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别靠近,我家沐少超凶的

第51章 下一瞬,腰上蓦地环上来一只手……

别靠近,我家沐少超凶的 杨细细 2038 2019-04-20 00:10:00

  车子开出小区,厉阮才渐渐回味过来,这男人刚才是在装可怜博同情呢!

  而她为了哄他开心,还傻乎乎的把短裤给换了。

  妥妥的被他吃得死死的!

  厉阮摇头笑了笑,嘴角忍不住挑起,谁叫她乐意呢!

  厉阮腾出手戴上耳机,手指刚落在手机屏幕上,金娆的电话反而进来了,她立即按键接听,“金娆,我才刚出来……”

  “阮阮,真的很抱歉,我今日恐怕要失约了。”

  金娆的声音忧心忡忡,疲惫不堪。

  厉阮陡然坐直了身体,心跳加速,“是宴兮出事了?他怎么了?”

  “他病了,我要在家照顾他。”

  “看过医生了吗?”

  “看过了,昨天晚上睡前身上突然发痒,起了许多小丘疹,医生说不要紧,可能是沾了不干净的东西导致皮肤过敏,吃药后就消除了,谁知道刚才又复发了,我给他吃了药,这过敏药会让人没有精神,昏昏欲睡,所以……”

  “让他睡,以后想玩有的是机会。”厉阮松了口气,“吓死我了你!”

  金娆语带哽咽,“阮阮,我看得出来,你是真的关心宴兮,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原因,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没出息,这就让你感动哭了。”厉阮眼窝也是湿湿的,“以后等我认了宴兮做干儿子,我会把他当亲儿子来疼,到时你还不哭死!”

  金娆被她逗笑了。

  挂了电话,厉阮还是放心不下宴兮,觉得他这过敏来得时机未免太巧了,偏偏赶在今天他出来玩的时候。

  不过7岁的小男孩,爱闹爱动一些也正常,难免会沾上细菌,既然医生说没事,那应该就不会有事。

  厉阮发短信向林通要了金娆的住址,买了一些水果前去拜访。

  溪隐府,算是高档住宅区,比不得别墅,但比普通商品房住宅区要好上许多。

  住在这里的一般都是收入较高的人士。

  厉阮找到公寓楼下,跟一个老妇在单元门口打了个照面,她要进去,而老妇是出来,看到她在外面,老妇不仅不帮忙,还故意把门重重阖上。

  被挡在门外的厉阮,“……”

  老妇看都不看她一眼,径直走向阶梯,那里有一辆红色奥迪在等她。

  厉阮拉了下门,纹丝不动,需要刷卡,厉阮回头喊了声,“阿姨,能帮忙开下门吗?”

  老妇回头,斜斜睨着她,“你没卡?”

  “没有,我朋友住这里,我来……”

  “那就按门牌号让她给你开呀!”老妇白她一眼,气哼哼的拉开车门,嘴里还大声嘟囔着,“一个个的都妄想爬到我头上作威作福,老娘我生来就是伺候你们的吗?也不撒泡尿照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

  后面是一些厉阮听不懂的方言,但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厉阮,“……”

  “妈,你少说两句。”

  女人柔和的嗓音随着打开的窗户传出来,驾驶位上,一个妙龄女子探出头,“对不起啊,我妈心情不好,你别往心里去,你朋友住哪户,你就按下对应的数字,她在上面听到了自然会给你开。”

  说得这么详细,当她是白痴吗?她当然知道按门铃,但是老人就在这里,帮她刷个卡不是举手之劳?

  而且,这张脸,厉阮可是记得的,金娆男友的妹妹!

  所以这个老人,就是金娆的奶妈了?

  六十来岁,身强体壮,而且脾气……也很够呛!

  显然,骂的对象并不仅仅是她,还包括……金娆!

  住着金娆的,吃着金娆的,女儿的工作也是金娆给的,让她伺候不是天经地义?

  还没正式认识金娆的奶妈,厉阮已经对她没了半点好印象,对金娆和金宴兮的处境,更加忧心了!

  厉阮并没有按门铃,现在奶妈和妹妹都见过她了,她手里这些水果若是提上去,奶妈回家肯定会问,但奶妈暂时还要笼络金娆,必定会在金娆面前想方设法破坏她的形象,她可不会给这个老人挑唆的机会!

  来日方长,她一定要让金娆彻底认清奶妈的真面目,早些跟这一家三口脱离关系!

  厉阮重新返回车上,悄悄跟在这对母女的车子后面,一直到了一家民营红十字会医院。

  厉阮下车后随上她们,见她们去的是单人病房区,透过门上玻璃,看到床上躺着一个被揍得鼻青脸肿的男人,一条腿高高吊起,一只胳膊也缠着绷带……

  从他说话声音能听得出,是金娆男友!

  “妈,疼死我了。”他一边吃着东西,一边龇牙咧嘴的直哼唧。

  老妇心疼得直掉泪,放下手里的碗,狠狠捶了下桌子,“到底是哪个狗娘养的把我宝贝儿子打成这样的?丧尽天良啊真是!”

  “哥,你全程都没看到打你的人长什么样子吗?”

  “我正跟金娆说着话,一个人从后面踹了我一脚,我头磕在地上,当场就有晕了,醒来后我就一直被蒙着脸,那些人一直打我,每天只给我喝一点水,呜呜呜,妈,我好怕……”

  “可我问金娆,她说是你对她动粗,保安看不过去上前把你拉走了,该死的小贱人,都敢对我撒谎了!”老妇气得直咬牙,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儿子一眼,“都怪你上次没有做利索,让她产生了疑心,对我也不如以前那么信任了……”

  似乎是怕隔墙有耳,她谨慎的没往后说,还把虚掩的门给关严了。

  厉阮心情很好的走出住院部,有时候,暴力解决不了问题,但暴力能解决制造问题的人……

  这顿打,算是替金娆出了一口恶气。

  “厉阮!”

  有人叫她名字。

  厉阮下意识抬头,一道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向她的脸,厉阮一惊,头和上半身往后仰,本来可以躲过一劫,谁知那动手的人,蠢笨得要死,打不到她,也刹不住自己,竟然直朝她扑了过来。

  电光火石间,厉阮对上了唐悦惊恐的脸,很快,这惊恐就转变为了恶意和得意。

  厉阮知道她什么心思,却无可奈何,罢了,只当是被鬼压身……

  做好了准备,可是下一瞬,腰上蓦地环上来一只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