石头划过,划破了皮,渗出殷红的血珠。

  “少夫人!”

  春风、春雨惊怒,春风忙掏出帕子为她擦拭包裹,春雨也不由懊悔:“可惜没带伤药,是奴婢们疏忽了。”

  “这怪不得你们。”洛微云看了一眼迅速包扎好了的手掌,不太在乎笑了笑。

  谁能想得到陆绩会突然发疯呢?

  不过,彻底搅黄了他的好事,这区区摔一跤也没什么不值得的。

  从今以后,娴郡主是绝不可能再跟他在一起的。无论他心里有什么小心思、小算计,从今天起也只能统统收起来。

  见了娴郡主之后,洛微云才明白为何陆绩敢如此大胆的行骗,娴郡主明显就是个一眼能把她看透的单纯少女,对付她,陆绩那种渣男,想必多的是法子吧?

  “我们也回去吧。”既然事情已经办妥,洛微云也不想再留在此地。

  谁知此时,一道又惊又喜的声音传来:“云兄弟?是你吗?”

  洛微云一僵,脸上的表情出现了一丝皲裂。

  是......邓昭?怎的会这么巧!

  “邓兄......”洛微云不得不挤出笑容,冲带着小仆的邓昭拱了拱手。

  邓昭爽朗大笑:“真是云兄弟,好久不见,云兄弟一向还好吧?”

  洛微云勉强点头:“还好还好,呵呵,真是巧呢,没想到会在这遇到邓兄。”

  “春光大好,不出门踏踏青可惜了,今日运气不错,得见云兄。不知可有荣幸邀云兄同游呢?”

  洛微云生怕被春风、春雨看出什么端倪,咳,虽然她与邓昭之间坦坦荡荡,但她自己明明是来“捉奸”,结果却偶遇了一个旧日相识的男子,怎么想怎么有点儿别扭,巴不得这一声,当下点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毕扭头一本正经、一脸淡定吩咐春风、春雨:“你们就在这等着,不必跟着。”

  春风、春雨却没有丝毫好奇探究的神色,如最忠诚的婢女一般垂首弯腰,恭声应是,乖乖的侯在原地。

  “云兄弟请!”

  “邓兄请......”

  成片盛开的杜鹃花海映着青山,热烈鲜艳,惹人夺目,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一片堪称极致的美景。

  只可惜赏花的人一个优雅从容,一个却如锋芒在背。

  邓昭瞥了一眼洛微云的手:“云兄弟的手怎么了?”

  洛微云淡淡笑道:“不小心摔了一跤,擦破了点皮,侍女——咳咳,小厮大惊小怪非要这么着。”

  邓昭瞧着她狼狈又强做镇定的模样暗笑,突然觉得她有点可爱,假装没听到她失言,从怀中摸出一个小巧的瓷瓶道:“受伤了还是要小心些护理着好,这是上好的金疮药,贤弟拿着,等会儿将药涂抹上,伤口很快便可痊愈,只要不是大伤口、伤的不深,一点疤痕都不会留下。”

  邓昭将药瓶递给洛微云。

  洛微云却没有接,而是抬眸看他,目光有些晦暗不明。

  邓昭一脸懵懂不解:“云兄弟,怎么了?”

  怎么了?

  洛微云都要气笑了,这个人,倒是比她还会装模作样。

  “你到底是谁?”

  邓昭一愣。

  洛微云又道:“京中有位从蜀中来的临昌侯世子,据说就叫邓昭,不知与邓兄是否同名同姓不同人。”

  对上眼前这双清凌凌如泉水清澈明亮、又带着几分防备与警惕的眸子,邓昭抬了抬下巴忽的笑了。

  他本就生得极英俊,这一笑薄唇轻扬,长眉微挑,一双凤眼灼灼生辉,灿烂的笑容令这锦绣春色仿佛都失了颜色。

  “没想到临昌侯世子在京城的名声竟然已经这么大了吗?实不相瞒,在下就是临昌侯世子,并非有意瞒着云兄弟,只是觉得没有必要说而已。你我兄弟一见如故,倾心相交,于身份地位并无关系,也不该受到身份地位所限,云兄弟你觉得呢?”

  洛微云:“......”

  一见如故、倾心相交?有吗?她怎么不觉得?

  于身份地位并无关系,所以,他不揭穿她是女子其实也没有错对吧?

  洛微云觉得,自己似乎有几分切身体会的体会到了陆绩那种憋屈而无从诉说的感觉了!

  明明不是那么回事,可偏偏对这话自己竟然无可挑剔反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