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嫡女重生狠嚣张

第45章 定要责罚

嫡女重生狠嚣张 烟笼秦淮 2005 2019-04-14 09:10:00

  这下子,她就算不肯承认也不得不承认了。

  向嬷嬷好不郁闷委屈,勉强陪着笑脸,一个字不敢再说。

  陆夫人气得要死,迁怒之下狠狠瞪了向嬷嬷一眼。

  儿媳妇跟奴才犯了同样的错误,难不成还能放过奴才挑儿媳妇的刺?就算要挑,也不能明目张胆的挑。

  “你跟向嬷嬷比什么?她一把年纪了你也一把年纪了?”陆夫人冷冷道:“这次我便饶了你,不过,没有下一次,下一次再敢说什么忘了、不记得了,我定不饶你!我们陆家,也容不得如此狡猾奸诈有心机的儿媳妇!”

  洛微云压根没理会“狡猾奸诈有心机”这一连串的形容,微笑点头,从善如流:“是,娘的教训我记住了。”

  反正,她从没把自己当成陆家的儿媳妇。

  见她如此没有身为儿媳的廉耻之心,陆夫人和陆如玉都气怔愣了。

  这、这、这——这洛氏到底要不要脸啊?

  “今日你从拂柳苑出去的对不对?谁准许你在拂柳苑上开门的?洛氏,你这是想干什么!”

  拂柳苑上开了门直接连通外头,洛微云还不是想什么时候出去就什么时候出去?万一她要是不忠、没廉耻,指不定偷偷的跑出去干什么呢,那么自己的儿子岂不是戴了绿帽子?陆家还有什么家风可言?

  陆夫人越想越气。

  “今日陪着你出府的奴才,有一个算一个,谁都别想躲开,向嬷嬷,你叫人去拂柳苑拿人,统统给我打三十板子!”

  这种抖威风的机会向嬷嬷岂能不抓着?当即精神抖擞:“是,夫人!”

  “慢着,”洛微云看了陆夫人一眼:“娘是不是有些太不讲理了?拂柳苑的门不是我让人开的,我们搬进去住了之后偶然间发现的,那门本来就有,与儿媳何干?儿媳带人出门从哪里出不是出,从拂柳苑出去更方便自然便走那道门了,有何不可?娘如此便定了我的人的罪,我不服,也断断不会领受。”

  “胡说八道!”陆夫人气得连连冷笑:“好,很好,你倒是越来越能胡言乱语了!谁跟你说拂柳苑本就有门?嗯?”

  洛微云淡淡道:“本来就有,这话我没撒谎。娘不相信,我也没办法!”

  陆夫人心中其实已经相信了,却更气,怒视洛微云:“没有这回事,你胆子倒是大,这种开脱的话也编排得出来?向嬷嬷,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我拿人去!”

  陆夫人心里简直妒火中烧,怪不得,怪不得啊,丈夫从前在世的时候那么喜欢拂柳苑,经常在那一待一整天,这还不算,还经常在那过夜。

  她只当他喜欢那院子清净,也没怎么在意。

  如今想来,呵,谁知他是真的在那院子里待着还是去了什么地方?没准上青楼里哪个相好那去了呢!

  一个个的,都不是好东西!

  洛微云猛的起身拦住了向嬷嬷:“娘真要动手,不妨冲着我来,我这个做主子的,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奴婢受人冤枉平白受罚。”

  “你——”陆夫人指着洛微云:“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把少夫人给我拿下,不许她碍事!洛微云我告诉你,今日你身边那几个小鬼我还非要教训不可了。当婆婆的说什么你老老实实的给我听着,谁给你的胆子吆三喝四?你们洛家就是这么教导闺女的?”

  陆如玉也气坏了,“大嫂,若是气坏了娘,我看你怎么跟我哥交代!放眼京城,也没见哪家的儿媳妇有这么大的胆子。”

  洛微云心里不屑,心道人人都有资格说这话独独你陆家没有。比如你这样的,将来要是出阁了,那才是真正的大胆呢,而我,不过是反抗居心不良的人渣罢了。

  洛微云没理她:“不过是为了个出门的事,娘何必呢,定要闹得沸满盈天?”

  陆夫人抖着手:“你、你这是教训起我来了?”

  洛微云:“娘多心了,我只是劝娘消消气,娘上了年纪的人,何不心平气和好好的过日子呢?”

  “放肆!”陆夫人怎么可能肯听洛微云的劝?洛微云越是云淡风轻她越是当成了挑衅,气得连声吩咐向嬷嬷:“去,快去!给我去拿人!”

  看傻了的向嬷嬷猛然回神:“是,夫人。”

  生怕洛微云再说什么,向嬷嬷脚下不停,飞奔去了。

  洛微云轻轻叹了口气,自己要找死,那也怪不得她......

  陆如玉面露得色轻哼。

  不想,向嬷嬷这一去,半响都没有回来。

  陆夫人心下不由有些着恼,瞟了刘妈妈一眼:“你去催一催,向嬷嬷是不是年纪大了,做事越发不中用了!”

  她今日是存心要拿捏摆布洛微云,要好好的管教她,叫她知道在这府中谁说了算、谁该听谁的,杖责她的丫鬟这种事当然要当着她的面进行才更有意义。

  把人拖下去无声无息打一顿有什么用?能有什么效果?

  向嬷嬷那个狗奴才该不会是把人弄到别处打去了吧?

  刘妈妈领命而去,回来的倒是快,只不过一脸惊慌,“夫人,不、不好了!向嬷嬷她、她们落水了......”

  “什么!”陆夫人变色,“怎么回事!”

  刘妈妈吓得赶紧跪下:“具体如何老奴也不知道,只是刚到池塘边便看到向嬷嬷等好几个人都落水了,这会儿那边正在忙着救人呢。向嬷嬷她们倒是并没有性命之忧,夫人您不必担心。”

  担心?陆夫人都快气死了,她才不担心。

  “洛氏!你的奴才胆子倒是肥啊!”

  洛微云冷冷盯着刘妈妈:“刘妈妈说话不妨说清楚,这藏头露尾、说一半留一半的是怎么回事?存心要挑拨我和婆婆不合吗?谁给你的胆子?娘,事情到底如何这会儿可还没清楚呢,娘为何张口便骂我?”

  陆如玉气急败坏:“这不是明摆着吗?还要如何清楚!”

  洛微云道:“刘妈妈,落水的没有拂柳苑的人吗?一个也没有?”

  “这——”刘妈妈只得道:“老奴不知......”

烟笼秦淮

那个,我可以求个票吗?或者留言评论啊、收藏啊什么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