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嫡女重生狠嚣张

第44章 迟早的事

嫡女重生狠嚣张 烟笼秦淮 2013 2019-04-13 09:42:54

  其实最好的是杀掉洛微云,凭他的手段,自然能做的毫无痕迹。

  人死了,就什么都不会泄露了。

  可是,洛微云是洛叔唯一的女儿,他邓昭还不屑做这种卑鄙无耻之事。

  回到灵渊寺中,洛微云吩咐春风打来干净的水,清洗了伤口之后,涂抹上了陆绩送给她的药。

  白色细细的药粉倒在伤口上,只有很短一瞬的刺痛,随即便是一股清凉舒适的感觉。

  洛微云看了看那伤口,仍旧用帕子包好,将药瓶交给春雨命她收起。

  主仆三人在灵渊寺用了素斋,方启程回京。

  回到拂柳苑,洛微云便换了一身衣裳准备去给陆夫人请安。

  洛嬷嬷一边看秋晴给她梳头一边道:“伯爷中午便回来了,回来之后便叫周妈妈把二门上的婆子和门上的门房拉下去打了一顿板子。咱们拂柳苑的开往外边的门怕是瞒不住了。”

  陆绩以为是门房上放她出去,自然要迁怒。

  门房少不了喊冤发誓绝对没见她出门,拂柳苑的门自然会被他知道。

  洛微云轻轻一笑浑不在意:“瞒不住便瞒不住吧,原本也没指望长长久久的瞒着他们。”

  就算他们知道了,又如何?

  洛嬷嬷原本有些忐忑不安的心瞬间安定了下来,不觉笑道:“少夫人您心里有了计较便好!”

  洛微云笑笑,她其实也没有什么计较,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反正,“陆家儿媳妇”这个头衔困不住她,那么,就没有什么能难得住她。

  她不在意陆家的名声,相反,陆夫人、陆绩他们却不能不在乎,真正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那么,她就什么道理都不讲好了,简单粗暴,直截了当也不失为一种手段。

  所以,她有什么好怕的?

  洛微云带着洛嬷嬷、春风刚出了拂柳苑的门,向嬷嬷便来了。

  见她主仆出门向嬷嬷一愣,随后似笑非笑道:“少夫人可真是有孝心呐,夫人正让老奴过来请少夫人过去一趟呢,谁知少夫人主动便出门了。”

  洛微云微笑:“身为儿媳妇,孝敬婆婆是天经地义的事,我岂敢掉以轻心?”

  这话你也敢说?向嬷嬷不由得暗暗翻了个白眼,心里吐槽不已。

  如今的少夫人这脸皮还真是够厚的!当初那个温柔腼腆的少夫人莫非只是个假象?

  如今这是原形毕露了?

  向嬷嬷实在见不得她这副自得模样,忍不住嘲讽:“少夫人倘若真正有心,就该知晓这会儿夫人心情如何,少夫人可要做好准备呀!”

  洛微云闻言点点头:“唔,多谢向嬷嬷提点。”

  向嬷嬷一口气差点没噎死,谁提点她了?

  春元堂中,不出洛微云所料,陆绩并不在,只有陆夫人和陆如玉。

  洛微云微微冷笑,她就知道,陆绩那人要脸面,明面上问罪她的事只会是陆夫人出面,后宅事务嘛,他一个大男人当然不会掺和了。

  他也只会在没人的时候冲她恶声恶气的发作阴损罢了。

  陆夫人脸色铁青,陆如玉一脸得色,伺候的丫鬟婆子们无不敛神屏息。

  “给娘请安!”

  洛微云屈膝施礼,随后从从容容落座。

  陆夫人目光阴沉,定定瞅着她,忽然用力一拍茶几喝斥:“放肆!我让你坐下了吗?”

  洛微云诧异挑眉:“娘怎么了?发这么大的火?上回突然大火我这心里受了惊吓还没缓过来呢,大夫说了要好好休息,娘不会些许小事也跟我计较吧?”

  洛微云料定即便陆绩几乎认定了大火的真相也绝对不会跟陆夫人说的,无他,多说无益,反倒陆夫人这种性格的人还会冲动之下生事乱来,反而不美。

  谁叫陆绩没有证据呢?

  退一步说,就算他有证据,又能如何?妻子的嫁妆他可没有处置的权力,至少明面上是这样。

  果然,洛微云一提嫁妆失火的事儿,陆夫人便下意识的心虚,窜起老高的怒火也下意识熄灭了几分。

  “你今日竟敢私自出府?谁给你的胆子?”

  洛微云一怔,忙道:“这是从何说起?今早给娘请安的时候我不是说过了要去一趟灵渊寺吗?娘亲口答应了的呀?”

  “胡说八道!”陆夫人差点没气晕:“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

  洛微云一脸恳切:“我真的说了,娘真的应了啊!”

  “简直一派胡言!”

  陆如玉也看不过去了,“大嫂,你可越来越会空口说白话了,今早我一直都在,我也没听见你提过出门的事,更别提娘答应你了!”

  说着又冷笑:“大嫂怕不是忘了自己还在热孝中吧?即便要进香差个下人去便是,哪有动不动往外跑的道理?我们陆家可是有规矩的人家,我娘岂能答应大嫂如此不合理的要求?”

  陆夫人冷笑:“你听见了?”

  这个贱妇,竟然敢毫无来由的便栽赃在她这个婆婆头上,反了她了!怪不得阿绩说洛氏太不像话,需要好好的教训教训。

  今日她是绝对不会轻饶了她的!否则她还不上天。

  当婆婆的管教儿媳妇,天经地义!

  洛微云怔了怔,“啊!”的一声,一脸的恍然大悟:“原来我没有说吗?这可真是我的不是了,我还以为我说了呢,谁知这几日记性变差了,竟给忘了。娘该不会因为这个便怪我吧?要知道向嬷嬷时不时的记性差忘了主子的吩咐娘都没有怪罪,没有个同样的事反倒怪罪我这个做儿媳的道理对不对?”

  “你——”

  “少夫人,你可别胡乱牵扯老奴,老奴什么时候忘过主子的吩咐了?从来没有的事!”向嬷嬷急忙分辨。

  主子的吩咐怎么能够随随便便轻易忘记?尤其是她这位主子向来是个严于律人宽于律己的,更是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洛微云立即便笑道:“怎么没有?我娘送我回来那次不就是?向嬷嬷忘了吗?要不要找我娘来对质?”

  向嬷嬷想了想,顿时哑口无言。

  当时那话......只是个糊弄过去的借口而已,谁知却被少夫人拿来堵夫人的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