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别靠近,我家沐少超凶的

第22章 她的反应太过,典型的此地无银,且脸颊泛红……

别靠近,我家沐少超凶的 杨细细 2006 2019-03-22 22:56:25

  厉阮被他迷得五魂三道的差点失了立场,但一想到日后,她甩甩头保持住清醒,小脑袋坚定的点了一下,“对!”

  沐怀璟嘴角噙起一抹愉悦的弧度,“对我这么大意见?”

  厉阮握住他的手腕,将脸上这只非常干扰她思维的手拉下来,固定在胸口位置。

  并没有注意到他陡然变得僵硬的手指,和耐人寻味的眼神。

  她板着小脸,“沐怀璟,你年长我8岁,阅历比我丰富,一些事情你可以为我做决定,但是有一些,你必须问问我的意见,毕竟我们是奔着结婚去的,婚后的路很长,夫妻有合适的相处之道才能让婚姻保持长长久久。”

  “我知道,无论你做什么决定,出发点都是为我好,你不问我意见,是觉得多此一举,但是如果你问了,我会觉得在这段婚姻里,你很尊重我。”

  说完,她忐忑的望着沐怀璟,很怕他会想也不想的拒绝她。

  “好,以后我改。”他很轻易的就答应了。

  首战告捷的喜悦,让厉阮很想给他一个亲吻当奖励,但二人身高差有些离谱,她踮起脚尖在他下巴上亲了一下,沐怀璟挑眉,“还能再敷衍一点吗?”

  厉阮耍赖的推他,“肚子好饿,快去吃饭啦!”

  沐怀璟稳如磐石一样站着不动,“不知道能不能改好,但我会努力。”

  厉阮笑眯了眼,“你已经很棒了……啊!”

  胸部,突然被什么东西攥住了!

  厉阮惊叫一声低头看去,是男人的大手!

  而罪魁祸首,竟然还若无其事的看着她,丝毫没有他正在猥亵她的自觉!

  厉阮整颗心脏都在他掌握之中,她的心跳撞击在他的掌心,一下一下的,速度越来越快,似乎在叫嚣着想要跳出他的束缚一样……

  可他就是没有放手的打算,厉阮脸色爆红,“沐怀璟,你怎么能这样!”

  他戏谑笑道,“怎么了?不是你送到我手里的吗?我以为这是你对我的额外奖励,难道不是?”

  厉阮一愣,她一只手果然还在他手腕上按着呢!

  糗大发了!

  厉阮缩回手,可他依然胶着在上面,她只能往后退一步,这才将他摆脱。

  离开之际,他眼神带着一丝恶劣的留恋,故意捏了一下。

  厉阮实在受不了这个突然变得不正经的男人,转身跑开了。

  跑到楼梯口却不见人跟来,她回头一看,他站在那儿盯着自己的手,手指还回味似的捻啊捻的……

  厉阮又蹬蹬蹬跑回去,往他小腿上踹了一脚……

  ……

  餐后,三人约好去散步,临出门,沐怀璟的助理林通来了,“沐总,这些都是需要您签名的紧急文件,明天要用。””

  沐怀璟看向搂着他胳膊的厉阮,厉阮从他眼神里读出了歉意,不等他开口,她便松手,改而挽住沐秋,“正好,我要和秋姨聊一些女人的私密话题。”

  她歪着头,笑得俏皮可爱,过分白净的脸蛋儿还带着婴儿肥,青葱得就像是初入校园的高中生,称自己是‘女人’,怎么看怎么违和。

  沐怀璟浅勾了下唇,面向沐秋道,“避着点她手上的水泡。”

  这样温柔的沐怀璟,林通还是第一次见到,惊得眼珠子都快夺眶而出了,可是,等两人一走,他又恢复了他印象里那个不苟言笑的沐总。

  厉阮这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跟沐秋聊着,明显兴致不高,沐秋是过来人,一眼看透了她的心思,怕她害羞不好明说,赶巧了,在小区门外遇到了刚下出租车的宋婶,她回家收拾了一些东西,明天开始上班。

  不等沐秋有所表示,厉阮就主动去接她的行李,宋婶死活不肯,“大小姐,使不得使不得,这太沉了,还是我来!”

