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这令人窒息的情愫

二十三/莺莺拜月

这令人窒息的情愫 林三棠 2308 2019-03-15 01:23:52

  晚上六点钟,周洛开车载着臣凡尔离开了酒店,驶向七宝老街方向。因为刚才的一点小尴尬,两人现在谁都不说话了。其实这事儿要放在别的女人身上,估计只会闹着开个玩笑,比比胸部大小,可是这俩人不知道心里有什么奇奇怪怪的想法,都憋着不出声。最后还是臣凡尔开了腔:“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我不认路,你可别把我拐卖了。”

  周洛嘴角微微翘起:“已经谈好价钱了,你还挺不容易出手的。”

  “您这叫卸磨杀驴吧,这活儿可还没干完呢,就要把我拱手送人了。”

  “没办法,谁让你吃得太多了,养不起。”

  “嘿!是谁跟我说我想吃什么都给我买的!”

  “现在后悔了。”

  “来不及了!”

  “那只好认命了,哎。你多些点儿方案,好换粮食。”

  “苦命的我啊……”

  周洛把车停在七宝老街的一个停车场,挽着臣凡尔的胳膊七拐八拐走到一个小茶楼前,茶楼唤做“赏心院人文茶馆”。周洛带臣凡尔上楼,进了一个临河的包间。两个人坐在榻榻米上,立刻有服务员来帮她们点单,周洛没有问臣凡尔,直接点了高山寒露白茶和一些水果、点心。臣凡尔看着外面的河景,又打量着屋内的陈设,一脸满意的样子。

  “喜欢吗?”周洛问。

  “喜欢啊,可是为什么特地带我来喝茶呢?”

  “这里的评弹很好听。”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听评弹?”

  “你们在会议室做方案的时候,一直在放蒋先生的评弹来着。”

  “啊?那么大声儿呢?”

  “我办公室和会议室一墙之隔,听得清清楚楚。”

  “那以后我可不敢了,回头被上海公司的同事吐槽没素质。”

  “没关系,小点声就行。”

  “嗯……这间茶楼真好啊……”

  “因为旁边有条河。”还不等臣凡尔说完,周洛就接话道。

  “你记得……”臣凡尔托着下巴看着周洛,双眸亮晶晶。

  “虽然比不得京杭大运河,也没有水草流过,不过还算得上雅致吧。”

  臣凡尔将目光落在窗外的河上,有点像自言自语似的说:“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周洛也看向窗外:“是秘书推荐的,不费事。”

  “你秘书又不知道我喜欢评弹,也不知道京杭大运河的事。”

  两个人的目光在窗户玻璃上的倒影中交汇,望着彼此。两个影子上有灯光影影绰绰,也有实质的河水从面前淌过,在现实中有种不真切的感受。相望无言。

  这时候服务员把茶水和吃食送上桌,打破了两人独处的宁静时光。茶是用炭火烹煮的,茶香慢慢从壶盖儿边缘溢出来,初闻到的时候,心神有一瞬间的荡漾,舒适感从心脏渐渐蔓延到全身。冷天里能有一小盏炭火和一壶暖茶在身旁,很是惬意。七点钟,评弹表演开始了,艺人登台摆好了架势,今天讲的是《莺莺拜月》的折子。

  “玉宇无尘月一轮,俏红娘相请女东君。轻移莲步高楼下。见花光月色两平分。花有清香月有荫。小姐呀,你看月明不用花灯照,照了花灯逊月明。月下看花花富贵,花前赏月月精神。花魂邀月魄,月魄媚花魂。花满春园月满林。她们双双步月穿花径,已到了花月林中的四面厅……”

  听着台上评弹艺人的唱词,臣凡尔的脑中出现了月下两女祭神的情景,袅娜多姿,黛眉轻皱,向神仙祷告保佑亲人和故人,还有自己对婚配的郁结。多情儿女空余恨,此生愿嫁痴情郎。古代的戏折子里,女子总是被情所困,刨去穆桂英挂帅、木兰从军这样的巾帼英雄形象,余下多是痴情怨女,红尘里翻滚一遭,最后或是辛辛苦苦嫁给心上人,也有所托非人的怒沉了百宝箱。

  周洛看臣凡尔听得入迷,便没有同她说话,于她来说对评弹并无甚兴趣,虽然上海是评弹艺术生长、开花的腹地,但周洛更喜欢流行歌曲,尤其是90年代流行的老歌。今天来这里纯粹为了照顾臣凡尔的喜好。周洛嘬着一杯茶水,有点走神儿,心想着上一次这么关心一个人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对于自己的闺蜜马孟欢,周洛当然是亲近的,但是依然有所保留,她不想让马孟欢对她抱有进一步的希望,能做好朋友就可以了,这也是她乐于促成魏呈和马孟欢婚事的原因,既然马孟欢喜欢这个男人,那么就好好的过“正常”生活去吧,一辈子能过好已经够难了,没必要凭空给自己制造麻烦。那自己现在算不算在自找麻烦?最近周洛思考人生的时候疑问句变得特别多,这代表产生疑问的事情她都不能确定,也不能果断的给自己指条明路,这在往常杀伐果断的周魔王身上是不存在的事情。

  你一个变数。一切来得太快了,我还没有防备,就掉入陷阱。

  “想什么呐?”臣凡尔歪头看看周洛。

  “想你,为什么会喜欢评弹。”

  “吴语的音调很美,这样娓娓道来的绵软,真是唱得人心都酥了。”

  “喜欢的话,以后我们常来。”

  “不了,你又不喜欢。”臣凡尔摇头说,“两个人还是干点儿都喜欢的事才有意思。”

  “你知道我喜欢干什么?”

  “不知道。我对你知道得很少,但是你知道我很多事,这不公平。”

  “有机会会说给你听,不然我莫名其妙的讲一通自己的事情,太奇怪了。”

  “好吧。希望这三个月里,我能知道得多一些,我会记得的。”臣凡尔指指自己的心口,然后又趴在桌上,把脸枕在手上,像一只偷懒的猫,“可惜时间太短暂了,一晃就会过去的。我会怀念这里的一切,还有这间书院,这条河。”

  周洛一时语塞,她被臣凡尔的话带走了思绪。是啊,三个月很短暂,等到春天来了,也是臣凡尔他们该离开的时候了。周洛只觉得现在才刚刚与臣凡尔熟络,相处很好,却不知离期已定在不远处,到时将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又是一个无法给出答案的疑问句。

  臣凡尔仰头看看周洛说:“是不是我给你添堵了,明明今天是带我出来放松的。”

  周洛伸出右手,把臣凡尔的脑袋扭向前方:“好好听戏,想那么多干嘛。”

  于是她们世界又安静了,只有评弹艺人的唱曲儿与拨琴声,掩盖了一颗躁动蹦跶的心。

  臣凡尔刚才的一席话并非是她真情流露,而是有意为之。她是想通过提醒周洛三个月的期限很短暂,而让对方更加珍惜她的存在。在相处温馨愉快的氛围里,突然抛出如此伤感又现实的话题,相信没有人会不去想分别时的情景,这一想不要紧,若真是有情人,自会露出了马脚。臣凡尔只是在试探,她觉得周洛有问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