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古代耽美 砚墨

45 现行

砚墨 九宫格的太阳 3021 2019-04-16 02:32:26

  济世堂内也就沐之帆和亦轩两个人了,亦轩脸色惨白难看的躺在床上,沐之帆依旧一言不发,脸上愤怒的表情缓和了好多。拿着自己的工具放在一旁轻声道:“会很疼,忍着一些。”声音温和的像是一副疗伤药。

  “嗯!”而亦轩是已经做好忍着疼痛的准备的了。

  沐之帆弯腰俯身于亦轩身上,掀开其身上的衣物,胸口处白皙的皮肤上一个大大的红掌印异常的触目惊心。沐之帆更是眉头一皱,看向亦轩,只见亦轩无奈一笑。

  “忍着一些,得把瘀血导出来不然就会渗透道心脏处就不好了!”

  “嗯!”亦轩便是一直看着沐之帆,像是看着他就觉得不疼了似的。

  沐之帆身体又压下了一些,轻触着亦轩滚烫的肌肤,用刀片轻轻划破了胸口处的红掌,瘀血缓缓冒出。

  躺在床上的人忍着疼痛早已是汗流浃背一下,额头上的汗珠早就已经将发丝打湿了。

  “忍不了就喊出来!”沐之帆看他忍得辛苦,自己看着也是心疼。

  亦然依旧没有喊出声而是随手抓了什么东西没有意识的就往嘴里噻,竟是抓到了沐之帆的手臂。

  沐之帆刚想抽回来,亦轩就已经是紧紧咬着不放了,无奈一笑“这会可以两个人一起痛了!”只是自己还要被人咬着,另一只手还得为他导出瘀血。

  亦轩终是没忍到最后,中途就疼得昏厥过去了。

  沐之帆将亦轩胸口处的瘀血导出完,为其包扎好伤口才来处理自己手臂上的牙印“你小子下口也不知轻重。”听见门外吵闹声又起身走出门外,皆是那些关心亦轩的师兄弟。

  沐之帆把门打开自己出门后又将门关上了,就怕亦然那小子冲动跑进去“都回去吧!啊!亦轩他呀,死不了,只是要静养,你们在这里吵吵嚷嚷的让病人怎么休息!”

  “师叔,亦轩他真的没事么!”最担心的可就是亦然了“平时他身体就不怎么硬朗,这会又受这么重的伤!”

  “你是大夫还是我是大夫啊!”沐之帆一句话所有的人顿时都安静了下来。“那一掌是打的不轻,可也没有伤及筋骨,他也没有你们想象的那般柔弱。”

  “那就劳烦师叔了,若是有什么帮忙的您尽管叫我!”亦然虽说相当担心,可总还得听大夫之言带着师兄弟们都离开了。

  那些人离开之后,暮云和桑砚带着两个小徒弟也来了。

  沐之帆只得又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人没事,你们走吧!给病人一个清净之地。”

  终是把所有人都打发走了,沐之帆才关上门,还上了锁嘀咕一句:“看你们还怎么来!”甩手走进屋内。

  凌云阁内桑砚更是闲得无聊,也不知道齐墨他们那些人到底有什么要商议的都已经是天黑了还见不到人影。见暮云带着连生和润泽回来便忍不住上前问道:“你们去做甚了,怎么半天不见人影!”

  连生喜道:“大师兄,师叔带我们到后山灵泉去洗澡去了,可舒服了你怎么不去呀!”

  “你们不是去浴房么?”桑砚记起,暮云确实约自己去过,可当时让他想起了齐墨那句“洗干净等我”桑砚就直接拒绝了暮云,让他们自己去了,可没想到他们去的地方竟然后山灵泉。“后山有灵泉么,我怎么不知道!”桑砚来凌云峰这么久了,还真没听谁说过凌云峰后山还有个灵泉。

  “你居然不知道,我还以为掌门师兄跟你说过了呢,呵呵掌门师兄竟然没有不告诉你....哈哈哈,这也太搞笑了!”暮云觉着后山灵泉那么一处好地方掌门师兄早就跟他提及过了的,可没想到这妖魔居然还不知道。

  桑砚这会气可不打一处出来,即是气暮云笑得太猖狂,也是气齐墨竟然不告诉自己“灵泉具体在何处!”不过现在既然知道了,那肯定是要去享受一番才成了的。

  “就在祖师祠堂后山,天黑风高的要不要我带你去呀!”暮云还是忍不住想笑。

  “我自己去,一个人去!”桑砚说完气冲冲的走了。

  来到后山,桑砚便听见了潺潺的流水声,寻着声音前去果真找到了暮云所说的灵泉。月光照耀下,水面波光粼粼,手伸到水里发出感叹:“哟,这水还挺暖和的。”起身褪去身上的衣袍紧剩下一条亵裤“嗯,确实该好好洗洗了。”纵身一跃,飞向灵泉,水花四处飞溅。“齐墨你这个混蛋,这么好一个地方,居然敢不告诉我,真是太不仗义了。”然后找了一处位置舒舒服服的依靠在石壁上。靠着靠着就睡着了,而且还整个人都滑落到了水里,怎知到水里还睡的越发安稳了。胸前的鲛珠竟散发着蓝色的微光,在清澈的水里,异常的好看。