  虽然电话里已经道过歉了,但厉阮还是当面,郑重其事的跟她说了句,“宋婶,对不起,以前是我不对,请您原谅我。”

  “大小姐……”宋婶看着几年不见长这么大的厉阮,顿时老泪纵横,抽噎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好了好了,这是外面,有话咱回去再说。”沐秋及时打住感性的宋婶,笑着看了眼厉阮,“阮阮想家了,让她先回,你陪我遛遛食儿。”

  厉阮一怔,想家?

  对上沐秋打趣的眼神,厉阮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她是因为一直在想沐怀璟才无心散步的!

  为什么她要一直想他?

  厉阮回到家,还没想通这个问题。

  林通在楼上,厉阮不方便上去,便戴上耳机盘腿坐在沙发上听音乐。

  瞥到了被沐秋整理起来的报刊杂志,厉阮挑出那本印着苏美晴和周少吻照的杂志翻了翻,除了苏美晴这条新闻,其他内容倒是不同于其他八卦杂志,都是很正式、很专业的跟拍和采访报道。

  是一本不可多得的良心杂志!

  因为太良心了,反而缺少了八卦趣味,这也许正是这家老牌杂志走向没落的原因。

  按苏盛有仇必报的个性,他不会放过这家杂志社!不知道它能不能挺过去……

  一道刺眼的灯光一划而过,厉阮皱眉抬头,透过落地窗看到栅栏外有车子驶过。

  她认出那是林通的车。

  厉阮转脸,看到沐怀璟站在餐桌旁握着手机跟人打电话,单手叉腰,视线散漫的落在椅子上的行李袋上。

  他周身被昏黄的灯光打上了一层迷离光彩,自然,慵懒,散发着不自知的诱惑力。

  刚才没想通的问题,答案渐渐浮出水面……

  她,好像开始喜欢上这个男人了……

  忽地,眼前覆下一片暗影,清冽幽香仿若无形丝线将她团团环绕,厉阮呼吸一窒,抬头,看着站在沙发扶手外侧的男人,他垂头俯视着她,俊脸背着光影,五官显得愈发深邃,薄唇微微开阖了两下,厉阮没听到他的声音,“你说什么?”

  沐怀璟用食指勾掉她的耳塞,“在想什么?”

  “啊?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想!真的!”

  厉阮的反应太过,典型的此地无银,且目光闪躲,脸颊泛红……

  沐怀璟盯着她看了会儿,移开视线,“你提回来的?”

  厉阮顺着他眼神看到那行李袋,“对,我请宋婶重新回来工作,她是家里最早的一批佣人,当初还是我爸请的呢,跟秋姨处得特别好,所以我并没有提前跟你打招呼。”

  “嗯,这种事你做主就好。”他不甚在意这个,反而特意强调道,“但是以后不要帮别人提重物,尤其是你手还伤着的时候。”

  厉阮又不是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的古代大小姐,她连死沉死沉的尸体都背得动,可被人爱护的滋味太美妙了,她只需要乖乖点头就行。

  “不是要聊私密吗?这么快就回来,是想跟我聊?”他打趣她,却意外的看到厉阮红痕未消的脸庞再次布满殷红……

  他眸光一闪,心头涌上一股比熔岩还要炙热的暖流。

  盯着她不安扑簌的扇形长睫,粗大的喉结上下滑动了几下。

  “这家杂志社,是周正前妻早些年白手起家创办的。”他手指轻点了下她膝上摊开的杂志,开口,嗓音喑哑低迷,“他前妻去世后,精于实业的周正并不善于经营这行,杂志社一天天在走下坡路,这一回,周正彻底将它的价值榨干了。”

  厉阮讶然,“苏盛出手打压了?”

  她能想到这点,沐怀璟多少有些吃惊,不动声色的问道,“你想怎么做?”

  他是在问她意见?厉阮莫名感动,他就是这样完美的一个男人,说会改,马上就改。

  “你这眼神……”

  他发出一声叹息,双手轻扣她的肩往后推,厉阮后脑勺抵在柔软的沙发靠背上。

  他粗沉的喘息性感到不像话,“本来想放过你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