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暗糖难防

029 身份

暗糖难防 霏倾 1246 2019-03-27 00:35:31

  “我先进房躲躲,你别跟他说我在你这里啊!”唐希恩忙不迭架着拐杖躲进房间。

  傅时御无语地看了那道慌慌张张的背影一眼,把门打开。

  “这么晚了什么事?”他倚在门边,神情淡漠,口气漫不经心,似乎没有要请黎韬进来的意思。

  黎韬面色深沉地看着他,不答反问:“希恩在哪里?”

  “谁是希恩?”

  “……你大嫂去希恩家的那晚上,你不是也在吗?”黎韬说这话的时候,眼神越过傅时御的肩膀,往门内看去。

  傅时御知道唐希恩已经躲进房间,便就没有去阻止他,只极为不情愿地拉长尾音:“哦,是唐律师啊……”

  他笑了下,口气嘲讽:“你老婆那么虎,我害怕,没多久就走了。”

  “是吗?”黎韬狐疑地收回眼神,“这个事情我会处理。”

  说罢,他就打算进公寓。

  傅时御慢悠悠站正身体,旋即将进门的空间挡住大半不止。

  黎韬眯眼观察了他片刻,语气和眼神都甚是狐疑,“能请我进去喝两杯吗?”

  “随意。”傅时御轻飘飘说罢,寒着一张脸转身进了屋。

  黎韬跟着进去,自来熟地去吧台倒了两杯红酒端出来,递出一杯给傅时御,被傅时御给拒了。

  “我回头还得画图,你没事,喝完这杯就走。”

  傅时御明显不想多谈,神色冷清地往沙发上一坐,长腿交叠着,竟是罕见地打开了电视,随便调了一台嘈杂的综艺节目。

  黎韬走过来,将两杯红酒搁到茶几上的同时,亦瞧见那瓶被丢在桌上的正红色指甲油,他怔了怔,像是想起什么,脸色蓦地变得深沉,面上却仍挂着笑,“你最近恋爱了?”

  他不动声色地观察傅时御。

  傅时御连眼角都没夹他,嘲讽地笑笑,“黎大律师这是打算改行做狗仔?”

  黎韬尴尬地收起笑,深深叹了一口气,在单人沙发坐下后,猛然咽了口杯中昂贵的红酒,声音同过喉的酒一样苦涩:“那天,你大嫂对希恩说的话,你都听见了?”

  “没听见。”

  黎韬一愣,片刻后又堆起笑,“不管怎么样,我感谢你帮我护着希恩。”

  一听这话,傅时御立刻将遥控器往桌上一丢,顿时“啪”的一声,在安静的夜里显得特别突兀。

  “你以什么身份感谢我?”他挑眉看向黎韬。

  黎韬没答,将杯中的猩红液体一饮而尽。

  傅时御没理他,冷脸起身,去落地窗旁的书柜找书看。

  黎韬一口接一口地喝,很快一整瓶红酒就见底了。

  他涨红了脸,走去傅时御身边,深吸一气,豪爽地笑了起来:“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可以以希恩对象的身份来感谢你。”

  “……”

  带着酒气的呼吸喷涌到周身,傅时御的脸色更是寒了几分,书也不想看了,用力再塞回书柜里。

  他脸上有难以抑制的嫌恶,无语地看了黎韬一眼后,朝玄关走去,开门,冷冷下了逐客令:“要喝回去喝,别把我这里搞得臭烘烘的。”

  “我喝酒了,开不了车,今晚在你这边凑合一晚。”

  “要我打电话叫你老婆过来?”傅时御口气不耐。

  黎韬讪讪从沙发上站起身,眸色晦涩不明,“那你帮我喊个代驾吧,我先去一下洗手间。”

  他朝公寓唯一的客卫走去,只进去片刻便就又出来,很快掏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他脸色很差,带着难以置信,带着极力压制的愤怒。直到傅时御过来叫他走,他才挂上电话,离开的时候,视线在茶几的指甲油瓶身上停顿数秒,终是带着满心的无奈和愤懑离去。

  “咔嚓”,门关上的一刻,唐希恩的小脑袋也从客房里探出来。

  她动作笨拙地拄着拐杖出来,见傅时御黑着一张脸坐在沙发上,走过去问道:“黎par有说什么吗?”

  傅时御抬眸瞥了她一眼,声音染上几分愠怒:“他来这里,就一定是为了你?”

霏倾

今天一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