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废后重生是颜控

第45章 倾心于你

废后重生是颜控 晋小七 2029 2019-04-15 20:00:00

  粉红色的一角衣衫在帷布后面消失,萧瑾绣离开的脚步却越来越快,粉嫩嫩的脸上,表情却愈加气愤。

  马球和蹴鞠这样的场地,四周用帷布和木头简单的布置了下,将这部分划出来,以免超出界限误伤别人。

  萧瑾绣想来看看马球,却发现这边人影攒动,几个人都聚在一起盘膝坐着,相谈甚欢。

  所以好奇心起,悄悄地走过来,躲在帷布后面,想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没想到一入耳,却发现是在聊这种话题,而且正是拿自家今日出现的四位小姐举例,语态之猥琐令人作呕。

  萧瑾绣一想到他们刚才的声音和笑声,便觉得无比恶心,只觉得胃里翻涌,似乎连晨起吃的东西都要呕出来了。

  而自己的名字居然从这种人口中说出,简直是一种莫大的侮辱。

  她也没想到,这些人平时看着冠冕堂皇,世家教育出来的子弟彬彬有礼,私下里竟然是完全换了副人,满口说的都是什么污言秽语。

  尤其萧瑾绣最为生气的一点是,论容貌气质,这些人竟然敢把萧易安排在首位!

  那个庶女,不过只是略微收拾了下,稍微变的平头整脸,就能把这些男人都弄得五迷三道,可见他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自家姐姐萧玉茹有哪点比不上她?论容貌,论气质,论身份地位,论举止谈吐,又有哪一点输了?

  宁阳侯府的嫡长女,只凭这一点,就可以把萧易安压得死死的,她这辈子都翻不过去庶女这个身份的,纵然是日后婚嫁姻娶也要低一头,八成以后还是个妾室呢!

  因为萧瑾绣和长姐的关系极好,亲姐妹之间更是无话不说,所以无论在什么时候下,她都是无条件首先维护萧玉茹的。

  那起子登徒浪子把她排在末位,萧瑾绣倒是不甚在意,但却对萧玉茹排在第二位耿耿于怀,只觉得越想越气。

  凭什么萧易安一出场,竟然连自家长姐的风头都抢了过去!

  萧瑾绣气愤的胡乱踢了一脚,而地上有颗拇指大小的石子,正好被她踢得飞起。

  说来也巧,那小石子顺着力道凌空飞去,不偏不倚,正好砸在前面一人的后肩。

  “哎哟,谁啊这么不长眼?给老子滚出来!”

  怒火汹汹的声音使得面容也变狰狞,眉间充满煞气,但是当看清楚是谁后,那张纵欲过度的脸庞瞬间又堆满了笑容。

  崔敬昊笑着说,“原来是侯府的萧三小姐,你也来看马球吗?你站的地方正是风口上,站久了仔细吹得身子凉,还是去那高台的亭子上看吧。”

  崔敬昊是国子监祭酒崔桢楠的长子,长得倒是有模有样,其实内里却是一肚子的花花肠子。

  不过在于这些官家小姐面前,他向来愿意表现出一副正人君子、温文儒雅的模样,因为他知道这些养在深闺中,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就吃这一套。

  而他刚才被石子砸了的发怒模样,之后又立刻转为笑脸相迎,前后态度的变化之大,令人咂舌。

  萧瑾绣若是之前没听到他在私下里议论的那些话,还则罢了,恐怕还会真以为他是个贴心有礼的君子。

  如今听到了,又看见崔敬昊这副模样,那一股子厌恶的情绪便涌上心头,挥之不去。

  萧瑾绣冷淡的拒绝说:“不必了,我在这里站着也挺好的。”

  不过她念头一转,想到刚才就是崔敬昊首先提出萧易安冷艳出尘,甚至在自家长姐之上的。心里怒极交加,便不由得冒出了个主意。

  萧瑾绣眼珠转了转,一改刚才的冷淡,又欢欢喜喜的笑着说:“崔公子,我有事要问,可否借一步说话?”

  崔敬昊刚才见她冷冷都不想搭理自己,却又突然变了副模样,自然是答应下来。

  两人走得远了些,确保别人听不到他们的谈话,崔敬昊才开口问:“不知道萧三小姐让我过来,是有什么事想说,尽管直言。”

  萧瑾绣掩饰下眉间的厌恶,转而笑着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想问崔公子一句,刚才可曾看见了我五妹妹萧易安来这里?”

  “这倒没有,我一直在这马球场呆着,往来的人都能看见,不曾见过五小姐。”

  崔敬昊还以为有什么大事要说,想必是自家姐妹不见了,萧瑾绣来这马球场找人罢了。

  “哦,原来我五妹妹没有来马球场吗?”萧瑾绣一脸吃惊的说,“我还以为她会来找崔公子呢。”

  崔敬昊愣了下,自己今日是第一次见萧易安,两人之间更没甚交情,她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来找自己呢?

  萧瑾绣这句话看似说的没道理,但是听来暧昧,话里藏话,似乎另有深意。

  于是他半掩饰半试探的说:“萧三小姐切勿开这种玩笑,女儿家的名声最为重要,我与五小姐并不熟悉,更是连话也未曾说过一句,她来找我做什么。”

  萧瑾绣咬唇轻笑,这鱼儿要上钩了。

  “崔公子有所不知,我五妹妹素来爱慕有才学的温润君子,也向来最喜欢才子佳人的故事。她在闺阁中就曾拜读过崔公子所作的诗句,便常常与我提起,想必能写出此佳作者定是一个光风霁月之人。

  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刚才五妹妹还与我说,你一表人才相貌堂堂,肯定是个光明磊落的大丈夫呢!”

  萧瑾绣纱扇轻摇,充满提示的说:“方才我找不见她,还以为五妹妹又来偷看你了,所以才到马球场上找人的!如今既然不在,那我就再到别处去找了!”

  “哎,三小姐且慢,你方才所言当真?”崔敬昊从惊讶中回过神来,连忙问真假。

  “自然是真,我岂能拿五妹妹的名节开玩笑!”萧瑾绣皱眉轻叹,“我不愿意五妹妹一腔痴情错付,才与你说这些,若是你还怀疑她的真心,那咱们也不必再谈了。”

  崔敬昊心里已经乐开了花,连连说道:“不敢不敢,我只是没想到五小姐竟然倾心于我,一时间有些震惊,自然是不敢怀疑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