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今天也在穿越之后努力活着

第二十二章

  李陌宣被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来自己只顾着在这边兴奋的听水环讲设定,结果自己最严重的问题还没解决,那身上的一身伤口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水环听了她的疑问也只是说不要急,等他把这些讲完。

  说不定就这会儿时间自己就被当头一刀,就死了呢,这种事情谁说的好。

  “现在死不了了,不过你要是一不小心死了,我会受到惩罚的,你身上的伤就是之前你死的时候身上的伤,不过用血液唤醒我,我也是头一次体会,你要是长久不唤醒我的话,死时的伤口会一点一点浮现,然后还会腐烂。嘶,然后我也会受到惩罚,要是因为这个惩罚我我可就太委屈了,得在河底沉睡千年呢。”

  李陌宣听得毛骨悚然,也不知道是自己比较惨还是水环比较惨。

  不过如果水环觉得自己刑罚太重自己倒是可以和他换一换。

  其实整个世界也没有什么好讲的,从晚上听到早上,李陌宣也差不多懂水环的意思了,就是做npc的任务,升级,然后努力走上人生巅峰。

  不过中途还会有什么反派呀,反正有几率死。

  李陌宣:“我死了你真的要被惩罚吗?”

  水环:“对啊,被扔到水底,也没有人说话。”

  李陌宣:“特别寂寞吧?”

  要是让李陌宣呆在一个没有人没有娱乐,甚至连光也没有的地方她一定会疯掉的,水环现在平躺在桌子上,伪装的像一个普通的铜镜,身上连波动的水纹都消失掉了。

  是想起来当时那段黑暗的日子了吗?

  水环其实有些精力不足了,不知道是不是唤醒方式的问题,他还是头一次体验到精力不足的感觉。

  “没有啊,没有人吵我的话可以好好的睡觉,其实很不错了,我也很喜欢水嘛。就是河里好多鱼,他们会在你身上排泄,每次醒来都很痛苦。”

  “在你身上拉屎啊?”

  小姑娘家家的讲话怎么这么粗俗呢,不过水环没有心情和李陌宣争辩了,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李陌宣等着水环的回复,结果直接没有了声音。

  铜镜也渐渐的恢复了水环开始的样子。这又是怎么回事?

  “水环!!!醒醒!!!”

  不过无论李陌宣怎么叫他都是没有声音。

  若是平时还好,不过现在把水环拿在手里总觉得在猥亵人家一样。

  不过想了半天李陌宣还是伸出了手,万一水环就这样一命呜呼,自己可怎么办?她还没有勇气看自己身体腐烂。

  虽然说水环说自己不会出事,但是要是他都完蛋了自己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但是真正拿起来看了也没看出什么奇怪的地方。

  随便点一点以前有的东西还是存在,除了不会讲话了,跟昨天并没有什么区别。

  对,现在连一点话都讲不出来了。

  世界设定都清楚的差不多了,水环讲不出话大概就是自己不知道什么是任务了吧。

  对于只想好好活着的李陌宣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

  只要水环不是真的出事,对自己影响就不会很大。

  但是李陌宣担心啊,就怕自己在这边把事情都做完了,他再出来讲自己做错了。

  就跟和洛京林的关系,一上来就被说了关系差,自己也不知道要和谁交好啊。

  水环其实只失去意识了一会儿,很快就醒了过来,但是他发现自己的状态不太对劲,比起自己镜子的原型,他仔细看了看长出来的手脚。

  像是人一样。

  四周还是一片漆黑。

  水环在不远的地方看到了自己的本体。黑暗里只有他发着一片幽蓝的光。

  但是任凭他怎么伸手却抓不住。刚刚出现的手脚他还没有办法很熟练的应用,只是往那里走了两步就狠狠的摔倒在了地上。

  不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的情况就是自己在一个不明的世界里,而他回不到自己的本体里了。

  水环想到李陌宣,这个穿越者真是要了命了,头一次被血唤醒,头一次变成人,头一次回不到本体。自己算是捡到宝了?

  不过照现在的样子,可不算是什么宝。

  还有那个鸢兰,水环看到李陌宣对她的好感度可不算是低,这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自己还没告诉她离鸢兰远一点。

  行吧,水环只能硬是撑起来身体继续往自己本体那里移动。

  等自己回到本体里一定要李陌宣赔偿。

  不论水环还在努力什么,这边李陌宣确认了他的存活之后就去洗漱了。

  熬了整整一夜,但是镜子里的自己精力还不错。

  她摸了摸自己脸,想着连皮肤都好了不少,正想着呢,门口就开始哐哐哐的敲门。

  大早上的连送饭的仆役都不会来,在他们眼里,这些修仙的估计早上都起来喝露水也有可能。

  也不需要李陌宣费心思去猜是谁,门口就穿过来叫门声。

  “小师妹小师妹!早上了!咱们出去玩吧!”

  虽然说很想拒绝洛京林在这里照顾水环,但是也水环也不是人啊,自己除了看着他之外什么也干不了?

  也不知道这算是无情还是对自己负责,反正李陌宣把水环跟往常一样塞在储物袋里,就出门应了洛京林的约。

  门口不止洛京林一个人,还有他哥哥。

  说好了背着洛京盏带他出去玩呢?他自己就把哥哥带着了!

  洛京盏上下打量了一下李陌宣,看的她整个人都发毛。

  要是第一次见大家礼貌性打量一下也就罢了,这都认识,怎么跟自己今天有什么不一样似的。

  “我,很奇怪吗?”

  李陌宣实在是被盯得受不了了,她出门前还看过镜子,很正常。

  什么里衣穿在了外面啊,头发炸毛啊,都没有。

  洛京盏转过头,搂住自家弟弟说:“我就想啊,整个门派都没有跟阿林出来玩的,你也算是有勇气。”

  洛京林听得生气一把把洛京盏推了过去:“什么叫没有人跟我玩,他们都,都有事情!”

  听着洛京林磕磕绊绊的话,李陌宣就大概懂了洛京盏的话。

  真的只有自己和他玩,这孩子也太可怜了吧。

  怪不得带他玩就升好感度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