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暗糖难防

暗糖难防

霏倾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9-03-06上架
  • 151696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002 特殊癖好

暗糖难防 霏倾 1059 2019-03-06 14:20:00

  001

  “我马上回律所,你先帮我稳住客户!”

  挂掉电话,唐希恩将手机塞回包里,同时拉紧狗绳,抬手对着眼前的门铃又是一阵猛按。

  体型庞大的阿拉斯加饥肠辘辘,此时正烦躁不安地围着她的身体来回走动,几次差点将她拽倒。

  律所那边,还有客户在等她商量过几日上国外法庭的细节,而这边接狗子的人却迟迟不开门。

  等了十分钟,唐希恩耐心耗尽,正打算拉着狗子折返,高级的英式入户门恰好在此时打开。

  她心里一松,却又在看到站在门内的男人时,深吸一气。

  对方落在额边的头发黑亮湿润,线条紧实的麦色胸膛上还淌着来不及擦干的水珠。

  是身型十分高大的男人,浑身透出强势的侵略感。

  唐希恩下意识后退一大步,视线尴尬移开。

  看样子是刚洗完澡。

  只是,明知道她要来送狗,怎么挑这个节骨眼洗澡?

  到底想干嘛?

  唐希恩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但碍着对方是领导的亲戚,原本不耐的神色很快换上淡淡的笑意。

  她手微微一用力,狗子就被拽到她和男人中间。

  “请问是傅时御先生吗?”

  男人面无表情点了下头。

  唐希恩将狗绳圈双手递上,言简意赅:“黎par有急事出国了,所以米修需要麻烦您照顾几日。具体情况,黎par事先跟您说过了吧?”

  男人接过狗绳圈,口气不咸不淡:“我还以为他会亲自送来。”

  唐希恩笑笑,没再说什么,目送对方将狗子拉走。

  她刚想转身进电梯,却见半个身子已经进门的狗子突然兴奋扬起头,将男人腰间系得并不牢靠的浴巾一口咬下。

  “……”唐希恩一惊,反应极快地别开脸,迅速步入身后的入户电梯。

  电梯缓缓往下降中。

  妆容精悍的女人略微不自在地将黑发拨弄到耳后,脸颊和耳廓都泛着尴尬的热气。

  刚才,狗子将那人浴巾咬下的时候,她好像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

  虽然只看了一眼就匆匆移开目光,但她还是看得出那是个完美的……

  “叮”,电梯到达一层。

  一辆红身黑顶的mini cooper停在外头。

  唐希恩行色匆匆进入副驾。

  坐在主驾位上的助手笑道:“您上去得有点久,黎par的表弟没为难您吧?”

  想起那个诡异男人,唐希恩扯了扯唇角,语气嘲讽:“除了一场十分特别的接狗仪式,倒是没刁难什么。”

  ……

  两周后,唐希恩从美国回来的翌日,接到另一桩案子。

  助手将整理过的资料轻轻放到她桌前,“当事人主诉前男友对其进行性侵后,又拒绝支付和解赔偿金,所以想委托我们发律师函给对方。”

  “?”唐希恩将笔一收,抬起埋在案卷里的精致脸庞,背部倾靠向松软的皮椅背,蹙眉问:“这里是涉外部,为什么发民事律师函这种case要交给我们?”

  “您看一下资料吧!当事人的前男友是黎par的表弟,黎par交代这个案子必须您亲自处理。”

  “黎par的表弟?”唐希恩一怔,想起半个月前,送狗子时发生的一幕。

   002

  唐希恩回神,坐正身体,迅速翻开资料,看到协议副本上,白纸黑字印着“傅时御”三个字,内心竟不觉得有多大意外。

  能做出随意围一条浴巾就出来与陌生异性见面的男人,现在被控诉涉嫌性侵女性,且还拒付和解金,唐希恩觉得这事在逻辑上没毛病。

  但出于律师应时刻保持的中立及客观两大原则,她也只暗自腹诽,并未对助手提及送狗那日发生的诡异事。

  就在她准备出去见见这案子的当事人,那边黎par来了电话:“希恩,我晚上约了时御吃饭,你一起来。”

  “好的,师傅。”

  黎韬是唐希恩所在律所的合伙人之一,亦是带她入行的恩师。

  他只简单交代这么一句话,丝毫未提及跟傅时御有关的这起案子,但跟了他多年的唐希恩却很清楚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

  她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去见了案子的当事人。

  出乎意料的是,对方是一位年过四十的离异女性,其貌不扬,且……身材十分臃肿。

  唐希恩倒是没问对方,傅时御是如何侵犯她的,毕竟对方的诉求只是想要傅时御履行并支付曾经协议好的赔偿金,并非追究他的性侵责任。

  虽然觉得这起案子略诡异,但出于对当事人的绝对信任,唐希恩收下了那份协议副本。

  故而晚上前往饭局时,她包里就带上了拟好的律师函,打算见到傅时御本人,就先将律师函送上。

  ……

  “唐律,那份协议,我觉得水分很大!傅时御是炙手可热的世界顶级建筑设计师,从不做标的百亿以下的项目,这种身价的男人,若要说他性侵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我信……侵犯这么个大妈,除非他有特殊癖好……”

  助手的质疑回荡在耳边,唐希恩虽感疑惑,却仍单枪匹马去了B市最高端的会所——“御府会”。

  律所的合伙人素来喜欢在“御府会”招待贵宾,唐希恩也是前阵子才知道,“御府会”是黎韬母亲娘家,也就是B市名门傅家的产业。

  据黎韬与傅时御的表兄弟关系推测,傅时御极有可能就是傅家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也很有可能拥有“御府会”的大比例股份。

  望着这处位于B市黄金地段、占地上百亩的高端会所,唐希恩挺直脊背,身姿优雅地朝一室灯光璀璨走去。

  细高跟踏在会所光华可鉴的高级地板上,她越感受到傅家的显赫,心里就越好奇:身份如此矜贵的傅时御,为何要做那样的事?

  他真的有某种特殊癖好?

  亦或者,此事另有隐情?

  带着这些疑问,唐希恩推开长廊尾部一个雅间的门。

  只是开门的一瞬间,她就被迎面扑来的清冽雪茄味逼退一大步。

  味道甚是强势,猛然冲进喉腔,她不受控地干咳几声。

  听到声音,黎韬从里头大步迎了出来,揽过她的肩膀,笑道:“希恩,快进来,都在等你。”

  唐希恩朝他点了点头,尊敬道:“师傅。”

  可能是因为要见到那个光腚男人,她心中泛起尴尬,脸上的笑也有些僵硬。

  她不是第一次来“御府会”,故而也没再特别去观察雅间的环境,视线直直扫过一大排酒柜、扫过可容纳下数十人的大圆桌,最后看到了立在窗边、眉心深锁的男人。

霏倾

黎par就是黎韬,本文的男配之一;par是partner、合伙人的意思,律所的律师一般都用姓+par来称呼律所里的合伙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