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别靠近,我家沐少超凶的

第8章 你这么欺负我,我哥会生气的

别靠近,我家沐少超凶的 杨细细 2008 2019-03-06 09:10:00

  “你这人怎么回事?说了不能上来你竟然硬闯,你再这样我就报警了啊……”

  秋姨的说话声,打断了两人片刻的温存。

  厉阮和沐怀璟相视一看,厉阮率先从他身上跳下来跑出去,正好看到一个身材臃肿,打扮贵气的中年妇人推开拦在她面前的沐秋,下面是楼梯,沐秋脚下一个趔趄,身体失去了平衡……

  站在下面搂层平台上的苏美晴,双眼发亮的等待着,甚至往旁边让了让……

  她昨晚联系不上周少,今天早上才得知他受伤住院了,下面那东西缝了针,躺在医院动不了,他说是被厉阮用皮带抽的,她不相信厉阮敢这么做,但他母亲周太太信了,气得暴跳如雷,口口声声不会放过厉阮。

  苏美晴做个人情,带她过来,但没想到周太太会这么彪悍,万一她答应做周少的女友,那将来的日子可不好过,苏美晴一合计,决定借一下她的手,让沐秋撞出个伤残来,沐怀璟少不得大发雷霆,周家从此就会在隆城地界消失,周少也不会有纠缠她的机会了。

  说不定,沐怀璟还会迁怒于厉阮。

  一箭双雕!

  眼看,就要成功了,突然,一道纤瘦的身影出现,拉住沐秋的胳膊,将她拽到安全区域。

  苏美晴暗道可惜,眼神凶狠如匕首射向厉阮,这个该死的女人,真会碍事!她心里骂着,面上惊慌失措,一路小跑到惊魂甫定的沐秋身边,“秋姨,你没事吧,唉,这都怪阮阮,她昨晚喝醉后玩得太过,伤了周少的命根子,不然周太太也不会这么冲动,阮阮,你快跟周太太道个歉!”

  她这么一说,周太太一下子就盯住了厉阮,“你就是厉阮?是你这个贱皮子弄伤了我儿子?道歉有屁用!老娘我要亲手撕了你!”

  庞大肥硕的身躯燃烧着熊熊火焰,扑向娇小的厉阮,沐秋知道厉阮不是她对手,想上去帮忙,苏美晴却紧紧拉住她站在厉阮身后,牢牢的堵严了厉阮的退路!

  走到卧室门口的沐怀璟看到这一幕,瞳孔猛缩,脚步刚要迈出去——

  却见厉阮好像身后长了眼睛一样,反手握住苏美晴的手,往前用力一扯,动作敏捷的与苏美晴交换了位置……

  周太太被愤怒蒙了眼,一时不察,先是揪住她的头发,狂扇她的脑袋,继而把人摁倒在地上,骑在她肚子上,固定住她的脸,五指成爪,攒足了力气挠上去!

  苏美晴也是懵了,被周太太打得只会‘啊啊啊’的叫,脸上惊觉刺痛时,方清醒过来,“周太太,我是苏美晴!你快住手!”

  周太太傻了脸,她竟然把苏家的千金给打了!

  苏美晴从小到大都是被父母捧在手心宠着的,何曾遭受过这样的暴力对待?痛得她当场就哭了,推开反应迟钝的周太太站起来,泪水顺着滑到脸上,犹如无数条小虫子在啮咬,她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脸上肯定被挠出了好几道血凛子!

  她平时最宝贝的,就是这张隆城第一美的脸!

  “厉阮!”苏美晴再也顾不上维持自身形象,大喊一声,扬手打向厉阮。

  一看就是卯足了力气,厉阮接得住,但手会痛,不值得,于是她头往后一仰,苏美晴一巴掌打在了空气中,肺都要气炸了,叉腰指着厉阮,千金大小姐的本性暴露无遗,“厉阮,你不许躲!”

  厉阮还真没打算继续躲,她嘴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苏美晴,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啊,为朋友两肋插刀,不是天经地义的吗?你却要打我是几个意思?你确定,不打算做我最好的朋友了?要跟我翻脸?”

  一席话,不轻不重,却像一盆冷水,兜头浇下!苏美晴整个人都冷静了下来,看着厉阮,这才发现,摒弃昨晚的药物作用,她是真的变了,她的眼神太过冷寂,也太过通透,淡淡扫过来时,让人有种被剖开心思的错觉……

  是翻脸成仇,还是继续闺蜜扮演游戏……

  无论苏美晴选择哪个,厉阮都有办法对付她,所以根本不关心她怎么回答。

  厉阮转而走到因为打了苏美晴正患得患失的女人跟前,“周太太是吧,昨晚我正在酒店房间睡觉,你儿子登堂入室,欲要图谋不轨,我还没去找他算账,你却先找上门来了,未免欺人太甚!”

  周太太大着嗓门骂道,“胡说八道!明明是你觊觎我儿子,约我儿子过去,我儿子看不上你,你就残忍的伤害他!你小小年纪,怎么那么恶毒!”

  “我觊觎你儿子?”厉阮失笑,“周太太,你扪心自问,除了家里有点钱,你儿子身上有让女人觊觎的优点吗?”

  最了解孩子的莫过于父母,周太太当然知道自己儿子是什么样的人,但就像所有父母一样,听不得别人说她儿子有一点点不好,她刻薄的反唇相讥,“你一个死了父亲的孤女,口气不小哇,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哼,隆城人谁不知道你的好父亲把所有遗产都留给了他的便宜儿子沐怀璟,我倒是要问问你,你手里连钱都没有一毛,你凭什么瞧不起我儿子!”

  看小姑娘脸色发白,周太太万分得意,“我告诉你厉阮,你别给我狂,我想弄死你,跟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是吗?”厉阮用眼角余光看向左后方,“你大概不知道,我哥很疼我,你这么欺负我,他会生气的。”

  “沐怀璟疼你?哈哈哈……”周太太快要笑死了,这个小丫头片子,被人夺了家产还替人说好话,果然跟传闻一样,很傻很天真!

  “怎么,你有意见?”

  一道冰彻至极的声音,凌空而来,截住了她张扬的嘲笑声。

  周太太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她转脸,对上一双盛满了浓烈阴霾的黑眸,那里面释放出来的冷沉戾气,犹如无形的藤蔓,密密麻麻缠绕住她的咽喉,她连开口说话都非常艰难,“你,你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