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别靠近,我家沐少超凶的

第6章 嗯,负责,我一定对你负责

别靠近,我家沐少超凶的 杨细细 2088 2019-03-04 09:10:00

  “见过?见过谁的?刚才那个周少的?”

  语气沙哑低沉,周身气息躁动不安,像是蛰伏于体内的猛兽嘶吼着要冲出牢笼!

  巨嘴大张,嗜血的獠牙龇出来,随时都有可能将她的脖子一口咬断!

  厉阮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情绪外漏的沐怀璟,敢情他以前骂她凶她,只是吓吓她,这个,才是真正的他!

  她连忙否认,“不是,我没看他,真的,我,我……”殡仪师是需要给尸体清洗的,她前世看得都麻木了,但死人和活人又明显不同……

  “什么!”他咄咄逼人,她不说出个所以然来,他不会善罢甘休!

  厉阮灵机一动,脱口而出,“我看过你洗澡!”

  沐怀璟的眸光飞快闪了一下,转眼又成了深冬之夜,墨黑冰冷,语气也淡得不带一丝温度,“什么时候?”

  显然,他不信。

  厉阮这就尴尬了,不想说又不能不说,“就是你和秋姨搬来跟我们一起住的那一年,我成绩下滑得很厉害,班主任让我拿着成绩单给家长签字,我不敢让爸爸知道,就悄悄的去你房间找你,你在洗手间里,当时门没关严,我以为你在洗手……”

  关于厉阮的事情,沐怀璟的印象都很深刻,那天,他上午就从班主任那儿得知了她的成绩,当晚厉阮把自己反锁在卧室,饭也不肯吃,他便以为她是因为考砸心情不好,原来并不是……

  空气中飘着几分窘迫……

  沉默的间隙,厉阮恍然记起,他们的关系也曾经和谐过,从什么时候开始恶化的?好像是自母亲出现后……

  看她的表情微凉,沐怀璟拉回旖旎的思维,回归冷静,翻身下床,一语不发的躺在了旁边沙发上。

  身上的重量突然消失,厉阮回神看向他,他转过身去,不一会儿就有绵长的呼吸声传来。

  厉阮也困了,就这么盯着他宽阔的背影,眼皮越来越沉……

  黑暗中,沙发上的男人睁开眼睛,漆黑眸色中隐藏深沉复杂的情绪……

  ……

  翌日,厉阮睁开眼睛,轻柔的纱帘随风舞动,点点阳光调皮的在她身上跳跃,温暖却不炙烤。

  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白色睡裙的袖子顺着高举的胳膊绵绵软软的堆下来。

  她环视了一圈眼前的房间,发现自己回到了南苑她的卧室,前世,她和沐怀璟闹翻后,沐怀璟归还了她父亲所有遗产,唯独这栋别墅,他出了十倍市场价从她手里买走,后来公司破产,这别墅才得以逃过被法院收回的命运。

  沐秋推开门,看到女孩坐在床上黯然神伤,她叹了口气上前道,“阮阮,我已经骂过了怀璟,他答应我以后不会再和你吵架了。”

  再次听到这温柔的声音,厉阮立刻热泪盈眶,沐秋,沐怀璟的母亲,她的继母,待她视如己出,她却从来没给过对方一个好脸,后来甚至……

  沐秋见她掉泪心疼不已,细心的用纸巾给她拭去,“好了,不哭了,不哭了啊,我现在就把怀璟叫回来打一顿替你出气!”

  前世活了37岁的厉阮,被她当小孩哄,很是不好意思,“秋姨,我没事,对了,沐怀璟去哪儿了?”

  沐秋目光闪躲了一下,“这个点,当然是在公司了。”

  厉阮顿觉不妙,“那谁送我回来的?”

  “就是那个谁,怀璟的助理,小林,对,小林。”

  厉阮心口一窒,一想到穿成这样被别的男人抱着,就膈应得慌。

  厉阮把自己锁在浴室,一遍遍的搓洗身体,热水用完了,就用冷水,沐秋在外面催了好几遍,她也没停。

  沐怀璟拿着钥匙开门进来时,看到的就是她失去痛觉一样,把自己的肌肤搓得通红不堪,有些地方已经破了皮。

  他说过她会后悔,没想到,她后悔到这种地步!

  就知道昨晚的她,是他美好的奢望!

  胸口积压着一股愤懑,泛着腥甜气息,咆哮着要从喉咙里喷出来,沐怀璟艰难的吞咽了几下,“我若是真的睡了你,你这会儿是不是要寻死?”

  厉阮动作一顿,抬头看向沐怀璟,他脸色铁青,如同凛冬将至,莫名的让她想到前世他吐血的情景,心里对他的那点怨气,顿时消弭无踪。

  等等,什么寻死?

  厉阮顺着他阴沉如水的视线,看向自己的身体……

  秒懂。他误会她了。

  如果她不解释清楚,按前世他宁肯默默的花15年也不肯跟她表白的傻劲儿,这小小的误会,会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横亘在两人的感情中间!

  算了,解开误会这种小事,别指望他了,他负责一门心思爱她就好了!

  想及此,厉阮将浴花往澡盆里一摔,腾地站了起来,“沐怀璟,你是不是嫌我脏?”

  沐怀璟正在气头上,但还是扯下浴巾将她裹住,然后才硬邦邦的说,“我没有。”

  “那就是工作比我重要了?花一点时间送我回来你都不愿意!你要是实在忙得抽不开身,干脆直接叫醒我,也好过于把我扔给别人!”

