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别靠近,我家沐少超凶的

第31章 注定只是一只蚂蚱,再蹦跶也成不了事

别靠近,我家沐少超凶的 杨细细 2085 2019-03-31 20:08:16

  傅夕辰有些困惑,细细描画过的眉毛往上拱起,那弯弯的弧度为她添了几许风情,不多时,她想起了什么,“你是指中午我们在咖啡厅的时候?”

  沐怀璟眉眼不动,换了个站姿。

  这是他失去耐心的信号。

  “还真的是啊?天!”傅夕辰很无奈的笑了,“我当时确实是往外看了眼,但我没注意到厉小姐,至于暧昧之举,朋友之间那样的动作不要太正常,你非要小题大做跟我计较,我可冤死了。”

  “傅小姐……”沐怀璟开口,声音清冷平静,像是冬日里簌簌而下的落雪,“你能言善辩的本事用在工作中,是加分项,也是我欣赏你的地方,而现在……”

  他长指点了下可以当做镜面的车窗,“你自己看看,你否认,你狡辩,你伪装,一副油嘴滑舌的嘴脸,将你以前留给我的所有好感,一手毁灭殆尽!”

  论嘴毒,他这种程度的不算什么,却在傅夕辰的耳朵和心房留下最深最痛的打击。

  脸上的巧笑倩兮已然消失。

  但身为傅家最看重的养女,她骨子里的骄傲是经过千锤百炼的,没那么容易被击垮!

  她微抬下巴,在沐怀璟洞悉一切的目光下,勉力支撑着她摇摇欲坠的意志。

  沐怀璟绕过她走向驾驶位,傅夕辰望着他挺拔如松的背影,语气中少了矫揉造作的笑意,多了一份从容自信,“沐怀璟,我承认,我就是故意的!”

  沐怀璟脚步未停,手扶上了门把手,拉开。

  “但我对你不存在任何男女之情,我只是单纯的想要……”

  傅夕辰后面的话,被沐怀璟大力撞上的车门声盖住了,之后车子启动,厉阮听着嗡嗡的引擎噪音,看着她的嘴一张一合,好奇道,“她想要什么?”

  沐怀璟操控着车子擦过傅夕辰的胳膊滑了出去,冷嗤一声,“野心不足蛇吞象。”

  厉阮从视后镜里看她,“我好像听过她的名字。”

  “她是傅家收养的孩子中最有出息的一个,大学毕业后,她效力于kVAN,在kVAN总部做出了一番成绩,被任命为kVAN设在华国隆城分部的首席执行官,这才回国不久,我确定你没见过她。”

  沐怀璟说到‘收养’二字时,厉阮就想起来了。

  是没见过,但确实是听过。

  前世,沐怀璟回归傅家,就是通过傅夕辰牵线搭桥的,全球最赚钱企业排名前十,世界最具价值品牌100强位列第四的kVAN跨国集团,竟然被傅家的私生子和养女掌握了实权,这个新闻一度甚嚣尘上。

  所以,她的野心,无疑就是kVAN了。

  所以,沐怀璟,这是要为回归傅家做打算了!比前世整整提前了5年!

  厉阮以为,经过上次在俱乐部她跟他一番推心置腹,他下一步会为自己减少工作安排。

  哪成想,他不退反进!

  男人的野心啊!

  这提前的5年,他要付出多少艰辛和努力啊!

  窗外华灯初上,幽暗的光影交横在男人宽厚的肩膀上,也错落于女孩若有所思的神容上。

  蓦地,她放在腿上的手被一只大手握住。

  厉阮转脸看他,他的面部隐没在黑暗中,她看不到,却能感受到他传递过来的力量。

  心里的那点担忧一扫而光,他的能力摆在那儿,前世他能做到的事情,没道理这一世做不成!

  她不能像傅夕辰一样与他并肩作战,就为他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吧,比如,养好他的胃……

  还有她的工作,也要尽快提上日程了!

  ……

  两人回到家,却不见沐秋出来迎接,宋婶说她头风犯了,吃药后早早就睡下了。

  沐怀璟眉头一挑,宋婶就一五一十的交代了。

  傅家打电话过来了。

  沐秋哭了。

  傅家……

  是巧合吗?

  厉阮撇撇小嘴儿,才怪!沐怀璟刚刚有了点想法,那边就有人按捺不住了。

  厉阮想去安慰下沐秋,但不了解她和傅家之间的纠葛,劝也劝不到点子上。

  晚饭后,沐怀璟去找沐秋聊,让宋婶照顾不良于行的厉阮。

  一个小时后,沐怀璟回房,见厉阮又在啃书,她读书那会儿也没有这么废寝忘食过!

  沐怀璟心情很是复杂。

  把手中牛奶放在书桌上,他默默退出。

  厉阮看得头晕眼花才合上书,单脚蹦回卧室,看到和衣躺在床上的沐怀璟。

  双眸微阖,双手自然交叠放在腹部。

  厉阮爬上床,依偎在他身边,轻声问,“秋姨好些了吗?”

  “嗯。”他长臂搂住她肩,力道很大的指引着她,厉阮顺着他用力的方向,趴在了他身上。

  像一只青蛙。

  臀下是他坚硬却滚烫的腹肌。

  手臂一边一只,贴在他敞开的胸膛上。

  脸对着脸,厉阮鼻子抽了抽,“你又吸烟!”

  沐怀璟轻笑了声,嘴里清冽的气息夹杂着淡淡烟味,“下次一定忍住。”

  两人的唇时有接触。

  厉阮脸皮发红,眼睛不知道该看哪儿。

  沐怀璟眼底也隐匿着暗红,“我以为你是想进入厉氏工作。”

  厉阮一愣,坚决摇头,“不,我不想从事殡仪相关的工作,偶尔涉及可以,正经职业不行。”

  前世她做殡仪整容师,已经达到了工匠级别,没有提升空间了。

  而法医,是外公留给她的宝贵财富,她想捡起来。

  “我原先也只是想进入厉氏大门,向员工们证明,厉氏不是苏盛的,而是厉阮我的。”厉阮的视线,勇敢迎上他的,“但我不知道你竟然把我的名字写入了员工守则。”

  他早用自己强势铁血的方式替她证明了。

  那她,也便没有进入厉氏的必要了。

  只要她不像前世那般盲目听从母亲和苏盛,厉氏就不会倒下!

  任苏盛再嚣张也注定只是一只蚂蚱,再蹦跶也成不了事!

  她只提苏盛,并不提他,显然,她已经不介意公司挂着他的名,这是沐怀璟喜闻乐见的……

  可现在,她想放手公司去接替外公的事业,做一名法医……

  他总是会联想到外公的结局……

  ……

  周末两天,沐怀璟和厉阮的相处是蜜里调油,沐秋强颜欢笑,宋婶在一旁开解逗趣。

  周一,沐怀璟上班,宋婶去超市,厉阮脚踝还没完全消肿,被沐怀璟限制在家里不许出门。

  扶着楼梯下楼,看到沐秋接着电话,匆匆往外走……

杨细细

修改后版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