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暗糖难防

011 化学反应

暗糖难防 霏倾 1113 2019-03-13 10:17:26

  “……”乐蔓皱眉,很是无语,“行不行啊?孤男寡女的,万一你对人家耍流氓怎么办?”

  “去!”唐希恩操起身后的枕头丢向她,一脸不满,“那人啥样你不是没看到,是我喜欢的款吗?”

  乐蔓拖长尾音“哦”了一声,泛着暧昧的小眼神飘向唐希恩,“长得挺帅的啊,比你那个师傅帅多了……”

  “……好好的你提我师傅干嘛?”

  “我需要时不时地提醒你,你那个师傅……是有老婆的人。”

  “他有老婆关我屁事。”

  见唐希恩死鸭子嘴硬,乐蔓无奈地摇了摇头,拿起沙发上的杂志翻了几页,想起了什么,又说:“咱可说好了,等民宿能盈利了,你得从现在这个律所辞职。”

  提到辞职,唐希恩不说话了。

  气氛陷入静默。

  “叩叩。”

  有人敲门,乐蔓起身去看了一眼,很快把门打开。

  唐希恩知道来人是谁,耷拉着脸,翻身面墙而躺。

  来人将手中的雏菊花束交给乐蔓,看了眼背躺着的唐希恩,用口语无声问乐蔓:“她怎么了?”

  乐蔓摇摇头,转身将雏菊插进花瓶里。

  秦梓洲笑笑,提着保温瓶,走去病床边坐下,过分白净的手轻轻拍了拍唐希恩的肩膀,柔声问:“怎么样了?”

  “没死。”

  听她恶狠狠的口气,秦梓洲就知道她心情不是一般差。他却不恼,笑着将保温瓶打开,海鲜粥鲜美的味道顿时盈满整个房间。

  “乐蔓,过来吃瑶柱虾仁粥了。”秦梓洲朝乐蔓喊。

  乐蔓白了他一眼,不情不愿地走过来,煞有其事道:“哇,虾仁看上去好新鲜啊,瑶柱也很大啊,颗颗分明,某人如果不吃,那就便宜我了哦……”

  这招屡试不爽,唐希恩果然乖乖坐起身,一手夺过秦梓洲手中的保温瓶,拧开。

  见她好好吃着,秦梓洲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乐蔓,乐蔓就跟着他出去了。

  秦梓洲是市第一医院的神经外科医生,和乐蔓一样,是唐希恩的高中同学。十多年过去了,他成为一名优秀医生的同时,也成为了唐希恩的闺蜜。

  只有在他和乐蔓面前,唐希恩才会卸下筑在自己身上的重重保护色,真实、自由地做自己。

  俩人再进病房,乐蔓神色如常,秦梓洲脸色不太好。他叮嘱过唐希恩好好休息,很快就离开了。

  门一关,唐希恩就打着哈欠钻进被子里。

  乐蔓走过去帮她掖被子,说:“梓洲说要帮我们找设计师,让你别再跟傅时御瞎扯。”

  “论国内这些青年建筑师,傅时御绝对是NO.1。梓洲找的设计师再好,也没有傅时御的人气。我们又不是把民宿盖起来就完事了。”

  乐蔓沉吟片刻,爽快道:“反正这事我不反对,你自己看着办,别太过火就行。”

  她之所以赞成这事,除了傅时御的人气确实能给民宿带来不少好处之外,主要是她还想赌一把,赌傅时御和唐希恩之间能不能发生点什么化学反应。

  傅时御在唐希恩受伤这个事情上的表现,让乐蔓很欣赏。她很少会看错人,就像她之前不看好黎韬,事实证明,那人果然是个大渣渣。唐希恩与其跟着黎韬毫无着落地瞎忙,还不如多跟傅时御接触接触。

  只是这些她没跟唐希恩提,一提,唐希恩保准翻脸。

  ……

  唐希恩在医院住了一周,复查结果没问题后,才出的院。

  出院这一日,是路航过来办的手续。

  许是傅时御交代好了,路航最后还很殷勤地开车送唐希恩、乐蔓和护工阿姨回公寓。

  回去的路上,唐希恩佯装不以为意地问路航:“你们傅所长呢?最近在忙什么?”

  “傅所长最近去法国出差了。”

  “什么时候回来?”

  路航顿了一下,没回答。直到等红灯时,看过手机,才说:“傅所长明晚八点到B市。”

霏倾

昨晚12点的时候睡着了,没能爬起来更新,现在更上。接下来还是争取每晚12点10分更新,但如果那个点没更上,就是中午的12点前会更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