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晓临明镜肠堪绝

第三十六章 狐媚

晓临明镜肠堪绝 书南晓 2073 2019-03-15 11:45:22

  不过也不肖他进去了,因为李长机已经自己出来了。

  还未看清他们的身形,就听到郑充衣的声音,比以往倒是更多了几分娇媚:“陛下~何苦现在出去,你刚刚处理完政务,应该多休息休息。”

  “我说了,坐的够久了,背都坐酸了。”

  “可是陛下……”她话还未说完,就已经看到了站在外面的我,而李长机也同时看到了我。

  那一刻,四目相对,我只看着他,眼里已有了水光。

  李长机有些激动道:“婉清?你什么时候来的?”

  一时间,我竟分不清他是喜悦还是不愿见我。

  我行礼道:“见过陛下。”

  郑充衣也连以往的样子都不愿意装了,不情不愿的向我行礼:“李婕妤。”

  李长机甩开郑充衣的手,向我走来,看着郑充衣不满的神情置之不理,这个举动至少证明,我现在还是比那个女人重要的。

  那个内监连忙道:“陛下,李婕妤来了有一会儿,不过我看您在处理政务,就没进去打扰您,也说让李婕妤到偏殿休息,可是她非要在这等您。”

  李长机握住我的手:“怎么不去偏殿休息,站着多累?”

  我身边的婢子可是听不下那个内监的话,替我叫屈道:“陛下,我们婕妤不止站了一会儿了,站了有两个时辰了!”

  李长机皱眉:“什么?”

  “不止如此,而且是他说的是,郑充衣在里面照顾陛下,所以不让我们婕妤进去,甚至连通报都不通报呢!我们婕妤站了两个时辰,没说过什么让我们婕妤去偏殿休息的话,不过是看您要出来了,所以才提了一句。”

  这个时候我发现,平常对下人们管的松,还是有好处的,至少胆子都比较大。

  “而且陛下……”另一人接着道:“先前我们婕妤就派人来过,说今晚做了些小菜想邀陛下您过去一同品尝,然后一起赏月,可是……可是郑充衣拦着我们,说陛下现在不待见我们婕妤,连见都不让我们见陛下呢。”

  我听的心里真的是……这胡诌的本事他们跟我学的真是好啊!!!

  郑充衣立马反驳:“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说陛下不待见李婕妤了!”

  那名婢女被她这一吼吓的不敢说话,李长机的眉头却皱的更深了,转身冷声道:“我这段时间是忙,加上李婕妤身上受了伤,才没怎么和她相见。但她身为婕妤,后宫之首,又岂是你们能轻贱的!”

  那个内监和郑充衣吓的下跪,郑充衣抓着李长机的衣服道:“陛下,妾身确实未说话那句话啊!你不要听那个婢子胡诌!李婕妤向来巧舌,一定是她教她的婢子故意那样说的!”

  我的婢子道:“那郑充衣您说,我们第一次来找陛下,你是否将我们拦了回去?说陛下不见我们婕妤?”

  “你……”

  她们争论之时,我突觉头晕,双腿发软似要倒地,但刚好被李长机接住,倒在了他的怀里:“婉清,怎么了?”

  “我无事……”

  我还未反应过来,他直接打横抱起我,“云光殿。”

  身旁内监连忙反应过来:“起驾,云光殿!”

  “等等,李长机停下来看着那个内监道:”你,滚去领罚,降职。”

  “啊,陛下……陛下!”

  我们坐在软轿上离开了那里,我被李长机抱在怀里,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服,好久,自己好久没这样感受过他的气息和体温了,无论自己心里对他种下多大的刺,可我,还是这么眷恋他啊……

  他将我抱进房间,宫人们都退了出去关上了门。

  “婉清,”他将我放到床上,柔声道:“到了,婉清。”

  我搂着他的脖子没有撒手,抬头缱绻,气息萦绕在他的耳边和颈部,双眼波光流转,我不由得吻上他的脸颊,只那么轻轻一吻……

  “长机兄……”

  下一秒,我便被他吻住了唇,不同于以往欢愉时的温柔,这次的他霸道而又专制,似乎要把这一个多月的空缺全部补回来,又似乎是在宣泄着什么。

  我大概感觉到,这一个多月,不止我在避着他,他,也在避着我吧……

  天黑的越来越早,屋内没有点灯,他将我抱在怀里,一点也不让我离开他。

  “婉清,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让我放了周轩逸,对吗?”

  我没有说话,此时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也只是自顾自的接着道:“只是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初相见时,我和你说过,在这皇宫内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周轩逸冒名入宫是事实,静姝当着众人的面为他求情是事实,这两件事足够被人拿来品头论足了?若我什么反应都没有,这皇家的颜面便要尽失了。”

  我想了良久,终究还是道:“可是,你要了李静姝。”

  他将我抱的更紧:“婉清,你不是一个男人,所以你体会不到我的感受,更何况,我是皇帝。”

  我沉默了,或许他说的对,不,是站在他的角度上来讲,他所说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

  “长机兄,放了周轩逸吧。阿姊从今以后都只会一心侍奉你的。”

  “好。”他亲吻我的额头:“不过要再等一个月,我不能现在就放了他,毕竟我今日才召你侍寝,第二天就放了他的话……别人要说我沉迷于李婕妤的美色,唯命是从了。”

  我听的一笑:“那狐媚祸主这四个字岂不是又要安到我身上了?”

  我也终于感受到了他的笑意,“这后宫还有谁有胆子说你狐媚祸主?不过现在,你确实在狐媚祸主。”

  我感受到他的欲望在滋生,熟练的搂上他的脖子将他压在身上,月光正好,打在我的脸上多了几分幽媚,我伸出我的食指放在唇上:“狐媚就要有狐媚的样子,长机兄,我来。”

  又是一场翻云覆雨,我尽心尽力的用最大的能力伺候着他,让他所有的欢愉被放大到极点,只是我的心里却是一个想法,救出周轩逸,然后想办法把李静姝弄出宫!

  舒长使临死前说,让我离开皇宫,其实这皇宫,是所有人的牢笼。

  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保证李长机对我的宠爱,直到放出周轩逸为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