  沐怀璟一脸莫名。

  沐秋在外面轻咳一声,“阮阮啊,秋姨骗你的,不是小林,就是怀璟啦,你们俩一向水火不容的,秋姨怕你反感他抱你,所以……”

  沐秋没往下说,但厉阮理解她,怕她自责,赶紧贴心的转移了话题,“秋姨,我身上好痛,有药膏吗?”

  “哎,有有有,你等着,我去给你拿。”

  她对母亲的态度转变,让沐怀璟大为错愕,仔细回想了下她刚才说的话,一颗心像是被注入了新鲜血液,砰砰砰的剧烈跳动,前一刻,昭然蓬勃的怒意在胸腔疯狂肆虐,这会儿,气焰平息,春回大地,万物生长……

  厉阮心想,这就是传说中的顺毛吧!她几句话,就这么有用?

  沐怀璟俯下身,让裹成蚕蛹的她坐在他右小臂上,像抱小孩子一样把她抱了起来。

  厉阮的视线,跟他持平,他长得不可思议的睫毛在有些发青的眼睑下投下一小排阴影,疲累,却不显虚弱,硬硬的胡茬,给他增添了少许沧桑,就连呼吸,都透着霸道阳刚的男人味。

  他可真帅!

  厉阮情不自禁,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男人漆黑眸底蓦地幽邃,像两汪能将人吸入的古潭,紧绷的声线透着无边的危险,“厉阮,你现在完全清醒了,你知道你在做什么,是吗?”

  厉阮歪着头,天真调皮,“是呀。”

  “你是成年人了,要为自己的行为负……”

  ‘责’字还没出唇,她又在他另外一边脸颊亲了下,“嗯,负责,我一定对你负责,做你女朋友好不好?”

  沐怀璟单手捧起她后脑勺,目光带着专注的力度,严肃的问,“想好了?不反悔?”

  不等她回答,沐怀璟又道,“厉阮,在我这里,女朋友就是我未来的妻子,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我不会给你半途而废的机会!”

  厉阮桃花眼里满是笑意,“那要不要现在就去民政局领证?”

  沐怀璟常年冰封的脸上闪过岩浆般的热意,心动了,踌躇了,一分钟后,他坚定的摇头,“不,半年,半年后,如果你还愿意,我们就结婚。”

  如果一纸结婚证能让她从身到心属于他,他早就把她绑到民政局了,但他要的,不仅仅是她的身体。

  而且她年龄小,之前的所作所为太不理性,所以,他给她留了反悔的余地,半年为期。

  厉阮也觉得立即结婚太仓促了,除了知道他爱她,她并不了解他这个人,而他,也许了解前世的她,却不了解现在的她……

  沐怀璟抱她到外面床上,用被子捂热,沐秋拿了药膏来,沐怀璟接过去看了眼,不太对症,还给了沐秋,“妈,你先给她做点东西吃,我去医院一趟。”

  “好,去吧去吧。”她虽然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看两个孩子相处的氛围明显不一样了,她打心眼里为儿子高兴,熬到30岁,终于守得云开了!

  心里诸多感慨,儿子一走,沐秋就有些憋不住了,“凌晨四点小林过来拿你们俩的衣服,之后怀璟带你回来,看你睡得不安稳,他不放心,一直在旁边陪着,天亮了才回房睡觉。”

  她也不敢多说,怕厉阮抵触,点到为止。厉阮懂她的言外之意。

  有些人对你好,是故意做样子给你看,有些人,沉默寡言,却付出了一颗真心。

  “你继续捂着,我先去做饭。”沐秋起身。

  做饭的事情,厉阮以前不会主动帮忙,现在想帮也不会,挺过意不去的,“秋姨,请几个佣人吧。”

  别墅里原先是有佣人打理的,厉阮故意为难沐秋,找借口把人一个个都给赶走了,家里大小事沐秋都要亲力亲为,厉阮好几次都看到她累得直不起腰来。

  沐秋摆摆手,“不用,我都习惯了。”

  厉阮知道她不相信自己是诚心的,也不多劝,把这事记在心里了。

  ……

  沐怀璟回来的时候,厉阮端着一碗粥靠在厨房门上小口吃着,母亲在里面炒菜,空气中飘着诱人的香味,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不知道母亲说了什么,女孩笑了,一张素净的脸瞬间被点亮,皮肤几近透明,晶莹如羊脂白玉,桃花眼里闪烁着纯黑和纯白两种颜色的碎钻,格外的干净剔透!

  厉阮不经意回头,看到了站在玄关处的男人,入定了似的,一瞬不瞬的盯着她,一只手拿着药袋和车钥匙,另一只手执着手机在耳边。

  厉阮笑着上前,声音清亮喜悦,“你回来了?”

  沐怀璟垂眸,点了下头,将手中东西放在鞋柜上,对话筒对面的人道,“我今天不去公司,你把资料送到南苑……”

  厉阮惊得张大了嘴,从来不过周末和假期的他,竟然不上班了?因为她吗?

  在她火热目光的洗礼下,沐怀璟沉着的挂了电话,对上她那双像是在渴盼他回应的水汪汪大眼睛。

  他的眼睛像是带了魔咒,一旦被他锁住,就再也无法摆脱。

  厉阮心颤得不像话。

  直到沐秋端菜出来,推门的声响惊动了她,脸上轰的一下烧红了,她不声不响的低头吃粥,可惜没几口碗就见底了,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将碗接走,磁浓温和的嗓音,敲击在她的心上,“还要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