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暗糖难防

024 今晚要洗头

暗糖难防 霏倾 1262 2019-03-23 00:25:25

  “唔?”唐希恩一口牛肉卡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的,花了好一会儿才艰难咽下去,“阿姨你回去,那我怎么办?”

  “我早上跟傅先生请过假啦,他说他会处理。”

  “他他他!他要怎么处理?重新请人吗?”

  唐希恩断然是不愿意王阿姨离开的,但出钱的傅时御同意了,加上王阿姨一直想走,她没办法,只好放人。

  王阿姨是下午离开的,唐希恩一直等到晚上六点多,都没见新的护工出现。

  她不仅饿得头晕眼花,还满心忐忑,担心换个不机灵的护工,又要花精力去磨合。

  但很快,她就发现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因为——

  傅时御压根就没打算为她请新的和护工!

  没有新护工!

  唐希恩坐在沙发上,越想越生气,直想冲到书房臭骂傅时御一顿,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认怂。

  她平了平心里的愤懑,拖着石膏腿艰难挪动到书房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傅时御过来开门。

  他洗了澡,头发自然蓬松地散落在额边,上身穿着白T,仿佛身上所有冷厉,都随着昂贵优雅西装的脱下而卸掉。

  他此时,倒像是行走在校园里的清隽少年。只是眼神、姿态仍一贯冷淡。

  唐希恩回神般轻咳一声,将视线从傅时御身上收回。

  她放柔了声音,好声好气道:“如果你觉得再重新请人太麻烦,不然我让我朋友过来帮忙吧?”

  “难道你认为,你朋友自由进出我家,不是麻烦?”

  “嗯?”唐希恩微怔,花了几秒钟,才反应出傅时御的话中之意。

  看不起她的朋友,就等于看不起她啊!

  唐希恩刚想怼回去,傅时御就淡淡瞥了站在门口的她一眼,“王阿姨很快就回来了。”

  言下之意,就是要她这几日将就一下。

  唐希恩沉着气,咬了咬后槽牙,反问:“那这几天怎么办?你代替王阿姨照顾我吗?”

  “可以。”

  “……你所谓的照顾,就是让我吃外卖?”

  傅时御侧身指了指办公桌上的图纸,“我知道护工今晚不在,所以把工作带回来处理,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叫我。”

  他难得一次性说这么多话,且态度尚可,如果换做别人,可能就此妥协,但唐希恩……

  她心一横,大胆迎上傅时御高挺眉弓下深邃的眼睛,一字一顿道:“我、今、晚、要、洗、头!”

  “还有吗?”

  “洗完头,当然是洗澡了!”

  唐希恩豁出去了,为了自己未来几天的舒适生活,她不介意先唬傅时御一把。

  本以为这俩事一说,傅时御会嫌烦,赶紧给她重新找护工或者答应让乐蔓过来,他那么龟毛,那么忙碌,怎么可能牺牲自己那金贵的时间,伺候她一个近乎陌生的女人?

  不料,傅时御却只弯了弯唇角,转身进衣帽间,再出来,手腕上搭着一件黑色外套。

  “走吧。”

  他往前走了几步,见唐希恩没动,便就转过身看她,“怎么不走?需要我扶你?”

  “去哪里?”

  “你不是要洗头吗?”

  “……”

  就这样,唐希恩被傅时御带到楼下的高级美发沙龙。

  一进大门,打扮时尚的姑娘迎了上来,十分热情地问:“傅先生,您来了,请问是洗头还是做发型呢?”

  “洗头。”

  “还是找八号吗?”

  “今天不找八号。”

  唐希恩看得出傅时御是这里的常客,而迎宾小妹口中的“八号”,应该是经常为傅时御服务的另一个洗头小妹。

  傅时御都自己在家洗过头了,带她来这边,肯定是找人帮她洗头。

  唐希恩腹诽:脑子转得还挺快!

  她挑眉看了眼明显男多女少的环境,怕傅时御帮自己随便点个小弟洗头,便就抢先道:“不,就要八号!”

霏倾

还有一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