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别靠近,我家沐少超凶的

第34章 沐怀璟轻笑,笑声清冽迷人,撩拨在她心坎上

别靠近,我家沐少超凶的 杨细细 2182 2019-04-03 22:24:23

  这句话,传入了江盛凡的耳朵,他腰板挺得更直,声音也更响亮了,“队长,情况就是这样,轮不到我们特案组出头,是您预估错误,所以请您收回命令,不然,我就算被开除,也要去局长那里为这边当事人讨一个公道!”

  苗青大惊失色,“江盛凡,你……”

  想警告他不要鲁莽,可是,被厉阮用似笑非笑的目光注视着,她又把话尾给吞了。

  厉阮没想到,误打误撞的,碰上了一位如此正派耿直的警察。

  让她事半功倍!

  这样的人,或许不够聪明,却有一颗勇敢无畏的心。

  冲着这点,厉阮也不能让他太为难。

  “我去换件衣服,跟你们走一趟吧。”

  厉阮一句话,让苗青感激涕零,觉得她虽然年纪小,却心思通透,还很深明大义,有陆老的风范!

  与挂了电话的江盛凡对望了眼,彼此心里都有了决断,等会儿去了局里,一定要竭尽全力帮她!

  ……

  一坐上车,厉阮就拿出手机,给沐怀璟去了个电话。

  “在家乖吗?”沐怀璟的语气懒洋洋的。

  “我不在家,遇到了一点事,出来处理一下。”

  他的气息瞬间急促。

  厉阮故作轻松的笑了笑,“我先给你提前打声招呼,免得你事后又冤枉我撒谎什么的。”

  沐怀璟轻笑,笑声清冽迷人,像是柔软的羽毛,撩拨在她心坎上,痒痒的……

  厉阮切了信号,抬头,视线正好跟坐在副驾的苗青在视后镜里有了交集,厉阮摸了摸发烫的耳根,“我男友,大我几岁,跟我爸一样爱操心。”

  苗青看着她稚气未脱的小圆脸儿怔了怔,考虑到现在小孩普遍早恋也就释然了,“大点好,大点会疼人。”

  开车的江盛凡直接道,“他不来你也别怕,我请了我们局长出面。”

  厉阮莞尔,“看来,你们队长跟傅家关系匪浅。”

  队长是今年新上任的,厉阮并没有见过,只是在前世听过他的事迹,姓容,侦破过好几起社会影响恶劣的案子,声名鹊起。

  苗青狠狠剜了江盛凡一眼,江盛凡闭紧了嘴……

  这女孩不是一般的聪明,他说话要悠着点!

  ……

  走进市局,厉阮有种故地重游的心境。

  询问室,不同于讯问室,是警察与被调查事项有关人员进行询问了解情况的工作间。

  1号询问室里,厉阮见到了赵局。

  外公在世时,他是副局。

  这么几年没见,他发福了,脸上也多了几道岁月的痕迹。

  如果不是被提前告知,赵局几乎认不出厉阮,女大十八变,加上是故人的后代,赵局百感交集。

  下属不知道,但他心里明镜儿似的,厉阮,可不就是沐总的继妹?

  前两天沐总来这里,就是为厉阮的事儿,也惊动了特案组,容域当场下了他面子。

  这会儿,容域因为傅小姐,又把厉阮给弄来了。

  整的都是什么事儿啊!

  “赵局,您好。”厉阮可不知赵局心里打的小九九。

  “阮丫头都长这么大了,老陆要是能看到,不知道得多高兴。”自然要先缅怀一下逝者。

  厉阮微微扯唇,不露痕迹的瞥了眼窗户玻璃,一道影子从门口朝她扑过来。

  还没近她身,就被江盛凡拦下了,“干什么!”

  女孩怒喝,“好狗不挡道!快给我让开!”

  江盛凡纹丝不动,“这里是警察局,不是你可以猖狂放肆的地方!”

  “傅芷安!”一道凌肃厚重的男音从门口传来。

  门外的光,被他健硕身躯挡得严严实实。

  傅芷安跑到来人身边,指着江盛凡身后的厉阮控诉,“阿域哥哥,就是她打的我!厉阮,你给我滚出来,让我打回来!”

  苗青是个稳妥的性子,闻言也看不过去了,“真是好笑!你要打谁,谁就要乖乖给你打吗?”

  傅芷安委屈不已,“在餐厅里说好了的,陈妈道歉,她让我打回来!可陈妈一道完歉,她竟然跑了!”

  赵局冷哼一声,“所以,自己笨还有理了?”

  傅芷安一噎。

  厉阮提议,“要不,我们先去验伤?”

  办案流程她可是清楚得很,一点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直奔主题!

  “验伤?”傅芷安指着自己的脸,“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她身旁的男人陡然开腔,“是个法盲,就把嘴巴闭牢!”

  他神容本就严肃刻板,此时,肤色比乌云还黑,随时会劈下一道闪电,下起瓢泼暴雨。

  傅芷安最怕的就是生气时的容域,立时,一个字都不敢再说了。

  ……

  除了面对尸体,法医还有一项相对较为轻松的工作——伤情鉴定。

  伤情鉴定是伤害案件中一个不可或缺的程序,为定性、起诉、审判、量刑提供依据。

  厉阮信步走进法医门诊,推开双扇门,看着里面焕然一新的装修布置,眼眶控制不住有些湿热。

  赵局,江盛凡和苗青都静静看着她,不去打扰她。

  容域眯起深眸,暗暗打量着厉阮,沐怀璟的继妹,听说是一个面目丑陋且愚不可及的女孩,今天一看,传言,果然不可信。

  “法医,快来给我验伤。”傅芷安径自坐在椅子上,端着一副等人前来服侍的姿态,这是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天生优越感。

  法医翻了个白眼,戴上手套,在她脸上敷衍的按了两下,疼得她哀嚎不断。

  等法医将结果记录在案,厉阮这才慢条斯理的将裤脚往上挽起,露出肿胀的脚踝,调皮的眨了眨大眼睛。“小哥哥,顺便帮我也验一下吧。”

  她的脚踝,肿胀紧绷,表皮水亮,内里带淤,内行人一看就不是新伤,是旧伤加重。

  但法医看她实在可爱,选择了睁一只闭一只眼,“不用验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你伤得更重。”

  “那不是我弄的!”傅芷安一脸懵逼。

  厉阮放下裤管,“打架哪有单方面的,我打你脸,你踢了我脚踝。”

  轻飘飘睨她一眼,“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受一点皮肉伤,就恨不得捅破天!不过谁让你好命呢,生在了傅家,还有幸结识了特案组队长。”

  容域嘴角抽了抽。

  赵局用胳膊肘怼了他一下,站出来和稀泥,“阮丫头,给我一个面子,这事儿就到此为止。”

  傅芷安还想说什么,被容域瞪了一眼,小媳妇一样努着嘴站在了一边。

  “好啊,我可以不跟她计较。”厉阮答应得太快,江盛凡都替她着急了。

  下一秒,厉阮怒视着傅芷安,一字一句道,“现在,来清算一下你跟我母亲之间的那笔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