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别靠近,我家沐少超凶的

第7章 一旦涉及到男人,他就会反应过度

别靠近,我家沐少超凶的 杨细细 2029 2019-03-05 09:10:00

  要继续吃?还是要继续看他?厉阮总觉得他问的是第二个。

  “要!怎么不要?阮阮过来坐下吃,配着菜。”沐秋替她回答了。

  厉阮应声跑了过去。

  沐怀璟菲薄的唇漫过一些似有似无的弧光,他从拿回来的药袋里取出一包冲剂走进厨房,片刻后端着她常用的骨瓷杯出来,放在厉阮面前桌上,厉阮凑过去闻了闻冒出来的热气,“什么啊?”

  “预防感冒的。”看她的嘴快要碰到杯沿,沐怀璟伸手挡了下,“烫,饭后再喝。”

  两瓣娇嫩的唇,刚好落在他手背上,沐怀璟的手一顿,厉阮在短暂怔愣之后,朝他眨了下眼睛,笑得像一只尝到肉味的小狐狸。

  沐怀璟深眸一眯,手腕翻转,掌心攥住她纤巧的下巴……

  厉阮得意的笑僵在了脸上,随着他慢慢俯下身来,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沐秋又端了一盘菜出来时,察觉到餐厅的气氛透着一丝古怪,厉阮垂着头,一半脸埋进碗里,剩下一半红得像涂了胭脂,而自己儿子,坐在她旁边的位置上,正在慢条斯理的用餐。

  吃完饭,喝完药,厉阮忙不迭躲回卧室,一头扎在被子里,手指摩挲着下巴,上面好像还残留着他指腹游走而过的微糙质感……

  她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画面,男人粗重的气息喷洒在她面上,他的嘴唇离她只差了那么一厘米……

  她撩人的那点本事,在他面前,简直弱爆了!

  药物作用,加上缺氧,厉阮渐渐失去了意识……

  沐怀璟敲门进来,一眼发现了床上鼓起的包,以很快的频率起起伏伏,他几个大步走过去,将被子从她头上拉下来,她长长的喘了几口气,涨红的脸色一点点恢复正常。

  二十分钟后,沐秋拿着药膏上楼,正好看到他的身影消失在书房门内,不由得叹了口气,虽然阮阮懂事了一些,但她依然觉得两人不合适,儿子成熟稳重,事业有成,那种温婉体贴,性子沉静的大家闺秀比较适合他……

  ……

  女人瞪着血红的眼睛,脸上尽是穷途末路的绝望,喉咙里发出让人头皮发麻的嘶吼,手持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冲向她……

  厉阮从噩梦中惊醒!茫然失措的看着身处的地方,最后,目光定在桌上台钟上,她睡了不到半个小时。

  身上有些刺痛,泛着一股清淡药香,像是刚涂抹不久。

  她下床来到对面,冷色调的装修,风格精简大气,格局倒是跟她的房间一样,卧室和书房隔着一道门。

  沐怀璟的声音从书房传出来,正宗的英伦口音,性感浑厚,悦耳迷人,安抚了她内心的恐惧……

  两场视频会议结束,沐怀璟摘掉护目眼镜,揉了揉眼周,起身走出书房,快到卧室门口时忽然间停下,回过头,视线精准的落在床上的女孩身上,她盖着他的被子,睡得恬静安然,小脸泛着自然健康的红润光泽……

  美好得,像一场梦。

  她越是反常,他越是确定,她身上绝对发生了天大的事情。

  而且这件事情让她意识到,她只有亲近他,目的才能达成。

  是什么样的目的?沐怀璟很自然的想到了她父亲的遗产,俊逸的脸上交织着几股不明情绪几经风云变幻,周身释放出彻骨寒意,强大气场肆意蔓延开来,甚至波及到了床上的人儿,她蜷缩成一只虾米,类似保护的姿势,看起来那般弱不禁风……

  下一刻,他收敛了所有情绪,藏在滴水不漏的清冷面容下……

  ……

  厉阮再次醒来的时候,听到林通在隔壁汇报,“下体遭到重击,经治疗后功能没有障碍,小腿轻微骨裂,其他无恙,沐总,酒店的监控我一一进行了排查,露台窗外一处摄像头拍下了整个过程,这是拷贝件,酒店硬盘里的原始录像已做删除处理。”

  厉阮心里咯噔一下,自己还是太嫩了,远远不及他们考虑周祥,这个林通,是个人才,却不是可用之才,前世,他识人不清,遭女友背叛,泄露了公司机密,沐怀璟并没有追究他的责任,只是辞退了他,他后续如何她就没有再关注了。

  两分钟后,沐怀璟看完了录像,语气阴恻恻的问,“你看了?”

  “……看了一部分。”林通颤巍巍的如实回答。

  厉阮故意咳嗽了一声,沐怀璟压低声音,“忘掉!”

  “是,沐总!”

  林通从书房另外一个门离开。

  “过来。”沐怀璟冷喝。

  厉阮怯怯的推开门,沐怀璟坐在书桌后面,眼睛盯着电脑,绷紧的脸让他的五官宛若光滑的大理石雕塑,跟日漫里的美型男主一样好看,却也凌厉!

  倏地,他转过头来,视线笔直的对上她。

  厉阮从头皮到脚趾,竟是一阵发怵,以前,她会虚张声势的跟他吵,闹得不可开交。

  现在她学聪明了,不会跟他对着干,她鼓起勇气走到他身边,电脑屏幕定格在她蹲下捡皮带的那个瞬间,就像她要服务于男人,视觉冲击力太强了,也不怪他会生气。

  厉阮的小手揪住他一点衣袖晃了晃,“你别这样,我害怕。”

  他黑眸里的阴云果然散去了不少,但语气中的冷肃不见削减,“怕?你都不怕一个对你居心叵测的男人,还敢色诱,功夫堪称炉火纯青,能怕区区一个我?”

  话里带着讽刺,厉阮还是听得出他在后怕,万一不成功,反而把男人的欲望给诱出来了,她会更加危险,“他想侮辱我,我不想简简单单放过他,而且我了解他的草包属性,所以有把握。”

  沐怀璟依旧面色不虞,电光火石间,一个念头猛地在厉阮心头划过——

  好像,一旦她的事情涉及到男人,他就会反应过度!

  厉阮从他和桌子之间挤进去,坐在他腿上,仰着白生生的脸儿温言软语,“好了,以后我再也不这样了,牺牲色相这种事,只对你做,好不好?”

  他低眸看她,眸底的犀利彻底消失,添了几分柔和。

  厉阮莞尔,伸手圈住他的颈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