  凌云殿内商议的也不过就是关于三天后的各大门派之间的比试,本来已经商议完毕了,韩元竟然在最后提出了一个提议就是让暂时桑砚离开凌云峰,等比试结束后才再重新上山。而且其他人也都觉得这个注意还不错。就连后面才赶来凌云殿的沐之帆都觉得这个提议可行。

  “各位师叔也都觉得这个提议甚好?”齐墨听他们说的要让桑砚离开凌云峰便不高兴了。这让齐墨很是愤怒。这些人总是在有意无意的针对桑砚,就因为他并非凡人。法子虽是好法子,可齐墨就是觉得不妥,自己也不知为何总觉得让其留在凌云峰,留在自己身边才会安心。

  沐之帆平时不怎么有意见而且经常是站在齐墨这一方的这次却没和齐墨在同一战线了:“这不用质疑,确实是个好法子,修行之人除魔卫道护一方太平,这是根深蒂固的思想,此次各大门派齐聚凌云峰,看见我凌云峰竟有异界妖魔,那我们又该如何向天下人交代。”

  陆之山附和道:“还有就是,此次长萸掌门竟是亲自带弟子来凌云峰,要知道长萸和异界妖魔的过节可是不浅的,此次她亲自来,说不定是听到了什么风声,到时候说不定她又会拿此事来大做文章,有损我凌云峰的颜面。”

  齐墨在自己的位置坐如针毯,他们是你一句我一句在劝说自己,表面平静脑子里却是一片混乱。突然起身打断了几位长辈的劝说:“此事就暂且先如此吧。师父的提议、至于到底要不要先送他下山,这些容本座再想一想。”

  最后这些长老还是无奈摇头走出凌云殿。陆之山拍拍韩元的肩头说道:“师兄不必介怀,年轻人嘛总是如此的!”

  韩元此时是怎么劝说都在愤怒了“年轻人!哼,年轻人就可以这般任性妄为将本门荣辱抛掷脑后,”

  齐墨回到凌云阁好一会儿了,回自己屋里之前特地去桑砚房里看了一眼,没见到。想着定是和两位师弟在习字。可现在两位小弟子和暮云都在自己眼前,就是没见到桑砚的身影,还在暗想这人到底是去了何处,看不见他心里有些发慌。

  “师父,你说大师兄为何到现在还不回来,在不回来宵禁的时间可就要快到了!”连生本在好好的练习写字的,看外面天黑黑的竟有些担心起了大师兄,才开口问及的。

  “你知道你大师兄去了何处?”自己本想打定主意开口问问看的,怎知连生到先开口了,这样也好顺了自己的意思。

  “大师兄他刚天黑的时候独自一人去了后山灵泉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呢!”

  齐墨霍然起身皱眉“你说他去了后山灵泉?”整个人变得不安起来,后山的灵泉那可不是一个普通的灵泉那么简单的。

  暮云见齐墨表情严肃不明白怎么回事,不就是去洗个澡么难道有什么不妥“掌门师兄,想必他是觉得在灵泉太过舒服了多泡了一会,应该很快会回来的。”

  齐墨回神,想必真的是自己过于紧张了,今天凌云峰的几位长老都在逼着自己将桑砚送下山去,搞得他现在是心神不宁的“暮云,你先带连生他们回房休息,我去看看是怎么回事!”说完就走了留下三个人面面相觑。

  “师叔,看师父他那么紧张,大师兄他会没事的吧!”

  “没事,不会有事的,放心吧!”暮云想着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的,只是那妖魔确实是去了好些时候了,泡澡泡那么久恐怕都已经把自己跑肿了。思及此还是有一点点的小担心。

  齐墨是一路狂奔而行,终于来到了后山灵泉,一片安静一点戏水的声音都没有。一路被自己安抚平静的心再次出现波动。

  走在岸边,看见一个石头上堆着的衣物,以为人就在那里,可走过去依旧是空无一人。齐墨这会更焦急了对着水面喊了一声“砚...”除了自己在山间的回音就没有其它的声音了,水面依旧很平静。

  正当没什么头绪之时发现水里出现一束蓝光,并非是月光的反射,那束光就是从水里发出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